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极自媒体开放平台

登录 | 申请注册

“吞噬者”美团,“变脸”不要太无情

雄墨商业观察 2019-02-22 阅读: 5,677 次

美团这2天有点不太平,前面刚曝出平台商家“大逃离”,后又有媒体曝出“大众点评”快没了。尽管美团很快就“澄清”说,并没有关闭大众点评的打算,但不少网民半信半疑,总觉得不知哪天,王兴就真的像对待摩拜单车那样,把大众点评这个品牌也彻底抹去了。

一、“吞噬者”美团

2019年1月,美团联合创始人王慧文宣布,摩拜单车将成为美团LBS平台的单车事业部。而他将以美团高级副总裁的身份兼任事业部总经理。同时,摩拜单车这个品牌不再保留,改为“美团单车”。未来用户扫码骑车的唯一入口,也将改为美团APP。

摩拜单车终于被美团彻底“消化”。此时距离2018年4月份美团收购摩拜单车,不过9个月出头。当初王兴承诺让摩拜单车品牌延续、独立运营、独立团队的话语尚在耳边,转眼间摩拜单车已经彻底消失。当初留下来并让老员工感到安心的CEO胡玮炜,也已经在2018年12月份黯然离职。胡玮炜一走,摩拜的创始团队宣告全部离场。

摩拜单车的结局,让人们明白,在美团只有一个品牌是最重要的,那就是“美团”。王兴的眼里只有“美团”,那是他的心头肉。

正是王兴及其主导下企业的这种行事模式,使得人们对美团关于不抛弃点评的“澄清”不是很确信。

而且,美团点评合并后,其创始人及核心人员也先后离开。近2年来,关于大众点评的消息是少之又少,就算有提及,也是和美团一起,与合并之初说的两家公司在人员架构上保持不变,并将保留各自的品牌和业务独立运营并不一致。

摩拜的例子告诉人们,对大众点评品牌来说,如果有一天被迫改名,或许是早已注定的结果。

二、“投机者”美团

回顾美团成长之路,其最重要的阶段就是网友们津津乐道的“千团大战”时期。为了在激烈竞争中赢得生存空间,王兴曾寻求阿里帮助。当时阿里对美团进行了多轮投资,持股比率高达10%到15%。然而,得到阿里帮扶的王兴,最后还是因为“个人主义”和阿里唱了“红脸”。

事实上,美团和巨头的合作,在笔者看来都有“投机”的成分。对阿里系如此,对腾讯也不例外。在和阿里“反目”之后,王兴为了流量,也为了获得更多的资金支持,开始倒向腾讯。不过在处理和投资人关系上,美团还带有强烈的创始人色彩。

在获得了腾讯的投资之后,美团并没有因为对方是投资人而留“情面”。美团最早在支付方面采用的是阿里系支付宝,后来为了拉近与腾讯的关系,美团将微信支付放在了前端。但在2016年公司发展起来后,美团也上线了自家的“美团支付”,为了推广自家的“美团支付”,王兴不顾腾讯的感受将美团支付放在了优先位置。这让满心期待借助与美团的合作,加速推广微信支付的腾讯颇为不满。后来,网络曝出腾讯曾因为王兴性格原因而拒绝领投美团的传闻。

从美团和阿里与腾讯的合作我们可以看出,美团就是那种以自己的利益为先,利用完对方后就“变脸”的脾性。美团这种过于“利己”的做法,笔者是不认同的。

三、美团的“独角戏”还能唱多久

美团网创立初期,其口号就是“吃喝玩乐全都有”,以此为基点,美团开始在生活服务场景开始布局。从电影票务到餐饮,从酒店到旅行……围绕“一站式”服务不断进行“试错”。

这期间,美团试过的项目还包括充电宝、大出行、网约车等,这些尝试最终都没有得到什么好的结果,与摩拜单车一样,在以令人惊讶的速度“烧钱”之后不了了之。

从试错到收购,美团一直在寻找与人协同的方法,以其建立自己的“生态链”。只可惜,“投机”的美团,在发展中把有价值的合作对象当做养分壮大自己,最后使合作伙伴要么离开,要么消亡。到现在,美团也还没有找到自己的“生态链”构建方法。

2018年5月份,就在美团筹划港股上市的前夕,美团前高管殷志华在留下一封公开信后离职。整个上半年,包括吕广渝、干嘉伟在内的多名“元勋”级别高管,以平均一个月一位的速度离开了美团。其中殷志华更是公认的王兴“嫡系”。再加上之前大众点评系高管的集体出走,美团内部小圈子、排斥异己的文化已经被传得路人皆知。凡是进入不了那个小圈子的内部员工,无论你当初做了多大贡献,工作上的能力有多强,在你的利用价值被榨尽后,最后都可能被扫地出门。

笔者认为,美团这种无论对外部的腾讯、阿里,还是对合并来的摩拜以及点评,亦或是对内部的骨干元老都不带“感情”色彩,只以自己利益为重,利用完即“变脸”的操作和态度,实在是为人所“不齿”。

总之最终在王兴的心目中只有“美团”二字,别的一切都无足轻重。只是这样的独角戏到底能唱多久?王兴,是该反思一下了!!!

评论

* 网友发言均非本站立场,本站不在评论栏推荐任何网店、经销商,谨防上当受骗!

友情链接 合作联系方式:wemedia@yesky.com

天极新闻 烽巢网 天极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