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极自媒体开放平台

登录 | 申请注册

中医在海外的生存现状

柴狗夫斯基 2019-08-05 阅读: 553 次

大家好,我是小柴。

放眼整个中文互联网,如果说在每年端午节冒头的“甜党”“咸党”之间的党争,其斗争的激烈程度能有A级的话;

那么围绕着“到底要推广中医还是废除中医”这个话题,“中医黑”“中医粉”两大阵营之间产生的火花,恐怕在一年的365天里天天都是SSS级。

前不久,口号是“真正的世界,可能和你想的不一样”、专注于(特立独行)(和大众唱反调)揭露“真相”的大象公会,找到了一个堪称刁钻的角度向中医开炮。

“中医粉”们不是老爱说日本人多么喜爱中医、推崇中医,并以此来作为中医有效的重要论据嘛~

那咱们这次就给他们来个釜底抽薪,告诉他们日本人其实早就对中医不感冒了,以此来好好(博一波眼球)给大伙讲讲道理,就这样,一篇名为《日本是怎样废止中医》的文章就此问世!

这篇取名就非常杀气腾腾的文章,洋洋洒洒从明治维新一路讲到2018年,从日本的汉方医培养制度、日本每年的汉方药剂产值等数据入手,以一种看起来很“理客中”的态度阐述了自己的观点。

结果这一下子当然是捅了马蜂窝,青鹿中医方面直接在B站上放出来一个“辟谣”视频,试图打脸大象公会,双方的粉丝群体自然也是闻风而动迅速的加入了战场。

两拨中国人就这样围绕着“日本人到底爱不爱看中医”这一点,吵了个不可开交。

(大象公会的支持者)

(青鹿中医的支持者)

不过就像是双方粉丝的争论方式,是在各自老大的文章/视频下方,以一种近乎“抱团取暖”的方式圈地自嗨类似;

其实两边的意见领袖们,在这场论战里也充满了一股“自说自话、鸡同鸭讲”的滑稽感。

青鹿中医拿出一个2018年7月,日本汉方生药制剂协会发布的报告中提到的:“89%的日本医生愿意在诊疗中会使用汉方药”来试图驳倒大象公会,却对大象公会指出的:“日本汉方药仅占国内药品产值的2%”闭口不谈。

89%的日本医生都会给病人开汉方药(中药的别称),但日本全国生产的汉方药却只占2%……嗯,看来日本医生都是给患者开张处方,然后让他们来中国抓药顺便旅个游?

大象公会的文章也好不到哪去,全文充斥着一股明显的“先预设结论,再由结论去找论据”的气息。

为了证明自己的结论“日本已经废止了中医”,而不惜对依然好端端存在的日本“东洋医学会”视而不见;把日本全国各地如今依然奔波在一线为患者治病的1.5万名“汉方医师”、3万名汉方医药研究人员、10余万针灸推拿医疗从业者们统统当做不存在。

说来说去,总归只是门流量生意,两边都是为了讨好某个特定人群,选择用情绪替代事实,从而量身打造了一篇文章/视频来当自己的“粉丝收割器”罢了。

中医,作为我们中华传统文化的一部分,一直以来陪伴着国人在这片土地上走过了这么多年的风风雨雨,自然也被视为传统文化的一部分,与中华民族密切的捆绑到了一起。

但自打100年前的五四运动以及后续的新文化运动,为了提倡科学理念而把中医和八股文、裹小脚等“愚昧落后”的象征混为一谈,打算一并废除之后。

一场旷日持久、围绕着中医“兴废”一事的拉锯战就再也没有停息过。

虽然第一声向中医吹响的进攻号角,是来自于那些新文化运动中试图救亡图存的学生们,可在那个风雨飘摇的年代里,显然有无数事情要比“废除中医”更加刻不容缓。

也正是因此,直到十年之后,草创的民国政府才终于腾出手来开始继续“料理”中医——在那一年召开的第一届中央卫生委员会上,余云岫、褚民谊等人最终提出并通过了一项被后世称为“中医废止法案”《规定旧医登记案原则》

(图源 百度百科)

余云岫一句“旧医一日不除,民众思想一日不变,新医事业一日不向上,卫生行政一日不能进展。”,基本上道出了当时民国政府内部主权的“留洋派”们的共同心声。

在这个阶段里,后来被中医粉们不齿的“废医验药”派(废除中医的阴阳五行君臣佐使等理论,保留并化验中药材中的有效成分),甚至已经算是对待中医较为温和的一个主张了。

全盘西化,或者说完全摒弃中医才是当时社会的主流“政治正确”。

但随着1949年新中国的建立,出于当时全国上下一穷二白的现实考虑,为了让广大农村地区也能得到基本的医疗保障,随着伟大领袖一句“中国医药学是一个伟大的宝库,应当努力发掘,加以提高”。

