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极大咖秀

登录 | 申请注册

经济学是科学吗?

鲸落商业评论 2022-10-21 阅读: 2,446 次

作者 | 李北辰

来源 | 鲸落商业评论

经济学是科学吗?

我们先得定义一下什么是“科学”。

按照波普尔的理论,科学具有可证伪性,它是指一个理论要有被否定的可能性。比如,弗洛伊德说人的一切遭遇都可以用童年和性来解释,它总能自圆其说,永远无法被否定,这就不是科学,是玄学;爱因斯坦说引力场能让光线弯曲,这就是科学,因为你可以通过实验观测,如果观测结果和理论相反,理论就是错的,这就叫可证伪。从逻辑上,任何科学理论都不可能“被证明”,只能被证伪,你做的实验再精准符合相对论,也只能说明相对论“尚未被证伪”,这个理论暂时被保住。自波普尔之后,绝对真理不复存在。

更重要的是,可证伪性是对未来的大胆预测。谁也不曾根据教义或者弗洛伊德理论成功预测过任何未知事物,但广义相对论预言了黑洞和引力波,这种勇于承担责任的预测,是具备可证伪性精神的科学最迷人的地方。

那么,按照可证伪性原则,经济学是科学的吗?

某种程度上,经济学不可证伪。

经济学家阿诺德·克林(Arnold Kling)在《分工与贸易》中举了个例子。经济学里有个最简单的供求关系模型:如果一个产品价格上升,那么需求就会下降。现在有个真实案例,某一年,某大学把学费提高了17%,但申请该大学的人数却明显高于前一年。

请问,这算是供求关系模型被证伪了吗?当然不算。因为你可以轻易找到其他干扰变量:也许这一年其他大学的学费也提高了;也许虽然学费提高了,但奖学金的力度也提高了;也许这所大学的排名提高了;也许学生就是认为越贵的大学越好……

这么看来,在经济中,如果现实符合我的理论,那么固然好;如果现实不符合理论,那么我总能找到其他解释,是不是有点神棍的意思?

那么经济学是玄学吗?

当然不是。

可证伪性只是波普尔的一家之言。波普尔之后最伟大的科学哲学家是托马斯·库恩,他提出了“范式转移”的概念,即科学共同体集体信念的转变,从牛顿的机械世界观到量子力学的不确定性世界观就是一次范式转移。这种转移并不经常发生,大多数时候,科学家只是在旧范式里修修补补,证实和完善旧理论。因为一两个“反例”不足以推翻旧理论(比如完全可能是实验误差导致),想要改变范式,需要很多很多“反例”才行。

或许是为了挽救经济学的“科学性”,阿诺德·克林提出了一个与范式相似的概念,叫“解释性框架(interpretive framework)”。克林说经济学里的各种模型,并不是可证伪的科学命题,而是一个个“解释性框架”,是思考经济问题的一个个思维快捷方式,对这些解释性框架来说,即便出现反例,你也可以说是其他因素导致的,不能立即推翻这个框架。

这是经济学在诡辩吗?不是。这是因为经济学的研究对象要比物理学复杂得多。

首先,物理学之所以能傲视社会科学,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物理学的研究对象非常纯粹。全天下的电子都一样(全同粒子),电子不存在东方与西方,过去与未来,更不存在性格与禀赋,研究了一个电子的特性,等于研究了所有电子的特性——但全天下的“人”可不一样。海德格尔就说,每个人都有一个属于他自己的“世界”(包括成长环境,文化背景,历史经验等),脱离这个“世界”,单独把这个“人”拿出来研究是不可能的。这意味着物理学的研究方法不适用于经济学,适用于这里的物理定律必定适用于那里,但适用于西方的经济规律不一定适用于东方。

更重要的是,这些复杂的“人”,彼此互为变量,构成了一个更复杂的经济系统。就像上述大学提价的案例,经济学事件中有太多干扰因素,你无法像随机双盲实验那样控制其他因素不变,只看单一因素,然后去验证一个理论,真实世界不允许你做这样的实验。

所以克林是对的,经济学虽然不是纯粹的科学,却因为“解释性框架”的出现,有着科学的一面。科学与非科学之间也没有一条明显的界限,关于“什么是科学”,当代科学哲学家的思想早已超越了波普尔和库恩,却依旧未能达成共识。

而共识是,包括供求关系模型在内,经济学恢弘大厦里的那些“解释性框架”,那些从亚当斯密起一代代经济学家费尽心力研究的各种经典模型,一定都有各自的道理,它们久经检验,熠熠生辉,有着顽强的生命力,不会因为几个反例的出现而大厦倾塌。这也是为什么经济学常说,“所有模型都是错的,但其中有些是有用的。”

所以你猜经济学家会怎么解释经济危机?

他们会说:“你懂得这么多道理,也可能依旧过不好这一生。”

作者:李北辰(微信公号:鲸落商业评论)

鲸落商业评论
更美的商业评论

投诉建议邮箱:wemedia@yesk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