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极自媒体开放平台

登录 | 申请注册

法学家研讨“连带担保责任”适用条件 民间借贷纠纷案或有新解!

中国资本观察 2018-09-07 阅读: 588 次

一场民间借贷纠纷,在经历了出借方、借款方与担保方的三次上诉和审判的拉锯战之后,最终竟以出借方败诉而告终。这场纠纷争议的焦点是担保方是否对借款方承担连带担保责任,在经历了一审、二审和终审的三次审理之后,最终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认定《还款协议书》是担保方在受胁迫状态下所签,裁定担保方不承担连带担保责任。

这一判决结果给这场纠纷画下了不尽如人意的句号,苦盼六年未能收回借款的出借方再度无望及时收回借款。然而,这一最终的判决完全符合法律的规定吗?担保方确实是在受胁迫的情况下签订《还款协议书》吗?担保方真的不该承担相关的连带担保责任吗?

一场旷日持久的借贷纠纷

2010年6月24日至2011年12月9日期间,山东汇融投资担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汇融公司”)向山东省济南市市民李仕贤分18次累计借款达2700万元。在此期间,汇融公司与李仕贤签订了一份借款协议,约定汇融公司于2011年1月1日向李仕贤借款3000万元,并由汇融公司的控股公司山东腾骐置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腾骐公司”)作为担保方。

2012年初,汇融公司不能如期支付利息。李仕贤(甲方)、汇融公司(乙方)和腾骐公司(丙方)经多次商定后,于2013年4月11日又签订了一份《还款协议书》,其主要内容为:“为避免诉讼给丙方现阶段经营造成影响,三方订立如下协议:1、截止2013年3月31日,汇融公司应付李仕贤本金1705万元,利息295万元。2、根据汇融公司的资金情况,李仕贤同意汇融公司借款本金部分1705万元在2014年3月31日前还清;腾骐公司对借款本金1705万元向李仕贤提供两年的连带担保,在2014年12月31日前李仕贤不得对腾骐公司主张担保权利,并不得就此起诉。3、汇融公司承诺所追回的债权优先用于偿还李仕贤本息。4、汇融公司还款期间没有还清的借款本金,未还本金部分按月息2.5%支付利息。5、其他未尽事宜,由甲乙丙三方协商解决。”

2014年12月底,汇融公司没有按合同约定如期偿还1705万元的本息,同时腾骐公司也拒绝履行连带担保责任,李仕贤只好于2015年3月在济南历下区人民法院对汇融公司和腾骐公司提起诉讼。

终审裁定担保方不承担“连带担保责任”

在法庭上,腾骐公司提出:双方于2013年4月11日签订的还款协议,是在被胁迫的情况下签订的。因为在2013年初,腾骐公司正处于与中航信托协商,为下属公司济宁腾骐公司融资的关键时期,李仕贤在此期间竟以诉讼保全为由,要挟腾骐公司履行连带担保责任。为了避免诉讼影响融资,腾骐公司在获得承诺“在2014年12月31日前李仕贤不得对腾骐公司主张担保权利,并不得就此起诉”的情况下,被迫签署了《还款协议书》,也即《还款协议书》并非其真实意思表示。

而李仕贤则表示:当时三方是在协商自愿的前提下签订《还款协议书》的,并不存在胁迫。因为首先,在“签订还款协议书时,李仕贤对腾骐公司为下属公司的信托贷款担保情况毫不知情。”其次,“该协议约定了尚未还清的借款本息数额、还款期限及李仕贤放弃要求腾骐公司承担利息部分的担保责任并承诺暂不向其主张权利”,这可以证明该还款协议是在各方反复协商的情况下李仕贤做出了让步之后,各协议方协商一致的结果。此外,腾骐公司在此后的两三年时间里,既没去公安局举报过胁迫,也没去法院或仲裁机构要求撤销担保,所以《还款协议书》是真实意思表示。

济南历下区人民法院接到诉讼请求后,经审理各方意见,最终因腾骐公司未能举证受胁迫的事实,于2017年6月一审判决汇融公司偿还李仕贤借款1705万元本息,腾骐公司对本金1705万元承担连带担保责任。

腾骐公司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至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指出,《还款协议书》中的内容“为避免诉讼给腾骐公司现阶段经营造成影响”与腾骐公司提交的为下属公司济宁腾骐公司融资的信托贷款合同可以相互印证,证明了《还款协议书》签订时,腾骐公司正在筹备为下属公司的3亿元贷款提供担保事宜,进而证明了腾骐公司的当时“为避免诉讼及诉讼保全影响贷款而被迫签订还款协议书”的主张,故二审判决腾骐公司不承担连带担保责任。

