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极自媒体开放平台

登录 | 申请注册

华夏幸福系众创空间狂裁员 空间家没钱不玩了?

中国资本观察 2018-09-11 阅读: 2,037 次

上月底,由知名房产媒体“房互君”披露了空间家大裁员,总部仅剩10余人的消息后,引发行业关注。

空间家北京办公室已空无一人

由众创空间业内得知,华夏幸福作为空间家的背后大股东,一直在为空间家提供资金。怎么会突然出现这种恶性事件呢?

得知此消息后,中国资本观察记者电话联系了空间家运营总监田向明。田向明表示目前自己已经离职半个月,无法对此次事件作出回应。随后,记者用房客的身份致电空间家的官方客服,客服表示“裁员事件不便透露,委托找房业务可以正常进行”,并承诺稍后会有房产经纪人联系。

根据天眼查数据,空间家是一家专注于办公室租赁的公司,由原华夏幸福副总裁轷震宇在2015年创立,注册资本为10,000万元,租赁范围涉及写字楼、办公楼、厂房、商铺、联合办公空间、产业园区等。股东方面,空间家创始人轷震宇持股比例为10%,控股大股东则为知合产业投资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76.63%。同时,知合产业投资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则是华夏幸福的董事长王文学。

记者从知情人士处了解到,空间家此前运营良好,只是近一年宣传力度不大。那为何在华夏幸福控股下,还能落得濒临倒闭的下场?

华夏幸福高层变动牵连空间家

作为空间家的最大控股股东,占股76.63%的知合产业投资背后的华夏幸福,在7月10日,华夏幸福的控股股东华夏幸福基业控股股份公司与平安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签订《股份转让协议》后,华夏控股通过协议转让方式,向平安资管转让5.82亿股华夏幸福股份,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19.70%。此次转让后,空间家最大投资方的实际控制人王文学不再对华夏幸福拥有绝对控制权。随着最近华夏幸福的股东变动,知合系同样也在进行内部调整,风波也随即牵涉到空间家。

空间家一位刚刚离职的员工告诉记者,“公司现金流紧张,离职补偿金无法按约定发放,预计发放时间延迟三个月到半年。领导之前还说,空间家正在洽谈投资和催收账款。管理层的态度还算诚恳,但我们员工可等不了,有一些员工已经开始向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申请维权。”

该员工继续爆料,当前空间家员工估计不到10人。因无多余资金,包括该员工本人在内的大部分被裁员工,均未拿到赔偿金。

华夏幸福也缺钱 停止向空间家输血

外部融资不畅,为何空间家的绝对靠山——华夏幸福也不再给空间家输血了呢?要知道,空间家最火的时候,广告都打到了华夏幸福赞助的中超赛场。

经过记者网络上核查,华夏幸福这两年的日子也并不好过。近一年,国内房地产市场的低迷,让华夏幸福受到了严重影响。从2017年起,华夏幸福就先后爆出资金链紧张的新闻。

媒体报道显示,即便在2017年末华夏幸福一日宣布三笔融资:将发行不超过100亿元的公司债券;间接全资子公司南京鼎通拟与光大兴陇信托签署10亿元的《永续债权投资合同》;引入平安大华对嘉兴孔雀城增资不超过20亿元。但华夏幸福的现金流仍然无法让人满意。

2018年7月,华夏幸福又与平安签订了138亿元的“卖身契”。媒体表示:联想到华夏幸福之前的资金链紧张传闻,以及4月份上交所的“18问”,这次的股份转让透着些许沧桑的意味。

在8月24日,华夏幸福甚至关停了华夏幸福天津事业部……占据空间家70%以上股份的华夏幸福尚且发展得如此艰难,空间家的处境自然可想而知。

空间家商务模式根本不成熟

记者为此特地采访到房地产和互联网研究院创始人相国良,相国良认为:“首先就是空间家这个项目本身,它是华夏幸福资本孵化的一个项目。这确实是一个不太好的预兆。房地产行业之前没有任何一个项目是靠砸钱砸资源获得品牌成功的。”

相国良对记者补充道,“其次地产行业很早都已经研究过商业地产的交易模式。但是空间家的这个模式,并没有十分清楚的验证这个模式怎样成型。这个模型可能需要长期大量复杂的投入包括人工的投入。显然,华夏幸福没有做好长久投入的准备。”

众创空间发展赛道翻车频繁

两年前,国内的商办互联租赁市场尚有好租、优办、空间家、点点租4家厂商。

除空间家之外,好租目前发展较为顺利;点点租一直在华南地区“闷声发大财”;而优办已在2016年9月、2017年上半年的几轮裁员后悄然退出市场。

空间家自从背后有华夏幸福这个大型房地产商持续输血,2016年10月19日,空间家宣布完成2.58亿人民币的A轮融资,投资方为昆通投资、翰同资本、黑马基金、永柏资本。随后,在2018年4月,天眼查显示空间家完成了B轮融资,投资方为高和资本,但具体金额并未透露。

不过没过多久,空间家在资本市场的关注度,就被由58赶集孵化而来的好租抢占了。仅用了一年的时间,好租就连续进行了3轮融资,每轮都达数亿人民币。今年5月,好租又完成了C轮数亿元融资。

如今,创业投资进入寒冬,在创业大潮走向理性之时,创业者与投资者摆脱之前的狂热,一大批依靠二房东转租模式运营的众创空间支撑不住了。“二房东”模式指一些虽然名为众创空间,但实际上是类似于联合办公的转租模式。其中出租运营占比较大,而对于其内容建设,很多众创空间心有余而力不足。

采访中,相国良提到,空间家对创业者有较多的扶持,增值服务做得比较好,众创空间市场中,只靠工位租金收入很难实现盈亏平衡。

众创空间面临最大考验即创投寒冬

记者了解,好租众创空间其实比媒体更早得知空间家的裁员消息,甚至空间家沈阳团队希望加入好租。不过除此之外,好租方面并未透露更多信息。

如此来看,只提供工位租赁的二房东模式根本行不通,空间家狂裁员是暗示众创市场增值服务模式也盈利堪忧还是说明创投寒冬下众创市场也受波及?不过,众创市场盈利模式单一、同质化现象严重、缺乏人才和资源等一系列问题,始终制约众创空间的可持续发展。

作者:梁潇

评论

* 网友发言均非本站立场,本站不在评论栏推荐任何网店、经销商,谨防上当受骗!

友情链接 合作联系方式:wemedia@yesky.com

天极新闻 天极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