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极自媒体开放平台

登录 | 申请注册

中弘股份“求援不力” 停牌以求避开退市风险

中国资本观察 2018-09-12 阅读: 721 次

9月6日,中弘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弘股份”,000979.SZ)发布公告称:“公司股票自2018年9月6日开市起停牌。”

8月29日,因为股市收盘价连续15个交易日低于股票面值1元,中弘股份发出《关于公司股票可能将被终止上市的第一次风险提示性公告》。这之后,中弘股份先后发出共计六份这样的被终止上市风险提示性公告。

终于在9月5日,中弘股份股价反弹至最低收盘价标准“1元/股”。此时的中弘股份及时宣布停牌,暂时避开公司退市风险。其声称:“公司和控股股东正积极寻求重组,力求通过重组解决公司困境。”

业绩下滑 违规受处

中弘股份于2009年在深交所成功上市,公司的主营业务涵盖了旅游度假地产、文化创意地产、会议休闲地产、综合商业地产等经营性高端物业的开发与运营。

查看中弘股份近几年的财务报表,自2015年起,中弘股份业绩就出现一蹶不振的现象,2015~2017年的净利润分别为2.87亿、1.57亿、-25.11亿,呈现翻倍下跌的趋势。甚至2017年的净利润较2016年下跌幅度达到1699.36%。

值得关注的是,中弘股份的营业总收入与净利润发展趋势不尽相同。2015~2017年的营业总收入分别为12.90亿、44.52亿、10.16亿,与2016年净利润同比下降45.30%。不同的是,2016年的营业总收入增长幅达到245.12%。

总结中弘股份近几年报告期的财务数据发现,经常出现营业收入成倍增加但净利润下滑甚至亏损的情况。对此,中国资本观察记者采访了中弘股份董秘,但截至发稿,并未收到相关回复。

再分析中弘股份最新发布的2018年半年度报告。从报告期来看,中弘股份前两个季度的净利润依然是持续下跌的状态,第二季度净利润亏损额达到13.26亿元,同比下降4672.41%。8月29日,中弘股份披露的第三季度业绩预告显示,归属上市公司亏损已经达到21亿元。

中弘股份近几年的资产负债比率也是居高不下, 2015~2017年的负债率分别为70.66%、69.30%、81.26%。

中弘股份似乎一直是惨淡经营,如何发展至此?对此,记者采访了中原地产市场分析师卢文曦,卢文曦表示:“最大原因在于土储不多,开发节奏不快,16加17年才新增地块11幅,量不多。而且进入城市房地产活力相对弱,尤其是3、4线,在洛阳、白山,这两年靠大都市圈的三四线涨幅比较明显。融资贷款成本高,2017年多次融资贷款等,成本普遍10%,吞噬利润。借款太多,利息太高,而销售回款速度似乎也不快,亏损压力较大。另外,本身也想多元化投资,但是这条路走的不顺畅,比如产业地产等,最近几年市场并不是特别旺盛。”

业绩不佳状况已然至此,可雪上加霜的是,8月15日因为披露的 2017年一季度报告、半年度报告、三季度报告涉嫌虚假记载,中弘股份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安徽监管局的《调查通知书》。

9月4日,深交所发布《关于对中弘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及相关当事人给予纪律处分的公告》。据消息称,违规行为包括了重大交易事项未履行审议程序与及时披露义务、募集资金补流到期无法归还专户、业绩预告修正公告披露滞后、重大行政处罚事项未及时履行披露义务等四项。

多方求援 慌不择路

总的来说,近年来的中弘股份可谓是“亚力山大”。这边刚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业绩巨额亏损、高额负债,那边企业的经营销售还停滞不前,无法回收资金。9月10日,中弘股份公告称,新增逾期债务本息金额5496.73万元,累计额近51亿元。

在这期间,中弘股份为了改变企业现状,不断进行尝试,包括寻求各种合作伙伴以及出售企业资产。

2018年3月份,中弘股份因为逾期债务的公告,企业的经营现状惹来业界的关注。为了解除此时中弘股份的债务危机,中国港桥(2323.HK)拟发起设立一支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募资不超过200亿元,对母公司中弘集团进行重组。然而,时任中国华融(02799.HK)董事长的赖小民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而中国港桥与中国华融的关系密不可分。于是,5月27日,中弘股份发布公告,终止与中国港桥的重组事项。

