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极自媒体开放平台

登录 | 申请注册

2020,这将是火星上最热闹的一年

柴狗夫斯基 2019-07-15 阅读: 644 次

大家好,我是小柴。

7月8日,在山东举办的一场国际论坛现场,一个相当重磅的消息被披露出来——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月球探测工程首席科学家欧阳自远透露:中国将于2020年探测火星,且火星车现在已经准备就绪。

说实话,乍一听到这个消息,小柴其实还有点没反应过来。知道后面又念叨了两遍,才猛然回过味来:妈诶!2020年?!那不就是明年吗?

去年玉兔号登月的时候,某些自媒体为了蹭热点,信口胡诌了一个我国将于2030年实现载人登月的计划出来。结果因为吹得太过火,还引来了官方辟谣。

就当群众们个个都觉得自己果然是把宇宙探测这个事想的太乐观了,准备把小板凳搬走去别处吃瓜的时候,官方却直接反手来了一句“嗯~和大伙说一声,明年咱们这边要出趟远门,目的地是火星”???

要知道,地球和月球的平均距离只有大概384,000km

而地球与火星的最远距离,可是足足有400,000,000km!即便是以最近距离来计算,地球和火星之间也隔了足足55,000,000km,是地月距离的一百多倍

要不是连央视都对该消息进行了转发,还出了一套讲解长图,,小柴真的要以为这又是哪家没常识的自媒体在为了博眼球造谣呢!

(图片来源 央视新闻)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本次我国火星探测器的名称还未确定,但外界很多人都猜测其名字很可能会是“萤火二号”。

聪明的小伙伴一定会想到,既然是“二号”,那莫非意味着我国曾经已往火星发射过一枚名为“萤火一号”的探测器了?

答案自然是肯定的,其实早在2011年11月8日,我国历史上的第一枚火星探测器——“萤火1号”就已经向火星出发了。

非常可惜的是,由于当时的现实条件限制,“萤火一号”搭乘的是俄罗斯宇航局的火箭,与福布斯·土壤号挤了同一班列车。

而在2011年11月9日,也就是发射后的第二天,俄方宣布福布斯·土壤号变轨失败,在大气层中焚毁。两位加起来接近14吨重的难兄难弟,最终就这样尸骨无存,连枚螺丝钉都没剩下。

(福布斯·土壤号,人类史上最复杂的火星探测器)

受此次意外事故的影响,我国的火星探测计划一度搁浅,甚至还被隔壁那位一言不合就“开挂”的印度大兄弟给超越了。

2013年11月5日,印度的曼加里安号火星探测器点火升空,在飞行了2亿多公里之后成功抵达火星轨道,并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持续航行了7.8亿公里,尝试在火星大气中寻找甲烷存在的证据。

(曼加里安号火星探测器)

《时代》周刊把这枚探测器称为“超智能航天器”,评选其为2014年25项年度最佳发明。

曼加里安号火星探测器同时还给印度政府带来了一个史无前例的荣耀——在这之前,世界上还从来没有哪家组织或国家,可以第一次尝试对火星进行探测就一举收获成功的先例,而印度打破了这一纪录。

可能有小伙伴对这个纪录的含金量有些缺乏概念,那我们不妨抬出(在火星探测上多灾多难的)俄罗斯作为例子,来进行一次简单的说明。

人类历史上第一枚火星探测器,是由1960年的前苏联发射升空的“火星一号”,但这枚探测器在航行到距离地球一亿多公里时,突然与指挥部失去了联系,至今下落不明。

很遗憾,不单是这一次的最初的尝试以失败告终,俄国人在这之后也好像和火星一直不太对付。

从前苏联一直到如今的俄罗斯,他们一共发射了21次火星探测器,却失败了……20次!(其中一次还搭上了咱们家的“萤火一号”)以至于业内有人戏称,在地球和火星之间存在一个大怪兽,专吃毛子的探测器。

虽然美国和欧洲方面的成功率不至于如此惨淡,但综合历史上所有的火星探测器历程来看,人类对于火星的探测成功率其实也没能超过50%。(比方说日本,自打1998年探测火星失利,就几乎再没打过火星的主意了)

值得一提的是,依照如今我国官方放出来的消息来看……我们这一次“萤火二号”(暂定)探测器虽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第一枚探测器,但计划要交给它的任务,却堪称是充满了雄心壮志。

“萤火二号”并非只是一台在火星轨道上进行简单观测的探测器,而是要正儿八经的登录火星,放出火星车去进行实地考察的!

