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极自媒体开放平台

登录 | 申请注册

冯鑫的“笼子”,晋商的陨落

银杏财经 2019-08-02 阅读: 1,211 次

来源 | 银杏财经(ID:threemornings)

作者 | 汪小楼

编辑 | 杨一枝

商业战场就像是一个由权力、斗争、谎言、市场、利益等基因共同构成的一个巨大黄金“笼子”。

跻身商圈中,纵情红尘外。能飞出这个笼子站到食物链顶端,并时常讲情怀的人叫做王,也叫做体面。

四年前,暴风成为A股妖股的时候,冯鑫似乎展翅飞出了这只笼子,在这两周之后,他便带着三本书回山西阳泉老家闭关修炼去了,其中有一本便是《道德经》。

“天之道,其犹张弓,就是如果拉得太狠了你要松一松,太松了你要紧一紧。要有完全相反的力量,才会让这张弓属于一个最好的状态。”

《道德经》对于冯鑫可谓是六经注我。张弛有度、收放自如曾被冯鑫视为其人生修行和商业角逐过程中的终极目标。

暴风的“妖”性,冯鑫心里是一直有数的,闭关修炼完成后他彷佛找到一条属于暴风的自我救赎之道,组建了“浸鑫基金”、搞了一个“DT大娱乐”生态战略,玩起市场经济中的绝学:杠杆。

却未曾想,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冯鑫的一只脚早已悄然踏在了悬崖边缘,等待他的是另外一只更大的笼子。

犹太人有一个重要的节日,叫做赎罪日。

在这个节日期间,所有人不吃不喝并禁止一切娱乐活动,以此来反省和忏悔自己的罪孽,另外还会举行一场隆重的赎罪祭典仪式。

祭奠仪式相当具有戏剧性:选两只活的公山羊,人们通过抓阄的方式决定它们的生死,一只被宰了作祭礼。另一只则会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放生旷野,替人们承担一切罪孽,这只羊便成了替罪羊。

据腾讯科技报道,7月31日晚间,暴风集团回复深交所关注函称,冯鑫被警方控制,是因为涉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这无异于罪名坐实。

当这桩跨国并购案的始末被各路媒体扒得底朝天后,人们才发现这里面不但疑点重重,更像是一个陷阱。

如果说冯鑫在并购案之初,是为了寻找新的增长点,来支撑暴风与实际价值不相匹配的市值,明知是陷阱却不得不往里跳。那么,这桩并购案背后那些金主,为什么要陪着冯鑫一起?

在梦想横飞、只看报表、投资只投人的互联网时代,冯鑫当初能手握并购的杠子,撬动其“生态”梦想,其IP影响力功不可没。

互联网行业发展至今,虽然过度杠杆所导致的泡沫论充斥着每一个角落。但几乎所有人都知道高风险也意味着高回报,从这个层面来讲,那些金主陪着冯鑫跳坑看起来也合乎情理。

前有沈南鹏的三万亿朋友圈,后有朱啸虎的小巨头交际网在那摆着,哪个金主看着能不眼红?

冯鑫其实挺惨的,生态玩不下去了,并购案成了败局,这场游戏也结束了。与那些金主的友谊之船说翻就翻,说好的有钱大家一起赚,现实却让他成了孤独的背锅侠。

任何东西最终都会回归实际价值,任何泡沫最终都会走向破灭。冯鑫则非常不幸地成了这句话最好的“见证”人。

也许会有人会问:杠杆在任何行业都客观存在,没有杠杆公司何来发展?

问题的关键在于,杠杆经济所撬动的风险系数没有任何人能去客观量化和完全控制。所以企业在回归实际价值前,杠杆率多少倍不重要,重要的一是时代背景允许,二是个人运气加持。

如果这两个条件你都不具备,最好的办法就是,玩不下了可以去学学贾跃亭,扔下一句下周回国,换个地方继续带领大家为梦想窒息:进场PPT,过程全靠演。

最近几年,总有人将冯鑫与贾跃亭放在一起对比,不管是画饼方式,还是实际操作,两人都好像师承一脉:既有山西商人刻在骨子里的精明和冒险精神,也蕴含着中国近几十年经济的发展特色。

贾跃亭的绝招,冯鑫几乎全都学会了,却唯独始终不得其最后一招(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之要领。

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走一样的路子,就因关键时候的棋差一着,结果形成了最滑稽的一幕:我在这边的“笼子”里,看你在西海岸吹泡泡。

