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极自媒体开放平台

登录 | 申请注册

当我们在看荔枝“云声典”时,我们在看音频行业的什么?

罗超频道 2020-02-25 阅读: 467 次

抗击疫情已进入攻坚阶段,线下活动几乎全部停滞,各种企业活动均转战线上。2月22日,国内最大的UGC音频社区荔枝举办一场别开生面的线上活动——“2019年度声音盛典公演之夜暨线上颁奖晚会”。这是荔枝于1月17日登陆美股、成为在线音频行业第一股后举办的首个大型公开活动,其采取“云盛典”的特别形式。从中,我们可以看到声音以及声音产业的价值所在。

一场特别的“云盛典”

作为声音社交直播的佼佼者,荔枝已连续两届举办年度声典的颁奖晚会,上一届颁奖晚会在广州珠江边举行,这一次受疫情影响,便将颁奖晚会搬到线上举办,做成了在线音频行业也是直播行业第一个“云盛典”。这场“云盛典”主要有三大类内容,一个是荔枝平台上的顶尖主播以及人气女明星李艺彤、《陈情令》蓝景仪原配音,边江工作室成员刘思岑等声音艺人空降表演节目,第二个是年度荔枝主播的颁奖典礼,背着吉他的蝙蝠女侠、大凯、战恒等68位主播上线,代表所有获奖主播受颁奖项;第三个是贯穿在全场节目的公益活动。

图片1.png

直播平台都有年度盛典,为什么要做声典?我在《直播平台为何纷纷砸钱做盛典?其实是受到马云的启发》一文指出,此类活动之于直播平台就像“双11”之于电商平台,对于平台来说是运营手段,对于主播来说是赚钱以及成名机会,对于用户来说则是一场娱乐狂欢。

荔枝聚焦在声音互动领域,成功布局声音社交直播,是语音直播行业的代表玩家,一直通过多种方式培育和引导声音文化,比如一年一度的声音节,第一次定义“声控”的提法就令人印象深刻。

再比如通过播客学院、回声计划方式支持主播,则是细水长流,图谋长远。

其中,年度声典是荔枝年度最具权威性、含金量最高的品牌活动之一。这一次“云盛典”颁奖晚会上的68位获奖主播代表经过一轮轮厮杀才脱颖而出。去年12月开始,一共有超12万主播参与年度声典比赛,在平台上传超15万参赛作品,累计1.5亿人次收听。粉丝的投票与守护直接决定主播的名次与奖项,因此自12月以来参赛主播都会在节目中向粉丝拉票,这在荔枝上已成为主播与粉丝之间的一种“暗号”。

仅仅是最后这整场颁奖晚会,就累计有超600万听众在线收听。

在疫情期间人们不能出门,却需要娱乐与社交,因此“云蹦迪”、“云睡觉”、“云电影院”、“云音乐节”……各种“云XX”层出不穷,就连湖南台最近一期《歌手·当打之年》也采取“云节目”的形式进行录制,华晨宇、徐佳莹等歌手分处北京、上海、台北、东京、长沙等不同城市,不用去现场却可以继续在电视台上给观众表演节目,其他歌手以及评委通过网络的方式实时收看收听节目,评委则通过在线形式对歌手的表现进行打分和投票,背后是湖南有线“5G芒果超视”以及映客直播组成的团队基于5G+云+AI技术实现。

荔枝年度声典“云颁奖”顺应了娱乐行业的趋势,也引领了音频行业。视频内容具有“大”的特性,制作、存储、传输、消费门槛都更高,声音内容相对较小,“在线”门槛更低一些,因此举办这样一场“云盛典”技术难度相对更小一些,不需要5G就能实现,而在疫情期间举办这样一场声音盛典,也具有特别的社会价值。

声音是抚慰人心的力量

在疫情这样的特殊背景下,荔枝以语音直播的方式举办年度声典,使得“声音的力量”这个主题意味深长。特殊时期,声音确有抚慰人心的力量。

自1月20日全民抗疫开始到2月22日,大多数人宅在家里已超过一个月,或因为疫情的蔓延而焦虑不安,或因为对医生和患者的共情感到自责与沮丧,产生“代替性创伤”心理问题。此外,全社会需要共同面对的未来不确定性,也让 “情绪瘟疫”成为显性话题。

如何有效疏导用户心理情绪?很多地方的做法是,第一时间开通心理疏导健康热线,通过声音给予用户专业的心理辅导。为什么不是视频咨询?因为用户在面临心理问题,不露面的沟通压力会小很多——你可以回想一下自己语音电话和视频电话时的心态差别,这便是声音的差异价值。