李仕贤不服二审判决,向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后,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审查后指出:本院认为,本案当事人争议的主要焦点问题是腾骐公司应否对涉案借款承担连带担保责任。本案中的《还款协议书》系由李仕贤、汇融公司、腾骐公司三方于2013年4月11日签订。由于之前2011年1月1日签订的还款协议,为汇融公司法人李恩全在腾骐公司不知情时,假冒腾骐公司法人签字,并偷盖腾骐公司的公章所签,所以在2013年4月11日的《还款协议书》签订之前,腾骐公司并无为涉案借款提供担保的意思表示,且李仕贤对此已明知;并且,对于二审判决认定的腾骐公司在为下属公司筹备3亿元贷款期间,“为避免诉讼及诉讼保全影响贷款而被迫签订还款协议书”事宜,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维持原二审认定。所以,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于今年3月驳回李仕贤的再审申请,终审判决腾骐公司不承担连带担保责任。

法学家研究讨论“连带担保责任”的新解

2018年6月16日,北京的部分法学专家专为此案的法律适用问题进行了研究和讨论,并得出了下述结论。

首先,《还款协议书》是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一致的结果,并不存在胁迫的情形。这是因为:(1)李仕贤不论以诉讼的方式还是以协商的方式实现债权,都是依法行使其享有的正当权利,在手段上不存在非法性。(2)李仕贤对腾骐公司及其下属济宁腾骐公司的业务运营状况并不知情,李仕贤不可能主观故意胁迫腾骐公司。(3)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69条的规定:“以给公民及其亲友的生命健康、荣誉、名誉、财产等造成损害,或者以给法人的荣誉、名誉、财产等造成损害为要挟,迫使对方作出违背真实的意思表示的,可以认定为胁迫行为。”腾骐公司履行对李仕贤负有的保证义务或责任是依法的行为,这不会对腾骐公司的财产造成损害,故李仕贤要求腾骐公司承担担保责任不构成要挟,也即不构成胁迫。(4)在《还款协议书》的签订过程中,各方当事人基于自愿协商各自让步,也不存在胁迫。总之,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和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将腾骐公司在不愿意承担担保责任的情况下签定《还款协议书》认为其受到胁迫,是混淆了当事人主观意愿与胁迫的概念。

其次,由于腾骐公司签订《还款协议书》时未受到李仕贤的胁迫,所以腾骐公司不能免除担保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30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保证人不承担民事责任:(1)主合同当事人双方恶意串通,骗取保证人提供保证的;(2)主合同债权人采取欺诈、胁迫等手段,使保证人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提供保证的。”《还款协议书》签订时,李仕贤没有采取胁迫手段,所以腾骐公司不能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30条的规定免除担保责任。

再次,退一步讲,即使腾骐公司“系在受胁迫情况下签定还款协议书”,撤销权也因超过了法定的除斥期间而丧失,不能得出“腾骐公司不应承担责任”的结论。《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150条规定:“一方或者第三人以胁迫手段,使对方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实施的民事法律行为,受胁迫方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予以撤销。”该法第152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撤销权消灭:(一)当事人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撤销事由之日起一年内、重大误解的当事人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撤销事由之日起三个月内没有行使撤销权;(二)当事人受胁迫,自胁迫行为终止之日起一年内没有行使撤销权;(三)当事人知道撤销事由后明确表示或者以自己的行为表明放弃撤销权。当事人自民事法律行为发生之日起五年内没有行使撤销权的,撤销权消灭。”根据上述规定,即使本案中李仕贤采用了胁迫手段,腾骐公司也应当在法律规定的除斥期限内行使撤销权。腾骐公司至今未向人民法院或仲裁机构主张行使撤销权,明显超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规定的撤销权行使期间,撤销权丧失,腾骐公司仍需承担担保责任。

此外,对于2011年1月1日签订协议时,汇融公司法人李恩全在腾骐公司不知情时假冒腾骐公司法人陈庆国签字,并偷盖了腾骐公司的公章,为汇融公司的借款进行担保一事,由于汇融公司与腾骐公司在人员、财务、业务运营中存在交叉或重合的现象。腾骐公司在无充分证据证明盖章属于偷盖的情况下,否认其应承担的保证义务或责任是不具有法律依据的。

综上述,这些专家的建议指明了腾骐公司应承担连带担保责任,而这必将对上文的借贷纠纷案的处理有着重要的参考意义。

关于这一借贷纠纷案的进一步处理结果,记者将持续关注!

作者:邓睿

 

评论

* 网友发言均非本站立场,本站不在评论栏推荐任何网店、经销商,谨防上当受骗!

友情链接 合作联系方式:wemedia@yesky.com

天极新闻 天极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