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极自媒体开放平台

登录 | 申请注册

互联网巨头的反腐战争

柴狗夫斯基 2019-07-18 阅读: 2,016 次

大家好,我是小柴。

7月16日,互联网知名企业美团曝出大案——其原市场部总监赖某、高级经理梅某某、已离职员工路某某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已被朝阳市警方刑拘。

业界甚至都还没来得及对此事做出什么评论,当日晚间,另外一家著名互联网企业又出了事。

根据360公司当晚的内部通报,其知识产权部的资深总监黄晶,因涉嫌收受多家代理商贿赂,也因为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而被监察机关批准逮捕。

而在消息放出后不久,360创始人周鸿祎也在朋友圈发声,表示“要用最锋利的刀将腐肉挑除”

值得一提的是,据其内部信中所述,真正揪出黄晶受贿案的竟然并非公安机关,而是360内部一家名为“道德委员会”的特殊组织。

在内部信中,对于黄晶受贿一事,还有一句疑似由“道德委员会”做出的批示:“360认为,诚信正直是公司的底线,公司对“舞弊”零容忍。”

短短一日之内,竟然在两家互联网大企中连续发生前高管落马事件,这自然也激起了外界的诸多猜测。

有一种声音认为:随着近年来的资本寒冬,曾经挥金如土的互联网企业们现在的资金流也开始不太乐观,很多公司的后续融资都变得举步维艰。

在一贯以来的“开源”方式——融资,已经严重受阻的前提下,各位大佬也不得不开始回过头来进行“节流”。

今年春节之际各大互联网企业的裁员潮就是第一波“节流”操作,而随着对中低层人力资源的“优化”基本完成之后,这把火自然开始顺势烧向了之前一直稳坐钓鱼台的高级管理层;这个时候首当其冲的,自然就是那些屁股本来就不甚干净的那批人。

这套理论勉强倒也还算是能自圆其说,如果他们的说法属实,那么7月16日这两起案件应该还只是一个开始。

未来一段时间里中国互联网界很可能迎来一场“反贪风暴”,在这场风暴中想来会有数量多到让外界难以相信的人士东窗事发……因为互联网企业内部的腐败,其实早已是达到了一个让人触目惊心的程度了。

长久以来,在很多人的默认印象当中,互联网永远“远离”体制内,对于很多陈疴陋习也相应地不那么容易受到侵染。

更何况我们的媒体也一直以来都不遗余力的给民众灌输“互联网人士高大上,有知识有学历”、“互联网行业薪酬高,本科毕业生起薪几十万”等观念。

这就导致很多人误以为互联网行业就像一个远离俗世的乌托邦,企业贪腐等是只属于传统企业的顽疾。

但事实远没有那么美好……互联网企业的发展周期的确非常之短,往往可以用几年时间走完传统企业的几十年的发展历程,这也是互联网人相当引以为傲的一点。

但这一切却并非没有代价,作为一个被快速催熟的组织,用短短几年、甚至几个月就完成从几个人到成千上万的大型企业的转变,这其中必然会诱导出管理制度上极大的不完善与漏洞。

流量作为互联网时代的“硬通货”,谁掌握了流量就相当于在网络世界上掌握了生杀予夺的大权;作为坐拥搜索引擎这一(曾经)最大流量入口的百度,围绕着流量的分配权就发生了多起腐败大案。

2014年,先是百度搜索资源合作部负责人王庆伟、品牌展示广告部经理陈刚,因在黑市售卖公司流量谋取变现而被开除。

同年8月,百度前游戏事业部总经理廖俊,因“严重违反职业道德,并设计不正当交易”而被开除且移送司法机关。

2016年的百度内部也不太安生,先是在4月份以“违反职业道德、损害公司利益”为由打了一只“大老虎”——开除掉了作为前百度副总裁、工龄长达15年的创始人团队成员、有“推广之父”之称的王湛。