如果这次计划能成功的话,那无疑将意味着我国在火星探测上再一次超越了印度,达到能够和欧美第一梯队并肩的人类顶尖水准。

说起来,计划着2020年去火星上看看的可不止咱们一家。至今为止,已经有至少七枚探测器将计划于明年7月向火星进军。

除去我国的“萤火二号”(暂定)以外,欧洲、印度以及阿联酋也各自有一枚火星探测器将要发射。

而美国人嘛……他们更是有足足三枚探测器,都打算赶着明年一起出发。

值得一提的是,美国人的三枚探测器中除去两枚归NASA(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所有,还有一枚名为“红龙”的火星探测器,竟然是属于一家商业公司的私产。

就是这个外形酷似子弹头的探测器,其所有者为著名的科技企业Space X。

据悉,“红龙”原本的发射计划是定在2022年,但是不知道那位人送外号“钢铁侠”的大老板马斯克(又搭错了哪根筋)为何就突然心血来潮,大手一挥就把工期缩短了两年。

也许是担心自己的“红龙宝宝”一个人去飞这几亿公里,实在太孤单太寂寞了,所以才要求工程师们加班加点,争取赶上明年这波高峰期,让“红龙”可以和其他六位小伙伴一起结伴去火星“游玩”吧。(滑稽)

玩笑归玩笑,但是马斯克这波操作无疑给了许多“阴谋论”的滋生,提供了一个绝佳的土壤。

虽说探测火星的确存在一个“窗口期”(即火星运行至与地球最近点的时机),但其实这个窗口期也不是什么十年一遇、百年一遇的难得机会。

事实上,探测火星的“窗口期”是两年一度,也就是说开次世界杯的功夫,就够迎来两次“窗口期”,实在是称不上什么特别难得的机会。

查询过去的记录也可以发现,自从进入新世纪以来,每一个所谓的火星探测“窗口期”,往往全球也只有一颗探测器升空。

即便是在最多的2003年,也不过只有欧洲的“火星快车”号、美国的“勇气”号、“机遇”号三台探测器而已。

像是明年这样的,全球共有至少七台探测器“扎堆”出发的现象,不单是进入21世纪以来的头一次,也是人类历史上的头一次。

有趣的是,还记得我们的邻国印度所发射的第一台火星探测器“曼加里安号”吗?它在火星轨道上航行了数亿公里,目的就是为了寻找火星大气中可能存在的甲烷。

我们都知道,在“曼加里安号”出发后不久,火星上甲烷的存在就已经得到了证实。

但必须注意的是,今年六月份曾有过一次大新闻:NASA的好奇号探测器在火星上的盖尔陨石坑内,发现了浓度高达21ppbv的甲烷。而根据之前的数据,盖尔陨石坑甲烷的背景值应该在0.24~0.65ppbv之间。

令人深思的是,在火星上发现这样浓度高到“异常”的甲烷富集现象,其实并非孤例。

不管是在2013年的6月,还是2013年的12月,都曾经有探测器检测到了当地甲烷含量的“突增”,最高值达到了6至7 ppbv之间。

虽然NASA的科学任务理事会副主任Thomas Zurbuchen,曾在Twitter上劝导人们不要仅凭此证据,就认定火星上存在地外生命。毕竟能产生甲烷的,除了生物活动以外,在少数特殊地质过程中也能产生。

但不管怎么说,如今火星上正在频繁发生异常的甲烷浓度“飙升”现象,却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更何况这种“飙升”现象,似乎还在迅速加剧。

人类观测到的这类甲烷暴涨现象,其浓度峰值在短短五年之内,就从6~7ppbv,翻至21pbvv,足足上涨了三倍

如果小小的来一把阴谋论的话,我们能否猜测一下,火星上如今正在发生的这种颇为“有趣”,且还在不断“升级”的异常现象,是否是让如今世界各国(包括企业)突然对火星重燃兴趣的关键点呢?(该部分纯属脑洞胡诌,博读者老爷们一乐,还请大伙不要当真,更别给小柴戴“造谣”的大帽子,谢谢各位了)

其实每次当中国的航天事业取得新的突破时,网络上一定不会缺一类声音。那就是诸如“山区的孩子还在吃土”、“西部的人民生活还很困顿”、“社会的治安、教育、就业……都还不够完善”等论调,说一千道一万,言下之意就是觉得政府在宇宙探测上花钱,属于浪费。

不管是上次的登月,还算如今的火星探测,都是如此。

其实仔细思考一下的话,会发现这种论调其实非常诡异。

我国那从鸦片战争开始的近代史,相信每个人都在课堂上学过。曾经我们对洋人的“大航海”和“寻找新大陆”嗤之以鼻,最终被人家的坚船利炮好好地教育了一次,数代人抛头颅洒热血才面前把这落下的课补回来。

如今,连我们的邻国印度,乃至是阿联酋等中东国家,都开始勒紧裤腰带,力求不在这一场“大航天”时代的“寻找新星球”运动中落后。

而在航天技术最发达的美帝,别说国家机关了,人家国内的某些企业都开始以“移民火星”作为自己的奋斗目标了。

(Space X的火星计划时间表

由知乎用户 藤之声 整理)

可为什么,我们身边依然会有那么多人,可以如同几百年前的那些老前辈一样,继续对这些“洋人的瞎折腾”不屑一顾?国家稍微在航天事业上使点劲,他们开口闭口就一句是“浪费钱”?

你们说,这些人的心,到底得有多大啊?!

评论

* 网友发言均非本站立场,本站不在评论栏推荐任何网店、经销商,谨防上当受骗!

友情链接 合作联系方式:wemedia@yesky.com

天极新闻 烽巢网 天极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