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极大咖秀

登录 | 申请注册

请回答2021:美团一季度财报解疑

土妖 2021-05-31 阅读: 739 次

用户增长有没有见顶;和商户的关系怎么样;外卖费率合不合理;优选等新业务的投入值不值;骑手的社保等问题是否会有一个解决方案……诸如以上林林总总问题,最近一直围绕在美团的身边。

最近美团发布了2021年第一季度财报,财报显示Q1美团的整体营收高达370亿元,同比增长120.9%,平台交易用户数和活跃商户数均创历史新高,分别为5.7亿和710万。借着美团发财包的机会,我们不妨结合财报数字逐一分析以上那些问题,毕竟严谨的财报数字才是最客观无粉饰、最具说明力的。

用户数商户数齐创新高

几乎每次发财报前,都有声音预测“美团的用户数、商户数可能到顶了”。然而,每次美团都用财报数据表示,“他们仍在路上”。

2021年美团平台上的用户交易数为5.7亿,平台活跃商家数为710万。必须强调的是,美团所处的本地生活服务领域和实物电商平台有两大方面的差异:其一,是很多服务有本地化属性,无法真正突破地域限制,比如外卖等业务就是如此,而外卖又是美团的核心业务之一;其二,是本地生活服务的履约时效性更强,是以分钟、小时为单位的。

所处领域的不同,让“用户池”就天然的有差别。在这样的前提下,美团能够获取5.7亿用户,和拼多多8.24亿用户、阿里巴巴中国零售市场8.11亿用户、京东近5亿用户相比,其实更加的难能可贵。

而且从用户数同比增长率方面来看,同样基于上述两大原因,用户增长更具挑战性的美团,其27%的同比增长,也和拼多多31%的同比增长、京东28%的同比增长不相上下。在更难的情况下,能够做到同一量级的增长,实属不易。

除了用户数见顶的质疑之外,美团和商户的关系,也时常成为舆论的焦点。然而不管舆论是正向还是负向,其实都没有财报数字有说服力。一个简单而朴素的道理是,一个平台只有对商家足够好、有足够的赋能价值,商家才愿意加入其中。在这方面,2021年Q1美团平台的活跃商家数,和去年同期相比,整整增长了100万。100万这一数字,已然足够说明问题。

当美团平台C端的用户继续保持高速增长,B端的商家也在源源不断加入时,就至少能够带来三大方面的利好。

首先,是可以不断提升财务指标。2021年一季度,美团整体营收370亿元,同比增长120.9%;其中餐饮外卖收入206亿,同比增长116.8%;此外,到店、酒店及旅游业务收入66亿元,同比增长112.7%……所有这些都是有力的证明。

其次,是用户和商家可以形成良性的正向循环。越多用户的加入,无疑就提供了越来越多的购买力;强大的购买力能够提升商家的“异场销售能力”,从而增加营业收入和盈利水平;营业收入和盈利水平的增加,又可以促使商家提供更加优质、个性化的服务,并吸引更多的商家加入其中……由此,在美团平台上,用户、商家、骑手、平台等多方之间,实际上是互惠互利、彼此赋能的。

再次,是让美团成为了中国服务流动的枢纽,牢牢占据本地生活服务大入口的巨大价值。即使是在移动互联网、人工智能时代,入口的价值仍旧极为重要。如果说百度、字节跳动占据的是信息流动的枢纽;阿里巴巴、拼多多、京东抢夺的是商品流动的枢纽;腾讯坚守的是社交流动的枢纽;那么美团当下则牢牢把握住了服务流动的枢纽。相比于信息、商品、社交等,服务更加包罗万象,想象空间也更大。

沙漠里挖水,费率更透明

近年来,中国互联网行业出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那就是“业而优则电商”。从异军突起的拼多多,到老牌头部厂商腾讯、百度,再到新晋者抖音、快手,所有玩家无不如此。

为什么会这样?根本原因还是电商尤其是实物电商的利润高。以阿里巴巴为例,最新一季虽然亏损了76.6亿元,但是如果刨除非经常性损益的182元罚款的话,阿里巴巴最新一季实际上的盈利,高达106亿元。