后又在在这一年的9月19日的一次内部大会上,集中通报了一群“小苍蝇”:共计17起贪腐案,累计达到30余名违纪员工被处罚,其中最轻者被当场开除,严重者更是被移交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据传闻,此次涉案人员主要为百度糯米部门员工,以刷单骗补贴、虚假报销,虚拟业绩骗取销售提成为多发问题)

虽说流量是互联网时代所有人都眼热的宝贝,但毕竟和真金白银之间还隔了一层变现步骤;作为整个互联网行业里离金钱最近的电商,阿里巴巴内部的贪腐案更是数不胜数。

淘宝小二这个职位,别看名字似乎不太体面,在阿里巴巴的地位层级也并不算高,但在商户眼中,他们一个个可是如假包换的“财神爷”。

根据阿里方面的官方通告,在这群手中握着为商户分配平台流量、刷信誉、删差评、参加各类促销活动等权限的小二们当中,既有自己主动联系商户寻求“权力寻租”的,也有被商户主动行贿而迷失自我的。

2012年5月,淘宝公布了首批因涉嫌“行贿淘宝小二”而被永久关店、并已进入司法程序的9家网商名单。

2015年3月24日,阿里巴巴又公布了对26家淘宝店铺永久关店的处罚决定,原因同样是贿赂淘宝小二。

虽然在这之后,阿里多次尝试对淘宝小二削权,尽量以平台规则来取代“小二”们的人工干预,但这一切的尝试却并未能刹住这股歪风邪气。

2016年6月28日,阿里巴巴内部又一名“小二”因索贿、受贿,而被法院判刑。

当然,阿里巴巴这么大的家业,自然不可能只有“小苍蝇”没有“大老虎”。

阎利珉(花名慧空),作为从2006年加入阿里巴巴,2011年10月出任聚划算总经理的阿里高管,就因为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不但被免去职务,还被依法判决了7年的有期徒刑。

阎利珉

值得一提的是,正所谓“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作为聚划算总经理的阎利珉锒铛入狱,他的下属们当然也不可能全部都清白无辜。

事实上,在本案中还扯出了包括柴森(有期徒刑5年5个月)、孔北闯(有期徒刑5年6个月)、林贤斗(有期徒刑5年3个月)、白震(有期徒刑1年9个月)等多名涉案的前聚划算员工,整个聚划算内部大批人员被当地司法部门一锅端了个干净。

另外,前阿里巴巴数字娱乐事业群战略合作及内容版权部总经理岳雨,以及分管该项业务的阿里巴巴副总裁刘春宁也被公安机关在2014和2015年分别抓获,并判处了7年有期徒刑。

(左岳雨、右刘春宁)

不过有趣的是,这两人犯的事却不是在阿里巴巴,而是在自己的老东家腾讯涉嫌侵吞了数百万的公司资产。

老实说,互联网企业的内部贪腐案件即便单是已经被曝出来的那些,都可谓是多如牛毛,除去BAT这三家,其他互联网企业但凡是有点名气的,基本上每一个都有过类似案例。

2014年9月,华为首次召开企业业务的经销商反腐大会,就通告了116名员工涉嫌腐败,涉及69家经销商,其中4名员工被移交司法处理。

2016年9月19日中午,去哪儿网呼叫中心员工廖某、向某二人,伙同公司外部人员(包括前员工)恶意骗取机票退赔款以谋取私利,涉嫌职务侵占罪,被海淀检察院批捕。

2016年7月29日,Bilibili在《致合作伙伴的公开信》中称,其前游戏运营负责人高楠楠,伙同其丈夫以及亲属开办公司进行利益输送,涉及金额超100万元,涉嫌职务犯罪。

