天极大咖秀

登录 | 申请注册

饿了么下场,美团进击,共享充电宝格局生变?

雷达财经 2021-04-30 阅读: 4,569 次

雷达财经出品 文丨李亦辉编|深海

4月22日,饿了么对外表示,充电宝服务日前已在全国上线。首批将接入合作伙伴怪兽充电的全量点位和设备,消费者之后用饿了么APP扫码即可借还充电宝。

在饿了么之前,美团已先行一步重启充电宝业务,成立共享充电宝事业部,推出自建充电宝加入竞争。

有行业人士认为,巨头的下场,将对共享充电宝格局产生影响。此外,分场景涨价给企业带来了盈利可能,但营收单一并非长久之计,商家还需要探索更多可能性。

美团、饿了么鏖战共享充电宝

4月1日,怪兽充电开始在美国纳斯达克挂牌交易,“共享充电第一股”诞生,IPO投资者名单中不乏高瓴资本、小米科技这样的知名机构。

顺为资本合伙人程天表示:“共享充电宝行业也有着非常好的经济模型,经过几年摸索,其商业模式已获得充分验证。从各个使用场景看,终端用户对共享充电宝的需求量较大。”

就在怪兽充电上市的同时,街电与搜电宣布合并。合并后双方用户规模将突破3.6亿,日订单峰值将达到300万单/天,市场份额行业第一。

新的格局形成没多久,共享充电宝市场再生变,这次是来自巨头的觊觎。

4月22日,饿了么对外表示,充电宝服务日前已在全国上线。首批将接入合作伙伴怪兽充电的全量点位和设备,消费者之后用饿了么APP扫码即可借还充电宝。

据有关负责人透露,线上充电宝借还功能只是第一步,饿了么的蓝骑士上门收充电宝、外卖小哥跑腿代还等服务也在本次合作计划之列。

业内分析,饿了么以“结盟”的模式杀入,一方面既能够降低市场扩张成本,另一方面也能够逐步推进“外部平台+共享充电宝企业”的发展格局。

对于刚完成上市的怪兽充电而言,此举不仅能够享受到饿了么平台上的流量支持来应对双电合并,还能保留自身品牌和运营独立性。饿了么则借此完善在生活服务领域的不足,削弱竞争对手美团的优势。

相比于饿了么在共享充电宝市场的崭露头角,美团更早介入。

2020年3月,美团成立共享充电宝事业部,并于5月对外公布。在此之前,美团曾两度重启又搁置了相关业务。

亲自下场的美团一出击,就祭出地推杀手锏,疯狂招人、百城入驻。并且还允诺商家,只要和美团充电宝签约,每人使用一次美团和点评的真实点击量就会增加一次,用的越多,餐厅的排名越靠前。

由于美团身后有庞大的商家群体,梅花创投创始合伙人吴世春称“这是真正的降维打击。”美团充电宝业务负责人魏长松在2020年12月初接受采访时提到,美团充电宝业务从2020年5月开始在全国200多个地级市的投放覆盖,每个月大概能投放七八万的商家。

“巨头搅局并不意外,共享充电原本属于本地生活服务范畴,两大寡头可能迟到但不会缺席。”有业内人士表示,共享充电宝行业已经进入了新的循环周期,赛道格局正在进一步变化之中。

而巨头瞄准的是线下流量入口。据前瞻研究院预计,到2024年,中国共享充电宝用户数量将达到6亿人。

在互联网流量越来越贵的今天,线上流量早已不能满足巨头们的胃口,笼络线下流量,将线上和线下打通才是制胜关键。引入共享充电宝这类频次相对较高的应用,增加了超级APP的流量入口和登陆频次。

“这与美团收购摩拜、饿了么接入哈啰单车的逻辑一样。”上述人士指出。

分场景涨价并非长久之计

巨头涌入,其中一个影响是共享充电宝涨价,让共享经济不再“经济”。

行业人士称,根本原因在于,对点位的竞争让商家在行业里的话语权增强了,热门商圈入驻成本、分成不断提高,最终导致“租赁成本”提高。

安信证券研报分析认为,共享充电宝不具有用户粘性,对线下场景的依赖性较强,特别是热门商圈入驻成本、分成升高,厂商只能通过充分让利抢占市场。

怪兽充电的招股书显示,近两年来,其“租赁成本”即市场营销费用发生了巨幅增长,从2019年的13.62亿增长至2020年的21.21亿。

而市场营销费用的大头是激励费用,这笔费用主要用于支付地区合作伙伴和加盟商的佣金和入场费用,该费用从2019年9.28亿增至2020年的15.76亿,同比增长70%。

因此在租赁频次难以显著提高的情况下,增加租赁价格成为共享充电宝企业提高营收的主要解决方式。

怪兽充电创始人蔡光渊回应涨价时称,公司定价策略对标农夫山泉。“农夫山泉带给大家用水自由,它在一些场景卖一两块钱,在一些比较高端场景里面卖更贵,可能5-10块钱。”

根据微博用户近期反馈,不少地区的充电宝已经涨价至每小时2元以上,一些景点、会议场所甚至飙升至每小时10元。不少消费者抱怨,用两次的租赁费用已经可以买一个充电宝了。

与此同时,不少品牌的最高租赁费也在短时期内大涨。此前,就有网友在某投诉平台上反映,2020年底来电的最高租赁费用还是99元,短短几个月间之后已经涨到了199元。

但通过提价来改善盈利并不被看好。清华大学中国经济思想与实践研究院院长李稻葵就认为,共享产品涨价应该区分区域和时段来考虑。如城市CBD区域共享单车调派、维护成本更高,适当的涨价是合理的。对于偏远的城郊地区,应实施普惠式的服务,同时也需要政府的监管。

共享充电宝企业要想实现可持续发展,还需解决盈利模式单一的问题,找到多元化经营方向。前瞻产业研究院分析认为,“目前以押金、租赁、广告为主的盈利方式还有很大提升空间。”

目前,多家共享充电宝品牌先后推出大屏广告机产品,通过播放视频及图片广告为企业提供额外收益;街电推出类似充电柜组合支架式产品,为零售场景释放台面空间;搜电的产品采用模块化设计,可拼接、叠加充电层或其他功能模块,为商户多元化收入提供可能,搜电还自主研发了口罩机、体温监测机等智能化创新产品。

安信证券认为,分场景涨价削弱用户消费意愿,后续在产品性能、专利技术以及拓展多元化收入结构是重点。目前广告收入在营收占比中不足5%,参照自动售货机友宝在线广告收入达到近20%,后续广告端收入开发是共享充电宝公司需要大力拓展的重要方向。

注:本文是雷达财经(ID:leidacj)原创。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评论

* 网友发言均非本站立场,本站不在评论栏推荐任何网店、经销商,谨防上当受骗!

友情链接 合作联系方式:wemedia@yesky.com

天极新闻 烽巢网 天极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