作为国内最大的UGC音频社区,荔枝多元化的声音内容,事实上已代表国内的互联网行业,承担“心理热线”功能。

一方面,平台上有大量心理相关的声音内容,比如情感记录、聊人生、催眠助眠等等,用“心理”在荔枝搜索,TOP6全部是睡眠相关,排名第一的《深度催眠轻音乐》播放次数高达145万,想必近期帮助很多用户解决了入眠难题。

另一方面,基于声音社交的属性,平台主播和小耳朵(荔枝粉丝昵称)相互间的陪伴和守护,也加倍放大。毕竟在线下,口罩已让人与人的距离更远,但在线上,口罩挡不住声音。全球2亿用户以声音的方式连接,其心理抚慰价值相当可观。

事实上荔枝也有意在引导和强化这种价值。春节至今,荔枝先是在站内上线专题“抗击疫情,我们在一起”,根据荔枝官方披露的数据,截至2月13日,汇集330万个疫情背后的故事、吸引超过200万用户用声音为武汉加油;随后又推出春节陪伴计划,组织李艺彤、李霄云等18位艺人开展共计34场直播节目,以聊天、唱歌、脱口秀等方式陪伴用户,累计收听447万人次;再有,就是“术业有专攻”,联合“高山大学”、“北京国奥心理医院”等权威机构,组织10场心理和医学科普专场公益直播,累计105万人收听。

正如荔枝创始人兼CEO赖奕龙在年度声典上所言:“在这段特殊的日子里,我们深知声音的力量之美,荔枝用声音去传递爱与温暖。”

这一次年度声典公演之夜,公益贯穿全场。当晚,直播间的所有礼物收入都被捐赠给医疗机构,用作前线医护人员抗疫所需;李艺彤正式成为公益声援官,在直播间与处于疫情中心的湖北小耳朵温暖连线,并与荔枝联名爱心捐赠。

图片2.png

可以说,这场年度声典公演之夜,也是荔枝顺应趋势的做法。观察可知,与自身业务紧密结合也是这次疫情期间各家互联网公司做公益的大趋势。

在线音频的下一步竞争有何看点?

相比于在线买菜、在线教育、在线问诊的忽然井喷,在线娱乐的需求只是在原有基础上被强化。其中,在线娱乐是绝对的刚需。而音频一直是在线娱乐的重要部分。音乐应用自不必说,曾经流行的音频电台,如今正借势再次崛起,语音直播、语音社交、有声书等内容也乘势而上。

为什么声音内容如此重要?2015年,荔枝刚创业两年时,我对赖奕龙进行过一次专访,他的说法是:“声音是湿的,图文是干的”,即声音更擅长传递情感,通过语调、语速、背景这些方式来传达情感,声音会给人舒服、安静和安宁的感觉,“声音让用户安静”。

而这一次的社会形势,可能会让更多人真正理解赖奕龙的这段话。

举个例子,荔枝上相当一部分内容,是专门供给用户在睡前收听的。考虑到平台上女性用户的占比,这类声音节目的力量非同小可。

但眼下毕竟不是常态。疫情之后,在线音频行业是否会迎来被投资机构和市场重估的机会?在我看来,且不论资本市场,至少音频内容的在线化一定会加速。艾媒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在线音频市场用户规模已达4.89亿人,随着各家平台的资源投入和内容供给,2020年“耳朵经济”肯定是进一步被激发的趋势。

在经过2019年音频行业的大发展后,接下来的竞争有什么看点?

1、市场寡头化,头部平台冲击上市末班车。

经过残酷的市场竞争,曾经玩家如云的市场,剩下的头部玩家已经不多,强者恒强的头部效应明显。不久前,荔枝成功登陆纳斯达克,也让行业内的“剩者”感到压力。B站上市,A站只能被快手收购;虎牙上市斗鱼也一定要上市,虽然晚了一步终究上了,二者并肩成为头部玩家,余下大多数被淘汰出局;按照这一规律,音频平台接下来的“剩者”也要冲击上市。

图片3.png

早在2018年,蜻蜓FM曾透露2-3年内将上市的计划,但长期搁浅;2019年中有传言称喜马拉雅计划2020年于香港上市,目前暂无下文。坦白说,有平台嘴上说“上市与否不重要”,多少有些葡萄酸。上市对互联网公司是否重要,其实根本就是一个不需要讨论的话题。