无数赤脚医生带着一些简单的中草药走向了基层,他们为人民群众看病治疗的同时,也让接近枯萎的中医学之花得以重新绽放。

但这场传统医学的复苏却也埋下了一些隐患……随着时代的发展,中国大陆上暂时被行政力量压制住的“东医、西医”之争在今天开始重新冒头,并且借助互联网这个载体开始愈演愈烈……

(双方的争论早已从有理有据的辩论

逐步蜕变成了上纲上线的互相扣帽子)

小柴毕竟也不是一个专业的医学号,对于这场双方引经据典(民族主义/低学历帽子乱飞)的辩论也不敢妄言。

但幸运的是,有赖于当年天朝上国的余荫,中医在整个东亚范围都有存在;

正所谓“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如果你对大陆上“中医粉”“中医黑”这两大阵营没完没了的互相攻讦感到了有点厌倦,那不妨一起先来看看我们周边的那些国家和地区,都是如何对待这份传承的。

东亚自古以来就有三个国家喜欢自称为“小中华”,痴迷于对我国的文字、文化、制度、医学等领域进行像素级复制的工作。

除去前文提到过的日本以外,朝鲜和越南也是此项工作的热衷者之一。

1

中医在朝鲜

现今有据可查的、中医第一次进入朝鲜半岛的记录,是在中国的魏晋南北朝时期,也就是公元6世纪,梁武帝派遣宫廷医师前往朝鲜半岛的百济国传授医术。

百济人在这批医师的教授下,通过自主学习和杂糅了一些本土特色后,编著了一本属于他们自己的医书——《百济新集方》。

虽然后来百济被新罗灭国,但百济人手头的中医医术却并未灭亡,反倒是借着新罗人统一朝鲜半岛的东风,彻底融入进了朝鲜人的传统文化当中,并被他们改了个名字“韩医”,用以与自己宗主国的“东医”区分。

值得一提的是,2009年闹得沸沸扬扬的“韩国向世界文化遗产名录抢注中医”一事实为误传,真相其实是人家把一本类似于我们的《本草纲目》形式的医书:《东医宝鉴》申遗成功了而已。

二战之后,朝鲜半岛分裂成了南北两个国家,并且都掀起了不同程度的“去中华化”热潮……但有趣的是,对于中医(东医)这个宝贝,两兄弟倒是很默契的都选择了继续保存。

南方的韩国把中医(东医)改了个名字,变成了“韩医”,并用他们那著名的“身土不二”民族自豪感疯狂的向全世界进行了安利。

从当年现象级的热剧《大长今》,再到2017年热播的《名不虚传》,韩医(中医)一直都是韩国人身上最为自豪、也最愿意拿来做文化输出的不二选择。

(《大长今》剧照)

(《名不虚传》剧照)

韩国不单在宣传上对韩医非常不遗余力,在实际执行层面上也堪称硬核。

作为全世界除了中国以外,唯一一个靠立法把中医(韩医)和西医(现代医学)并列的国家,韩国实行了严格的韩医和西医的分离制度:

绝大多数韩医被限制只能靠韩医本身的手段去进行诊疗,他们无权开具西医处方、不能通过注射等手段行医,甚至都没有现代仪器的化验结果诊断权;

他们怎么治病?全靠望闻问切,加上开中药处方,这其实就意味着让韩医和现代医学在市场经济下进行自由竞争,双方全凭实力来说话。

结果倒也还算不赖,以韩国庆熙医疗院为例,该院分为韩医、西医、齿科三大板块,全院1400张病床,有400张病床是韩医专属……这显然都是他们拿自己的疗效争取过来的成果。

至于他们的北方兄弟,这个情况有些特殊,想必大家也都懂;但可以确定的是,朝鲜的东医传承显然也并未没落……

朝鲜的医药代表团最常来的地方,就是我国的各大中医药大学或研究机构,这显然不完全是出于政治作秀的考量。

2

中医在越南

越南当下的医学格局非常有趣,他不单像东亚其他国家一样,将医学分为了“东医”和“西医”,还进一步的将“东医”(传统医学)分成了“北医”(中国传来的中医)和“南医”(越南的本土医学)。