相比于阿里巴巴,从团购到外卖,从酒旅到优选,美团平台一直做的都是诸如扫街、扫楼、送餐、送货这样的苦活累活。到底有多苦多累,不妨来看几个数字。

以美团外卖为例,根据2021年第一季度财报,美团外卖每笔订单的利润仅仅只有0.38元,在这0.38元的背后,美团要做的事情至少有:帮用户个性化推荐商家-给用户各种优惠-通知商家接单准备食物-通知骑手去取餐-为骑手分配路线-告诉用户骑手位置以及到餐时间-协调用户、骑手、商家之间的纠纷……做如此多的事情,只赚不到4毛钱,真是够苦够累的。

不仅如此,有的环节甚至还要亏钱。比如2020年骑手成本就占到佣金收入的83.1%,在这一前提下,美团配送的订单,单均配送成本要达到7.38 元,由此算下来美团外卖每笔要亏损 0.03 元。

然而纵使如此,苦活累活也是需要有人干的。在不断深挖资源利用率,不断降本增效的努力下,美团外卖的变现率从去年同期的13.3%提升到了当下的14.4%,创了近一年来的新高。美团外卖的实践告诉我们,只要坚持不懈,即使是在沙漠里,也是可以挖出水源的。

当然,美团的前进脚步,仍旧没有停止。近日,美团外卖就对商家服务费的收取方式,进行了重大的优化升级。以往“旧费率模式”,就是一个相对简单、粗放的平台服务费,也即大家日常经常提到的佣金。

而全新推出的“新费率模式”,则分为了两大块:一是技术服务费,也即实际上的佣金;二是履约服务费。如果继续细分的话,技术服务费又分为:信息展示服务、交易服务、商服及客服、IT运维服务等;而履约服务费,则包含了:骑手工资、补贴费用、人员培训、订单体验处理、技术支持等。相较于旧模式,新模式有着三大方面的优势特点或者说改进升级。

其一,是更加的精细化、透明化。所收的费率都包含哪些具体事项,不再笼统,而是更加的细化、透明、清楚,让商家知道收取的费率都用在了哪些方面。

其二,是更加的量化、科学化。比如履约服务费,就跟距离、价格、时段等因素相关,距离远、价格高、高峰时段收费就高;反之收费就低。这样不仅照顾、权衡了商家、骑手、用户、平台各方的利益;而且也能够更加动态、科学地调整商家的供应能力和骑手的配送能力。

其三,是更加的民主化、自主化。还以履约服务费为例,这一费用只在商家选择美团配送的时候才会产生。换句话说,美团对商家是相当民主的,商家对美团配送有着完全的自主决策权,觉得服务好、有价值就选择,觉得自己能够胜任就可以不选择。

在这样的情况下,还有非常小的一部分舆论对美团的费率略有微词,想想其实美团也够委屈的。前面说到,2020年美团配送每单商品其实是要亏0.03元的,想来现在也差不多,而根据2021年第一季度财报,美团餐饮外卖业务日均交易订单高达3230万笔,同比增长113.5%。这3230万笔订单中,大部分都是由美团完成配送的。由此不难推算,单是在配送这一块,美团每天就要亏损大几十近百万元。

如果不是考虑到数百万万骑手的稳定就业;商家的商品可以得到更加统一、有序、高效的配送;用户可以在更短的时间内吃上一口热乎饭,“帮大家吃得更好,生活更好”,美团是否真的有必要做这样亏钱的苦活累活呢?

难做的事情和应该做的事情,往往是同一件事情

《天气预报员》里面有一句经典的台词,“你知不知道:难做的事和应该做的事往往是同一件事?凡是有意义的事,都不会容易。”

实际上,美团这家公司自从成立以来,一直在做的几乎都是“难做的事情和应该做的事情”。一开始是从千团大战中杀将出来,成为了最后的“剩者”和胜者;接着跟BAT中的阿里巴巴和百度,在外卖领域不断缠斗并最终占据了上风;完了又在OTA领域,实现了对携程的逆袭,财报数字显示,美团2021年第一季度国内酒店间夜量超过1亿,同比增长135.8%。

就当下时点,对美团来说,美团优选无疑是最重要的“难做又应该做的事情”。2021年第一季度,美团新业务及其它收入98.56亿元,净亏损80.44亿元,这些新业务主要包括社区电商业务、B2B餐饮供应链服务以及共享单车业务等。虽然说这80.44亿里面不全都是美团优选亏的,但是美团优选无疑占据了主要部分。由此不难发现,美团第一季度录得亏损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在美团优选等新业务上的巨大投入所致。