2019年,ofo(小黄车)查处内部贪腐案件8起,司法机关受理4起,逮捕5人,涉案金额近千万。

至于那些名不见经传的小型初创企业发生的贪腐事件……嘿,那可真是说上三天三夜都讲不完呐~

对于这种触目惊心的贪腐现象,互联网企业们也纷纷做出了自己的预防措施。

阿里巴巴在2009年就成立了一个名为“廉政部”的特殊机构,专门用来在企业内部进行自审自查,寻找那些贪污腐化份子。

“廉政部”的第一位首席风险官,竟然找来了获得过全国特级优秀人民警察称号,立过一等功,在2001年破获过杭州富阳6·20血案的前刑警——邵晓锋。

其最著名的战绩,就是对大量腐化“淘宝小二”的严查,被人戏称“每天送进去那么多人,余杭派出所都快不够用了”。

百度也不甘示弱,成立了一个“职业道德委员会”来干类似的事情。这个委员会相当低调,几乎只在各种公司内部通告当中出现,外界连其具体成立时间都没有一个统一的结论。

但可以确定的是,不过每次当“职业道德委员会”这个名字出现的时候,就意味着又要有一批员工即将被扭送派出所了。

其他互联网企业同样也各出奇招,像是去哪儿网,就专门成立了一个“内审部”。

在网上如今还能查到其发布的内审部总监职位的招聘信息,那个薪酬呀~实在是相当的诱人。

虽然面对贪腐现象,靠成立一个拥有特权,可以“直达天听”的(特务)情报机关来执行监督,是一个非常顺理成章的操作。

从现有的互联网企业被曝出的大案中,那个几乎千篇一律的“接到举报”,也证明了这项制度的有效性。

但这并不代表互联网企业们就可以自此开始高枕无忧,恰恰相反,通过这种制度来遏制贪腐,甚至可能会引发远比贪腐更加严重的后果。

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小柴发现网上有很多新闻稿件都喜欢把阿里巴巴的“廉政部”比喻为明朝的“锦衣卫”。

没错,明朝那广为人知的“锦衣卫”在最初诞生时,就是封建帝王用来监察朝廷百官的利器,颇有些类似于如今“廉政部”对阿里巴巴公司上下的督查;再加上阿里骨子里那浓郁的武侠文化,作出这个比喻确实也算相称。

但问题在于,似乎很少有人深思过,锦衣卫制度在历史上其实是个非常彻底的失败案例。

(图源网络 侵删)

我们都知道一句话,叫做“绝对的权力必将导致绝对的腐败”。由于害怕一部分手握权力的人为非作歹,而将更大的权力交由另外一批人去执行监督……那结果往往是后者将成为更为纯粹的恶。

在真实的历史上,因为锦衣卫的势力日益膨胀,皇帝不得不新成立一个权力更大的东厂来制衡;结果没过多久,东厂又开始尾大不掉。

于是又出现了权力进一步膨胀的西厂,最后为了抗衡西厂,又在无奈之下出现了一个大内厂(又名内行厂、内厂)……

历史早已证明,靠赋予一批人特权是作为“监督员”,那最终十有八九会变成一个俄罗斯套娃式的游戏,没完没了、无穷无尽的循环上演一出“监督员逐渐开始为非作歹,再派新的监督员去监督曾经的监督员”的绕口令。

阿里巴巴的廉政部成立至今,虽然自身看似还未曝出过腐化问题,但与廉政部协同执行“督查”作用的人力资源部、内审部却已经分别出过事情了。

曾担任过淘宝人力资源部资深总监,后出任阿里集团人力资源部副总裁的王凯,被指控利用职务影响为个人谋取私利。

在网上能查到,这位前阿里巴巴人力资源部的副总裁先生,最终被杭州市余杭区法院认定王凯收取贿赂260万元,判处有期徒刑8年零6个月。

互联网企业的贪腐事件确实触目惊心,但更让人担忧的却是这些企业做出的应对方式……靠给一批人赋予特权,去阻止其他人被腐化,这样的操作最终的结果,历史早已给出了答案。

那么如今的这些互联网企业,最终是会重蹈覆辙,还是能打破这个怪圈呢?

评论

* 网友发言均非本站立场,本站不在评论栏推荐任何网店、经销商,谨防上当受骗!

友情链接 合作联系方式:wemedia@yesky.com

天极新闻 烽巢网 天极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