啧啧,东西南北凑了个齐全……不过不是越南自己人,估计很难分得清他们的“南医”和“北医”,毕竟都是中草药加上阴阳五行那一套理论,乍一看几乎就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玩意。

唯一能让人一目了然的差距,其实倒是出在药材身上——中国那边进口过来的药材属于“北药”,越南自产的植物药材就是“南药”。

在越南,普通家庭尤其是位于农村地区的家庭和医生,往往都在治疗时偏爱使用南药。在当地很多传统医院里,每年开出的药品中南药和北药能占到80%至90%,西药仅占10%至20%,还搭配了很多如针灸、按摩等辅助疗法。

(越南专卖中药的河内三十六行街)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不同于韩国的韩医是在市场经济下进行的自由竞争,越南的南医盛行是有一定经济因素在里面助推的……

地处热带、亚热带的越南本土盛产质优价廉的草药,而越南去年的人均GDP只有2563.82美元,几乎是中国人的四分之一。

不管怎么说,脱胎于中医的南医在越南民间非常盛行,且其用法很容易让中国人倍感亲切——越南的妇女惯用生吃莲子心治愈失眠,给儿童吃鸭蛋与艾制成的食品可以增强体质,还有吃用姜黄与猪蹄炖煮后的食物提高抵抗力等等。

3

中医在其他地区和国家

不过认真说起来,倒也并不是说中医在每个国家和地区都经受住了市场的检验。

比方说与大陆隔海相望的我国宝岛——台湾省,这儿的中医有大陆的中医粉视角来看,就是典型的“把路走窄”了。

自从在2011年正式废止了“中医师特种考试”之后,位于台湾省的中医师其唯一的产生途径,就是先在高考后研读中医专业,并在之后再通过中医师专技高考才能获得行医资格。

严格规定准入门槛,只让那些科班出身者迈入中医行列,自然为台湾省的中医行业催生出了一条非常“理工男”的发展道路——“科学中医”,或者说“中医科学化”

通过1995年将中医药纳入台湾省的《全民健康保险门诊给付范围》,且只给付科学中药,一切传统中药必须自费的方式。

台湾在很大程度上几乎彻底“消灭”了中医里传统的“开方、抓药、患者回家自行煎煮”的现象,剩下的都是通过厂家直接经过高温、萃取有效成分后制成的锭剂、散剂、丸剂、液剂等。

这也就意味着台湾省的中医医师对于不同病人的具体病症,几乎没法做到在药物上的细微调整,丧失了很大一部分的“自主裁量权”。

最为重要的是,台湾省的中医已经几乎彻底退出了传染病、肿瘤、心血管病等疾病的治疗领域,转而一门心思搞起了调理身体和保健品的事业。

在台湾,如果你说你要抵制中医,那么民众很可能会认为非常难以理解……因为他们只是把中医当成和人参汤、鸡汤之类的补充营养,而不再是一门正儿八经的医疗手段。

新加坡方面虽然不至于像台湾那边做的这么“绝”,但他们那边的中医发展同样并不乐观。

作为一个以华人华裔为主的国家,于1953年创办的“新加坡中医学院”历经了54年的时光,却总共才毕业了1952名学生……平均每年毕业36名学生,还不如中国随便一家中医药大学一个班人多。

最后再回到一开始提到的日本,如今他们的汉方医师虽然离绝迹还非常之远,但在与现代医学(西医)的较量中已经落入了全面下风。

更何况,日本的汉方医整体上具备着一个让大陆“中医粉”极为不齿的倾向:“废医验药”。

即放弃或部分放弃阴阳五行、经络穴位、君臣佐使等中医理念,只保留明确有效的药方,实在是难入大陆中医粉们的法眼。

看了一圈周边国家和地区在现代对于中医的看法,其中有发扬光大者,也有限制、摒弃者,每条路都有人走,也每条路都被人走通过。

无论是相信中医(传统医学)的国家,还是那些限制、抛弃中医的国家,他们的民众都依然好端端的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平安喜乐的继续过着自己的生活。

无论大陆的中医药行业未来到底要走向何方,希望“中医粉”和“中医黑”两大阵营的信徒们都能够尽量少一些戾气,多一分心平气和的讨论。

评论

* 网友发言均非本站立场,本站不在评论栏推荐任何网店、经销商,谨防上当受骗!

友情链接 合作联系方式:wemedia@yesky.com

天极新闻 烽巢网 天极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