于是问题就来了,美团在左手边的本地生活服务平台开始释放巨大入口价值的基础上,又在右手边的美团优选上进行如此庞大而又长期的投入,此举有没有必要、值不值得?答案自然是肯定的,理由有五。

第一,社区电商是一场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的硬仗。在以往,本地生活服务和实物电商是相对独立的两个领域,但是社区团购让彼此从平行走向了相交。无论是本地生活服务领域的美团,还是实物电商领域的阿里巴巴、拼多多、京东,对他们来说,社区电商都是一场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的硬仗。打赢了就能驶入别人的大本营,打输了大本营就可能被别人驶入。

第二,社区电商是美团快速下沉的难得契机。拼多多之所以能够在看似格局稳定的实物电商领域突围而出,下沉市场的贡献功不可没。社区电商跟外卖等业务相比,对商家供应能力、即时配送能力的要求都降低了很多。换句话说,社区电商是更容易进行市场下沉的业务。而下沉市场的开拓,也能够反过来夯实美团平台的入口效应,提升美团整体的护城河。从这个意义上看,美团优选的巨大投入,换来了美团快速覆盖全国2600个县市的成绩,这笔“交易”还是相当值的。

第三,社区电商让美团进一步保持着高速的用户增长。2021年第一季度,美团实现了单季近5900万的用户新增,这一数字远远超过了拼多多的3500万、阿里巴巴的3200万和京东的2800万,使得美团成为中国互联网单季用户增长量最大的互联网平台。高速的用户增长,在“得用户者得天下”的互联网领域,其背后的意义,已然无需多言。

第四,社区电商可以促进就业,并弥合移动互联网和数字化的鸿沟。就像当初谁也不敢预测,单是美团的外卖业务就能解决数百万壮劳力就业一样,社区电商也蕴含着巨大的就业机会,这无论是对个体团长、供应链从业人员,还是对整个社会、国家来说,都有着重大的意义。不仅如此,社区电商还让偏远地区的人们可以真正意义上,开始享受到移动互联网、数字化带来的服务红利,让移动互联网不仅仅是以往的信息、资讯,而是更加接地气的人间烟火和柴米油盐。

第五,社区电商业务重、投入大、周期长,高度契合美团的基因和传统。社区电商业务,涉及到仓配网络等基础设施建设环节;团长的佣金机制等运营管理环节;以及商品的选品、质量管理等供应链环节……可以说,每一个作业节点都费心费力,需要投入极大的人力、物力和财力,更需要有足够的勇气、定力和耐心。而所有这些,正好高度适合从团购、外卖、酒旅等一场场硬仗中杀出来的美团。

除了美团优选,对美团而言,还有一件“难做又应该做的事情”,就是骑手的就业保障问题。在这方面,美团CEO王兴在2021年第一季度财报电话会上表示,美团近期正在积极配合政府相关部门,探索平台灵活就业群体的职业伤害保障试行办法,美团会积极响应政府的规定和指导,为骑手提供充分的就业保障。

据悉,政府近期正计划开展平台灵活就业群体的职业伤害保障试点,将联合平台和保险公司探索为包括骑手在内的灵活就业群体,定制一套不同于传统工伤保险的更适应灵活就业特征的保障体系。

实际上,骑手的就业保障问题,是需要包括平台企业、平台合作伙伴、骑手、政府、社会等多方力量共同努力的,其绝不是某某一方能够自己解决的,而是需要多方怀着共同的目标,并为此积极地对话,从而共同探索出全新就业群体的全新整体保障解决方案。显然,这是一个艰巨的任务,在这一过程中责任、耐心很重要,但是爱心、信任更加重要。有了这些,一个完美解决方案的推出,并不遥远,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写在最后

从美团最近的种种表现,以及第一季度财报电话会议的具体内容来看,近期美团给整个业界一个最鲜明的特点就是——直面问题。如果说一个“既往不恋,纵情向前”的美团,让整个行业感到害怕的话;那么一个“直面问题,积极解决”的美团,则无疑会让整个行业倍加期待。

土妖
此人很土,但有妖气!

友情链接 合作联系方式:wemedia@yesky.com

天极新闻 烽巢网 天极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