孙宏斌甩手,有许家印接盘;许家印走了,有九城朱骏救场;假如朱骏坚持不下去了,还有......这个真不好说。

冯鑫的灾难性后果也许是在暴风股价飙升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他和贾跃亭的悲剧结局并不是因为操纵市场所受到的惩罚,而是他们根本就无法操纵市场。

杠杆经济的效应是把双刃剑,既能让自己上天享受云端服务,也能瞬间把你从云端推向谷底从而万劫不复。

在贾跃亭为生态梦想四处摇旗呐喊的那几年,冯鑫除了在公开场合表示为老乡站台外,还称两人思维方式非常相近,尊崇之情溢于言表。

当初孙宏斌跟贾跃亭的第一次见面,后者散发出的“生态魅力”让这位地产大亨也为之倾倒着谜,同乡+同梦想让孙宏斌彷佛有种找到失散多年亲生兄弟的感觉。

后来事实证明,跟巫师跳假神,思想上靠近很容易步他人后尘,而行动上的支持,破金费银在所难免。这两条路上,冯鑫成了榜样,孙宏斌勇敢地当了一回“烈士”。

150亿打了水漂,亲生兄弟的既视感没了,取而代之不是那句“一桩生意而已”,就是孙宏斌不顾形象地破口大骂,钱都没了,风度自然也就摆不上台面。

生意场上终究是讲利益至上,如果这个前提不成立,就算是老乡也没得谈。

这句话,在贾跃亭和郭台铭身上也得到了很好地印证。七年前,在台北的一次晚宴上,前者就给后者灌了一剂生猛的贾氏鸡汤。

估摸着贾跃亭当时心里也打着自己的小算盘:如果郭台铭愉快地喝下这碗鸡汤,富士康这条粗腿也许就近在咫尺;就算他不吃这一套,但看在同乡的情份上,总不至于让自己难堪吧。

后来两人的谈话细节我们不得而知,应该是一个使劲灌,一个又不愿意喝,因此才会有这句:阿里、腾讯都做不好的事情,你凭什么?

这不是简单地打脸,而是在狠狠地打,贾跃亭没有反驳,他有那个实力和必要反驳吗?

一个长期将“以身作则,独裁为公”这句口号喊得贼响的人,肯定具有绝顶智慧。而一个时常满嘴跑火车的人,也肯定匹配着与众不同的忽悠能力。

绝顶智慧与顶尖忽悠的不期而遇,碰撞和摩擦肯定能生产出不一样的火花。

郭台铭是业内公认的实干家,去年为了讲好“智能制造”、富士康转型的故事,他全年马不停蹄地在内地各个城市举行了无数次演讲,讲得最多的一句话当属:我们不是工厂,而是智能制造基地。

在商业战场上,制造或者拥有一个高大上的头衔,无疑是个很好的加分项。

你看,在互联网时代,化缘的化成了众筹,算命的叫分析师,八卦小报改名为自媒体,会忽悠就成了拥有互联网思维,圈地盖楼变成了高科技园,放高利贷叫做资本运作又或是一个更响亮的头衔:互联网金融。

虽然很多人都知道这是新瓶装旧酒,但前后的价值却有着天壤之别。

转型路上具体该怎么去做,普通人能不能听懂......这些对于企业来说通通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要让别人听了觉得逼格十足,愿意为此买单就足够了。

这些年,所有传统行业整天都在嚷嚷着要转型,却没有几人真正做出过实际成绩。它们大多要么顶着光鲜亮丽的头衔、手里拿着镰刀去资本市场收割一把,要么是为了迎合时代变化的需求,找一个噱头获得更多商业话语权,当不得真。

富士康的转型故事还没讲完,郭台铭的“二次创业”如今又遭遇瓶颈。

在“二次创业”这条路上,郭台铭可谓是志在必得并下足了血本,所有的压箱家伙什都抖了出来:今年4月搬了一次妈祖的救兵;尔后又辞掉董事长一职;在后来的竞选过程中,不惜以失去内地市场作代价来大打嘴炮从而拉取选票。

三管齐下看起来那么无懈可击,可现实却让他碰了一鼻子灰。

郭台铭“二次创业”的野心和欲望,绝对可用一百多年前李鸿章评价其弟子“中国官商之父”盛宣怀的那句话来形容:一手官印,一手算盘,亦官亦商,左右逢源。

只可惜,郭台铭成不了第二个盛宣怀,光是时代背景就不允许。当初妈祖显灵,只是叫他站出来为下一代年轻人发声,并没有说过一定保佑他当选。这事,要怪就怪他自己在梦里没问清楚。