紧接着,中弘股份在失去中国华融这棵“大树”之后,重新找到了另一合作伙伴,7月11日晚,中弘股份公告称,与罗胜特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罗胜特”)签订《股权转让协议》,拟以14亿元的价格转让全资子公司海南如意岛旅游度假投资有限公司100%的股权。但是,作为收购方罗胜特的间接控股股东,佳兆业集团(1638.HK)提出了保守条约,例如:“本次评估是以如意岛开发项目能够顺利恢复施工,并正常进行后续开发为假设前提”。未来该收购计划还存在不确定因素。

除却以上努力,7月13日,中弘股份甚至找到了新疆佳龙旅游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疆佳龙”)这样自身亏损的企业。2017年的新疆佳龙的净利润亏损就达到了1936.3万元,这样的新疆佳龙如何“拯救”中弘股份?果然,仅一个月时间,8月27日中弘股份就发布公告,宣布与新疆佳龙终止股权转让协议。

拉动股价 改变“死局”

中弘股份在8月27日宣布与新疆佳龙终止协议之时,紧接着公告了与加多宝集团的《债务重组及经营托管协议》。但戏剧性的是,加多宝立刻做出回应,否认了这一合作。

(图片来源:加多宝官网)

加多宝在表示对协议所述内容不知情的同时,也声明了:“中弘股份在公告中所述有关加多宝集团的经营状况及财务数据与实际情况严重不符”。

除却加多宝否认这次合作,中弘股份与加多宝合作这件事本身就不合理。中弘股份披露的关于加多宝近年来的业绩状况,很明显并不理想,甚至亏损严重。这样的财务状况能否帮助中弘股份还值得商榷。

除了一开始的中国港桥这棵“大树”,似乎中弘股份后来找到的“帮手”都不尽如人意,帮助中弘股份的能力都存在疑问。

于是外界对此出现两种质疑,一是加多宝因为亏损的经营状态被中弘股份泄露而否认该合作,二是中弘股份想要挽回股价持续低于股票面值(1元/股),而制造了不存在的合作?

对此,深圳证券交易所也对中弘股份提出质询:“你公司及你公司实际控制人是否存在利用信息披露影响证券市场抬拉股价的动机及情形?”

虽然中弘股份否认了这一说法,但现实状况是,9月5日,在中弘股份自8月15日起,股价连续低于股票面值(1元/股)接近20天,也就是面临被终止上市的紧要关头,中弘股份股价终于回升至1元/股,挽回即将退市的“败局”。紧接着,中弘股份宣布9月6日起停牌。再反看中弘股份停牌前一周,股价经历了几次大起大落。

针对以上问题,记者都发采访函至中弘股份董秘邮箱,但截至发稿,都未能得到相关回复。当记者拨打公示信息披露的董秘联系电话时,对方回应称是证券部,联系董秘只能通过其邮箱。对方进一步表示:“董秘最近应该是没有时间接受采访的”。

卢文曦认为:“目前中弘股份只能通过剥离一些资产,让企业先活下来,度过危机”。

在分析目前的房地产市场时,卢文曦表示:“今年应该是房地产行业的一个洗牌年,强者恒强,小的房企市场份额被大的挤占掉。现在很多中型房企都冲千亿,只有做大才能避免被吞噬兼并,显然高杠杆扩张的时候在项目选择和区域选择上出了偏差。”

同时,卢文曦告诉记者:“小的房企慢慢退出市场未必是坏事,资源集中度高可以提高使用效率”。

中弘股份已经停牌,何时能够复牌尚未可知,复牌之后如何解决困境也很难预测。有消息称,中弘股份这两天并未放弃,还在谈别的合作伙伴。

作者:颜兰一

 

评论

* 网友发言均非本站立场,本站不在评论栏推荐任何网店、经销商,谨防上当受骗!

友情链接 合作联系方式:wemedia@yesky.com

天极新闻 天极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