2、音频平台竞争会走向差异化,而不是同质化。

当一个行业变得愈发成熟,就会愈发细分,行业的玩家们会自然地走上差异化道路。而且泛娱乐业本身在细分以满足人们日益强劲、多样和个性的在线娱乐需求,比如视频行业就分出了长视频、短视频、二次元等等不同类型的平台。

经历多年发展的音频行业未来同样有望走向细分。

荔枝在音频市场是后来居上。2013年成立时,市场已有喜马拉雅、蜻蜓FM、懒人听书等做得不错的应用,且都拿到相应投资。与别的平台不同,彼时的“荔枝FM”将“人人都是主播”作为Slogan,想更加UGC,每个人上来都可以简单地录制自己的声音,并被人订阅,形成社交关系。

图片4.png

以往短暂在电台做过主持人的赖奕龙,有过自己的主播梦。他曾在2015年向罗超频道阐述过荔枝的愿景:“收录一切声音、存储一切声音、分享一切声音”。

现在看来,荔枝7年来确实是这样做的:一直在UGC社区上坚守,帮助人们展现自己的声音才华,形成独特的声音生态。在产品路径上,荔枝先是基于声音记录工具的UGC声音社区,接着在2016年上线语音直播功能,然后就是2018年从“荔枝FM”变身为“荔枝”,弱化电台属性——电台听上去显得太专业了。

喜马拉雅和蜻蜓FM定位更像一些,均反复强调PGC内容而弱化社区概念,喜马拉雅侧重于知识类内容,作为国内首家网络音频平台,蜻蜓FM则是唯一在名字保持FM的,可以收听到广播电台直播,但也曾在知识与名人内容上布局,如今产品跟喜马拉雅趋同,在内容外具有语音直播、语音聊天室等功能。

图片5.png

不难发现,大家竞争存在“求同存异”的特性,差异化定位的同时,语音聊天、语音直播、知识付费以及商业变现都有趋同性。

个人觉得,喜马拉雅更像是音频领域的抖音,爆发力会强一些;荔枝则是音频领域的快手。跟抖音比,快手社区属性强,后劲足一些。赖奕龙说荔枝要帮助每个人用声音去记录和分享生活,这跟快手定位很像。虽然很多人觉得抖音会一骑绝尘干掉快手,但快手不只没被打倒,反而不断生长,最新日活已经破了3亿。

3、音频与社交的结合是重要的趋势。

2019年很多社交App出现,搅动了一潭死水的社交市场。如果说罗永浩的聊天宝和王欣的MT只是陪跑、字节跳动推出飞聊只是试水,那么腾讯的动作足以说明社交市场充满剧变的可能。

2019年腾讯先后上线十几个社交产品,分别切入视频社交、音频社交、匿名社交等多个细分赛道,原因在于一方面用户群体在变化,00后可能会需要新的社交应用;另一方面用户习惯在变化,现在的产品可能玩得有些腻,需要新鲜的刺激,需要新的玩法,需要新的功能,社交市场充满机会。

社交可以从不同维度划分,基于内容的社交不是伪命题,比如国外有图片社交平台Instagram、Pinterest等等,音频同样可以是社交的介质;再比如在直播短视频有社交的结合上,陌陌应该是做得比较好的,因为先有社交再有直播,陌陌说自己是视频社交平台。

音频与社交的结合同样在进行,soul、音遇、映客旗下的音频互动娱乐平台不就等等App外,打开荔枝App在直播栏目下可以看到“交友菜单”,用户可以在这里找男友、找女友以及配对,荔枝可以做这个功能正是因为UGC基因——UGC也是快手比抖音更具社交属性的原因。

图片6.png

荔枝招股书的数据,也强调了平台的社交潜力。荔枝用户以年轻群体为主,约60%的用户出生于90-00年之间,“他们对自我表达和社交互动的需求很高,这持续提升了荔枝用户活跃度及付费数据的增长。”基于UGC的强社交属性,正是荔枝语音直播业务成功的重要原因。未来,相信荔枝在音频社交上会有更多动作。

用声音表达与获取信息是人与生俱来的能力,声音跟图像、文字等并列,是人们获取信息的核心形式,声音的长期价值正在凸显。赖奕龙说2019年是耳朵经济的开启年,2020年会迅速增长,我们也希望看到音频行业出现更多新的产品以及玩法,给泛娱乐产业创造更多可能。

欢迎添加 luochaozhuli (备注:进群)分享交流。
关注罗超频道(luochaotmt),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评论

* 网友发言均非本站立场,本站不在评论栏推荐任何网店、经销商,谨防上当受骗!

友情链接 合作联系方式:wemedia@yesky.com

天极新闻 烽巢网 天极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