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极大咖秀

登录 | 申请注册

历史选中了乌镇

鲸落商业评论 2022-11-15 阅读: 3,053 次

作者 | 李北辰

来源 | 鲸落商业评论

1995年,木心老先生来到乌镇,找到自家的老屋,贴着墙根走了一圈,东张西望怃然感慨,认定这辈子再也不来乌镇了。

也是在那一年,画家陈丹青去杭州,绕到乌镇。那时的乌镇还没开发,他这样描述当时的景象:“东西栅破败凄凉,剩几户老人,听评弹,打牌,河边衰墙边停着垃圾堆,鸟笼子,还有家家的马桶,年轻人走光了。那种没落颓败,味道是好极了,我原是江南人,走走看看,绝对怀自己的旧,可是全镇完全被世界遗忘,像一个炊烟缭绕,鸡鸣水流的地狱。”

而今天的乌镇,宛若天堂。来过这里的人,流连忘返,硬生生把乌镇的“复游率”拉至惊人的40%左右。要知道,中国大多数景点,复游率无限趋近于零。

当然,对于一个特殊的群体,他们每年来乌镇的“复游率”则是100%。

他们就是互联网从业者。每至桂花香飘起,全球互联网圈便整体调频至乌镇时间,这是一年一度的惯例。

今年亦无例外,世界互联网大会在乌镇如约而至。

在很多人看来,乌镇的转型,既像是一则古朴的寓言,又是对未来的某种预言:传统与现代,过去与未来,水运网与互联网,桨声摇橹与信息技术,在这座枕水而居的小镇交融。

问题是,乌镇是如何做到的?互联网大会对于乌镇——乃至整个世界,究竟意味着什么?

乌镇为什么迷人?

被大城市“异化”的现代人,有一对永恒的矛盾,那就是他们既在抱怨现代化的种种缺点,又要享受现代化的种种便利:你大概和我一样,想要田园牧歌,但必须是带WiFi的田园牧歌;想要小桥流水,但必须是没有蚊虫臭味的小桥流水;想要推开窗就能看到温婉的江南小巷,但转回身必须是松软的酒店大床。

归根结底,人们想要的只是一种片段的体验,一场短暂的幻梦。这种体验怎么实现?当然不可能靠完全的“原汁原味”——没人喜欢陈丹青笔下那个“纯粹”的乌镇,而是要靠深度的介入和改造来实现。

嗯,不同于人们想象中的无为而治,现代化的悖论是,为了保证乌镇的“原汁原味”,乌镇的改造必须“大手大脚”。

比如你可能知道,与其他古镇不同,乌镇的居民大多是原住民,不是因为他们恋家,不舍得走,而是靠规则来实现的。在乌镇进行全面改造前,旅游公司和他们签了合同,请他们在完成改造后,重新搬回乌镇,继续“扮演”一个在古镇里生活的居民角色——请注意,是扮演,这些居民的真正身份,是乌镇旅游公司的员工。这样做的好处显而易见,他们在私底下聊天,用的还是当地的吴侬软语,仅凭此一条,乌镇在根子上就保留住了原貌。人在,一切都在。

前些年,有篇名为《乌镇是假的》文章刷了屏,恰如作者所言:“的确,乌镇是假的古镇。因为是假的,才有了可控的高品质服务;因为是假的,才有了弥漫整个古镇的恬淡气质;因为是假的,才有了充足的空间容纳与国际接轨的现代化度假酒店。”

乌镇为什么迷人?答案也许是:因为乌镇既保留了一幅动人的山水画,又把它镶嵌在了“现代化”的画框里。

信息时代的最前沿

如果说来到乌镇,就像经历一场幻梦,那么每年互联网大会的到来,则让它变得更为梦幻。

2014年,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成立,集中统一领导全国互联网工作。其中的一件大事,就是确定举办世界互联网大会乌镇峰会,并把乌镇作为大会永久会址。

在这之前,专家组曾在全国选址,提出了三个条件,一是互联网经济比较发达;二是最好能找一个像达沃斯那样的小镇;三是能代表中国几千年的传统文化。经反复比较,最后花落乌镇。

这一年,被称为“中国互联网外交元年”,在乌镇,世界在聆听一个崛起大国互联网发展的脉搏和期望。但现在回想,2014年第一届世界互联网大会谈不上多么“世界”,更像是“中国互联网大会”,除了马云,李彦宏,刘强东,雷军等人悉数到场,国外到场嘉宾里能叫上号的人物少之又少。

但乌镇的那个秋冬依旧热闹,中国金融博物馆理事长王巍在微博里感慨了那年乌镇之行:“台上唇枪舌剑,各有千秋。席间谈欢声笑语,尽显性情。十几瓶黄酒喝去,陈年故事吐出,委屈得意惆怅憧憬,这一夜难得时光。丁磊劝酒、朱云来供烟、四位清华同学忆爱因斯坦图灵费米,田溯宁谈云张朝阳论长寿,王巍补打油:二十年前江湖聚,天罗地网立旌旗。煮酒笑谈云中事,除却苍茫再附骥。”