要不然,也不会有现在“赔了夫人又折兵”的尴尬际遇,从初选结果出来到现在,郭台铭几乎再没公开露面,之前的高调与如今的低调形成了鲜明对比。

如果还有七年前那种见面机会,贾跃亭和郭台铭这两个失意的中老年山西男人,真应该坐下来好好谈一谈,前者别再灌鸡汤,后者也别针尖对麦芒。

他们两人都是晋商帮中的佼佼者,一个代表着互联网思维(忽悠)的巅峰,一个是实业制造的泰斗。可以聊的话题也很多,譬如晋商这些年是怎么没落的,如何汲取教训再现昔日晋商之辉煌.......

当然,在这个过程中,如果能配上一壶勾兑的山西汾酒也许更有画面感:既有老乡见老乡的温情,也不会因此跌了山西商人的份。毕竟,“天下晋商是一家”这个说法已经流行了几百年。

晋商陨落是老生常谈的话题。不过,更为准确地讲,晋商不是陨落,而是在如今的商界比上不足、比下又有余。

明清时期,晋商一直执中国商界牛耳,风光无限,以胡雪岩代表的微商帮鼎盛时期勉强能与之比肩。放眼望去,什么潮汕帮、福建帮、陕西帮、洞庭帮等都不是其对手,亲切地称呼他们一声“小弟弟”,绝对不是托大,而是有那个体量和实力。

1914年,“天下票号之首”日升昌的破产,是晋商盛极而衰的标志性事件。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全国金融中心易地:从平遥县城的青石板大街南移至十里洋场的上海。

改革开放后,随着深圳周边地区的崛起,全国金融中心形成了由北京、上海、深圳构建的三足鼎立之势。最近几年,互联网金融发展迅猛,大量热钱开始涌入江浙地区,杭州俨然成为最耀眼的新星。

金融中心也是衡量高科技公司存在质量的唯一标准,北京有百度、京东、美团;杭州有阿里巴巴;深圳有腾讯、华为;上海有拼多多以及很多新兴的独角兽科技公司。

以金融中心这个角度讲,要想重现昔日山西之风光,已经太难了。从公司掌舵人出生地域角度来看,晋商帮也日渐式微。

潮汕商帮第一梯队有马化腾,第二梯队有汪滔、谢国民(正大集团)等人;江浙商帮第一梯队有马云,第二梯队有沈国军、张近东等人......

而晋商帮第一梯队的大旗虽然继续由李彦宏扛起,但二、三梯队的人才配备却显得有点后继乏人。

晋商能纵横商界几百年,成功绝不是偶然。

他们在不同时代推动中国商业走向繁荣的进程中,总结出过无数商业要义并严格律己恪守。譬如:宁叫赔折腰,不让客吃亏;买卖不成仁义在;售货无诀窍,信誉第一条;秤平、斗满、尺满足;不能忘本,要保持朴实、节俭.......

2000年,中国迎来改革开放后的第一个工业化黄金期,丰富的煤炭资源彷佛为晋商的再度崛起带来了新曙光。

一时之间,山西大地“烽烟四起”,挖煤、贩煤、运煤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殊不知这暴富神话的背后,也折射出金钱独有的光辉,且土腥味十足:掷千金买房、豪华嫁娶.....几乎每日都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轮回上演。

著名编剧汪海林曾说:我很怀念煤老板做投资人的日子,他们特别好,除了要求找女演员以外,没有别的任何要求。

煤炭狂欢之后,留下一片狼藉,晋商算是错过了一次绝佳的复苏机会,虽然这其中有大环境因素,但如果能恪守前辈们留下的经商行为准则,大多数人结局也不至于那般凄惨。

在互联网时代,贾跃亭是晋商的标志性人物之一,本可以大展拳脚为晋商事业的”第二春“添砖加瓦。但他却吹着时代给予的东风,打着生态旗帜杠杆了无数人。

当今年4月汾酒造假事件被闹得沸沸扬扬后,人们才发现,曾经山西酒业的标杆品牌,如今变得充满诗情画意:借问假酒何处买,媒体遥指杏花村。

商业战场不管如何激烈、血腥,要想立于不败之地,老祖宗们留下的精髓在任何时候都至关重要。

评论

* 网友发言均非本站立场,本站不在评论栏推荐任何网店、经销商,谨防上当受骗!
银杏财经
银杏财经
带给你最好的商业人物和故事。

友情链接 合作联系方式:wemedia@yesky.com

天极新闻 烽巢网 天极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