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极自媒体开放平台

登录 | 申请注册

搜狐视频再诉百度网盘:视频盗版打了10多年了,真的就那么难吗?

花边社 2018-10-11 阅读: 609 次

张朝阳昨天又怒了,用他的话说是“忍无可忍”!

因为,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即使法院刚刚已经判百度网盘侵权搜狐败诉,百度网盘和今日头条上居然就又出现了另一起对搜狐视频热播剧《我在大理寺当宠物》的盗版,好像法院的判决完全没有发生一样。

百度网盘和今日头条这次是否再次构成侵权,这是法院才有权裁决的事情,社长这里不敢妄下结论。只想就此聊聊这十多年来看到的,整个中国互联网江湖上屡禁不止的视频盗版局面。

中国视频网站元年是由土豆网在2005年开创的,效仿美国的YouTube,主打UGC视频模式,鼓励分享和上传。2006年前后,优酷、PPTV、PPS、六间房、酷6、56网等一大堆视频网站如雨后春笋般冒出,并野蛮高速发展起来。这种UGC的模式在美国版权法律严格的环境下相对还好,移植到版权法律和版权意识都比较宽松的中国市场,从一开始就给中国视频网站全行业埋下了一颗随时会炸的雷。

如果纯粹是用户自己拍摄上传视频内容,那倒还好,问题是为了吸引用户,霸占用户更多时长,优酷、土豆们开始采购影视剧版权内容,在自己平台上播放。此时,就有平台开始假借或纵容用户以个人名义去上传自己并没有版权的影视剧内容,导致花钱买了版权的视频网站火冒三丈,最后互相攻讦,各种口水,最后对簿公堂。

这里有行业一直存在的一个所谓“避风港”原则,就是我如果不知道版权是谁的,我先上传了,等版权方你来主张版权,通知我证明那是你的,我再删除。这个原则也很大程度上纵容了盗版方的肆无忌惮。

当视频行业行进到2009年以后,搜狐视频、爱奇艺、腾讯视频等主打正版内容的玩家崛起,这个行业的版权之战就更加激烈了。搜狐视频、爱奇艺、腾讯视频们无法容忍自己重金买的视频版权,被优酷、土豆、酷6、迅雷等视频玩家无偿使用并获得商业利益。

而已经快速跑了几年的先行者诸如优酷、土豆等由于受到带宽成本和视频采购成本巨大的压力,而广告的商业模式杯水车薪无法填满成本的巨坑之时,就势必陷入无止境的亏损之中,投资人也不可能无节制地注入资金。此时,要摆脱这样的困境,优酷、土豆们必须上市融资,才能继续存活和发展。

实际上,搜狐可以说是中国视频网站的“黄埔军校”。优酷的创始人古永锵曾经是搜狐的CFO,酷6创始人李善友曾经是搜狐的总编辑,爱奇艺龚宇是搜狐高级副总裁。但是,此一时彼一时,“校长”张朝阳不得不与自己以前的“学生”开战。

因为眼睁睁看着盗版者堂而皇之地去资本市场圈钱,这是走名门正派的搜狐视频、爱奇艺、腾讯视频等完全无法容忍的,如果劣币驱逐良币的事情发生真是太悲剧了。

所以,2009年,在“耿直BOY”搜狐公司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张朝阳的振臂一呼下,搜狐视频与多家视频网站成立了“中国网络视频反盗版联盟”,战优酷,斗土豆,撕酷6,甚至率众媒体南下围剿远在深圳的迅雷,引发了一场场烽烟四起的舆论战和官司,一度让法院都不堪重负。

最后,为了上市的优酷、土豆、酷6等视频网站,在张朝阳带领的反盗版联盟猛烈炮火下,不得不宣布“金盆洗手”,大量删除盗版内容,被迫走上正版化道路。

2010年12月,优酷流血上市,2011年8月土豆上市。此后,未能上市的视频玩家如六间房被迫转型做开了直播,56网出售给人人网,酷6卖给华友世纪,PPTV躺入了苏宁的怀抱,改名“苏宁体育”,PPS也卖身百度。

视频盗版的风气终于得到明显的改良,以至于2014年“反盗版斗士”张朝阳自己都兴奋地宣布:盗版在中国已死!

此后,虽然优酷土豆合并,合并后的优酷土豆又卖给阿里巴巴。百度投资的奋战了八年之久的爱奇艺在今年也终于如愿以偿上市。但是,行业里再也没有发生过大规模的视频反盗版行动。直到网盘这种模式的出现。

因为随着反盗版多年的“斗法”,目前网盘已经取代其他平台成为侵权的主阵地。搜狐视频方面称,以百度云为代表的网盘存在多种“优势”,比如传播渠道分散、链接生成转换便捷、用户还可以单独设置密码让其他人私下付费购买,再加之网盘服务商人为对版权方维权采取消极态度,使得耗费重金购买IP或生产自制剧的版权方陷入了维权困境,传播的侵权链接越删越多,无论投入多少资源打击侵权都收效甚微。

诸如《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战狼2》等多家版权方都曾持续多年对百度网盘发起诉讼,百度网盘总以“通知删除”规则的诉讼策略来规避法律责任。但据媒体报道,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近日针对百度网盘侵犯网络剧《匆匆那年》信息网络传播权一案作出一审判决,认定百度网盘传播网络剧《匆匆那年》侵犯信息网络传播权,判令百度网讯公司立即从百度网盘中彻底删除该剧,并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合理支出50万元。

该案确立了首例权利人以新诉讼思路使网盘服务商被判构成侵权的案件,为针对网盘盗播维权提供了新的“打开方式”。以往网盘涉诉的案件如《金陵十三钗》等,大多都是因为网盘服务商就侵权链接删除不当而引起的,而判决结果也是要求网盘服务商删除涉案链接,但这样无法从根本上杜绝网盘上层出不穷的侵权视频,往往使得权利人在经历了繁杂的诉讼后,依然需要周而复始的针对网盘上新出现的侵权链接继续进行投诉、诉讼。

此次判决可谓对网盘平台意义空前,未来将会对百度云所代表的个人网盘运营模式产生重大影响。这意味着“分享”等功能导致网盘不再是单纯的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商,此技术极易生成大量不同侵权链接导致盗版泛滥传播,因此网盘不能再简单地适用避风港原则进行免责,而应该具有更高的审核义务。并且,百度网盘此后不能利用“通知删除”只删除具体的链接,而需要从根本上定位到服务器上的资源文件进行删除。

但是,由于诉讼周期长,处罚最多也就几十万量级,一些网盘形式的盗版方,根本不在意,所以这种新兴盗版方式目前还没有明显地被遏制,以至于法律的判例也无法震慑到盗版方。

事实上,从技术上规避网盘这种所谓新兴的盗版手段,是非常容易的,盗版方很容易锁定那个存在网盘里的侵权文件,只是自己愿意不愿意了。正如当年酷6创始人李善友在“金盆洗手”时说的,找个高中生都能把网站上的盗版视频删掉。

如果盗版方不愿意删,无非就是商业上利益最大化的考量,败诉罚款,大公司巨头我掏得起,至于所谓价值观算个毛啊,这个世界上说“好人活千年”都是骗人的幼稚鬼话。

商业世界就是这样现实,劣币驱除良币的悲剧在不同时段不同空间不断重复上演,但是,良币不能因此放弃抵抗,就像崔永元一样,张朝阳这位中国互联网“教父级”的人物,选择了继续战斗。

 

评论

* 网友发言均非本站立场,本站不在评论栏推荐任何网店、经销商,谨防上当受骗!

友情链接 合作联系方式:wemedia@yesky.com

天极新闻 天极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