相比之下,第二年世界互联网大会的规格就高很多。贝佐斯,马斯克,扎克伯格等人悉数到场。再往后,乌镇在互联网江湖的地位逐年上扬,唯有踏上时代鼓点的风口上的公司才有资格拿到入场券。

有趣的是,始于第一届互联网大会的“大佬夜宴”,成为互联网大会最受记者追捧的热点。过去几年,饭局核心成员一直在随着互联网市场格局的变动而变动,微妙地勾勒出互联网江湖的恩怨情仇。从局外人视角,中国互联网二十余载的江湖事,都浓缩在乌镇木屋中的谈笑间。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乌镇人木心的诗歌这样写。随着互联网大会的到来,让这座千年古镇站到了信息时代的最前沿。

增添一点确定性

过去九年,乌镇与互联网大会深刻影响了彼此,也深刻影响了网络空间的发展与治理。

但与九年前相比,世界已今非昔比,称其为动荡亦不为过。有人认为,自1492年大航海时代开启的500年全球化正遭受前所未有的挑战:疫情肆虐,国际战争,经济脱钩,社会分裂,意见分歧,合作乏力……不同的国家与文明之间似乎有了难以跨越的深壑。

人们不禁要问,在共识坍塌的当下,一年一会的乌镇峰会,能为世界带来什么?

我的回答是:在不确定性时代增添一点确定性。

嗯,时代越是多变,大会越要“不变”;局面越是混沌,大会越要强调相互依存;格局越是动荡,大会越要坚守“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的目标。因为我们始终坚信,整个世界对共识的内在需求不是少了,而是多了。

这种时刻,本届乌镇大会邀请来自120余个国家和地区的各国政府,国际组织,行业机构,中外互联网企业,高校智库的近2000位代表,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建设献智献策,无疑显得弥足珍贵。

对各国参会者来说,历经一年的不确定性,再次“坐”回到熟悉的乌镇,觅得哪怕一点点难能可贵的确定性,都更能强烈地感受到“命运共同体”的意涵。

当然,要办一届如此意义深远的大会,离不开“安全”两个字。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本届互联网大会的网络安保支撑方之一。今年,安恒信息也携数据安全,MSS安全托管运营服务,安全服务能力,大型赛事安保案例等参展互联网大会,并从数据安全治理,安全托管无忧,安恒运营能力以及安全场景赋能等角度,呈现出他们在政务数字化改革,产业数字化改革和企业数字化改革等方面的能力。

安恒信息的名字可谓业内皆知,因为纵观其发展历史,他们委实拥有一份长长的功劳簿。自成立以来,他们相继为2008年北京奥运会,新中国成立60周年,上海世博会,历届世界互联网大会,抗战胜利70周年,G20杭州峰会,厦门金砖峰会,“一带一路”高峰论坛,新中国成立70周年,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成都世乒赛等重大活动提供了网络安全保障服务。

恰似这份功劳簿的具象化体现,在安恒信息展位,有一处风景尤为显眼,那就是赛事重保历程暨火炬联展区,这里集合了6支安恒信息历史及未来即将提供网络安全保障的大型体育赛事火炬。如前所述,2008年,他们出色地完成了北京奥运会信息网络安全保障工作,自此一战成名,之后又陆续支撑了广州亚运会,深圳大运会,武汉军运会,成都世乒赛等国际大型体育赛事网络安全保障工作。

在我看来,这些火炬是体育精神的延续,更是网络安保精神的延续。这些火炬代表着传承,亦是某种象征,象征着重大活动最弥足珍贵的三个字:零失误。

嗯,当整个城市空间被互联网弥漫,当互联网如空气般渗透进人们生活的各个角落,当“数字化生存”成为人类常态,当几乎所有“人民”都变成“网民”,我们可以断言,没有网络安全就没有城市安全,没有城市安全,就没有国家安全。从这个意义上,完善网络安全,无疑是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的重中之重——而“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恰恰是本届乌镇互联网大会的核心议题,也是安恒信息坚守“零失误”三个字的内在动力。

其实就在上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携手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精品案例重磅发布,是大会第一次将“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理念以大会主题之外的案例形式实现落地,安恒信息位列其中。

“数字文明在突破传统生产要素流动限制、促进市场效率和文化多样性的同时,带来了不可忽视的信息安全问题。这需要更加重视数字安全的基础作用,筑牢数字文明的安全底座。”安恒信息董事长范渊如是说。

如今,安恒信息的又一次“安全火炬”传递完毕——互联网大会落下帷幕,乌镇又恢复了往日宁谧。

我猜,行走在乌镇青石板路上的旅人,绝对想不到二十余年前乌镇“东西栅破败凄凉”的样子。

乌镇,一座千年古镇,经历过兴旺,亦曾被人遗忘;浸润过光芒,亦曾几近凋亡。好在,“命运自有时间表,恰似夜宴早不了”,它最终被历史选中,成为所有中国小镇中,最特殊的一个。而这种特殊,无疑将会持续很久。

枕水而生,触“网”愈盛,护“网”而安,让我们祝乌镇好运。

作者:李北辰(微信公号:鲸落商业评论)

鲸落商业评论
更美的商业评论

投诉建议邮箱:wemedia@yesk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