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极自媒体开放平台

登录 | 申请注册

当年称阿里无底线的王兴, 做了一件真正没有底线的事情

何玺 2018-08-07 阅读: 1,778 次

2017年,王兴在一个媒体访谈上发言时称,美团奋斗的目标就是能够赶上阿里巴巴,他还强调:阿里很强大,但是如果各方面做得“更有底线一点”,自己会更加尊敬他们。一年时间刚过去,王兴这番“底线论”言犹在耳的发言却显得如此讽刺。

近期,随着美团估值从600亿被腰斩至350亿,急了眼的美团开始在国内市场“自救”。一方面,提高商家抽成强逼二选一。另一方面,降低代理商分成和骑手收入。原来,所谓的平台战略、生态建设,都抵不住IPO现实报表的需要。这样的反讽不会不会让王兴觉得难堪。 与此同时,加入阿里大生态的饿了么表现出了强有力的战斗力!

7月初,饿了么CEO王磊宣布,在接下来的两个月时间里,饿了么将投入数十亿元开启“夏季战役”。饿了么的这波夏季攻势,是以满减折扣、优惠卷等形式展开的。活动期间,打开饿了么的APP界面,满屏都见诸如“满50减30”、“满149减75”之类令人惊喜的标注。不少消费者都发现,自己购买了一百多元的水果和零食后,实际付账时竟然只需要花30多元,这样的优惠伴随着2018世界杯走入了千家万户。

刚过8月,手淘APP首页就上线了“饿了么外卖”频道,饿了么成为手机淘APP首页的10个默认入口之一。此次饿了么频道上线手淘,还面向淘宝用户推出了超级会员半价购、下单返优酷VIP和飞猪代金券等活动。

一、饿了么“夏季战役”攻势凶猛,美团踩“无底线”

当前,饿了么投入30亿的“夏季战役”还在持续中,手淘APP首页的外卖也已经被“饿了么外卖”占据,商家订单得到显著提升、用户享受到令人欣喜的优惠。饿了么数十万骑手团队的积极性也空前高涨,在阿里新零售生态的支撑下,这支骑手队伍业务不再局限于餐饮外送,而是更显得多元化,这就让他们的订单得到错峰优化,工作负荷更均衡、每一位骑手的收入也更高。这种状态下的饿了么,带给美团的压力可想而知。

压力之下的美团,开始变得有些急躁。 7月16日,西安的大批美团骑手,因为被平台降低送餐提成而拒绝接单。一个礼拜后在鄂尔多斯市东胜区,数百家店铺集体打出了“拒绝美团”的横幅,原因很简单:美团要求把从商家的抽成比例提高23%。类似这样的事情不止发生在鄂尔多斯市,在包括无锡在内的其他城市,今年也被很多商家戏称为“美团二选一年”。还有商家反馈自己莫名其妙地被以“隐藏”的方式“封杀”。

骑手和商家,这是外卖的主要群体,美团降低送餐提成,提高商家抽成比例,对他们来说都是不能接受的。美团的这些举措,即伤害了骑手,也伤害商家,对消费者来说,也是一种间接的伤害。毕竟没有骑手送餐,消费者就没法吃到外卖,商家不愿意卖外卖,消费者也无法吃到外卖。 虽然美团在以上城市的运营行为不能代表美团全部,但对美团来说,以上这些城市的美团运营确实是有些突破底线了。

对美团当前降低骑手提成,提高商家佣金的做法,饿了么CEO王磊近期在接受媒体时表示:饿了么不会这么做。我们是要通过投入来让这个市场进一步的发育和增长,而不是从里面抽血,大家在完全不同的发展思路上。美团这么做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可能是上市压力比较大。

我们认为美团这是在一种恶劣的情境,完全忘记什么叫客户第一了。你们不管怎么竞争,我们不能以损害商户价值、损害客户价值为优先,这是我一直在强调的,就算美团拿到再大的市场份额,这都是没有意义的。所以从竞争角度来讲,我们针对优质客户会给他提供更有竞争力的服务,帮他更好对接阿里生态。

玺哥赞同王磊的观点,市场竞争再激烈,企业都不能以损害商户价值、损害消费者利益,这是一种非理性的做法。

二、美团、饿了么,从“一楼看二楼”到“六楼看二楼”

纵观近期美团的一些列举动,无论是降低配送小哥的报酬比例、还是强制提高商家的抽成、乃至于强制要求商家进行“二选一”,都被商家、骑手、市场视为对市场进行“抽血”的行为,是在牺牲商户、骑手的利益。美团的这些行为虽然短期内可以让公司的报表数据显得“好看”一些,但长远而言这是在破坏行业生态,牺牲的是未来的发展空间。

美团和饿了么,一个为了有好看的报表不断向市场抽血,“突破底线”,一个却在践行自己的使命和愿景,进行自我升级,赋能行业发展。

自饿了么融入阿里新零售大体系后,其策略与做法就与美团变得不同。饿了么着眼于对市场的全方位培育,对行业、商家和骑手的全面赋能、进而实现行业升级。

首先,饿了么不再把自己看着是单纯的外卖平台,它接入了阿里系各个平台的流量,即将成为包括衣食住行玩在内的真正的生活消费服务平台。对商家而言,饿了么还将提供包括蚂蚁的金融能力,口碑的到店支持能力等进行支持,还将帮助商家反向改造店面,提供物流支持,以帮助商家发展。在行业合作方面,饿了么未来将引入各类合作伙伴,这种合作将会与淘宝的partner非常类似,一起赋能商家发展。

对消费者来说,饿了么将帮助消费者做餐饮分级,将成为他们提供更为丰富、实惠、便捷、快速的消费体验,比如基于家庭聚会的餐食,提供分钟级的“随点随到”服务体验等。

对于骑手们来说,饿了么的赋能会实质性地提升他们的收入。在优化的调度体系之下,骑手们将为用户实现分钟级的精准送达服务,升级的客户满意度必然将带来更多的订单。来自阿里整个新零售体系的客户需求,也会让骑手的业务范围超越单纯的餐饮外送,覆盖包括医药配送、酒类、甚至像星巴克这样的高档配送品类。同时骑手的工作负荷能得到错峰优化,让他们改善工作状态、并拿到更多的收入。

以上种种,都是饿了么自我升级,真正践行培育行业发展的使命的具体举措。可以预见,一旦饿了么的业态升级到一个阶段,对美团形成碾压之后,双方的僵持就会结束,到那时候,美团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超越。

美团CEO王兴在谈到外卖市场竞争态势时曾说,饿了么看美团是“一楼看二楼”。若以目前的状况来评价,着眼于产业全局的饿了么与忙着从市场抽血的美团,更像是“六楼看二楼”的对比了。

三、4万亿外卖市场50%之争,饿了么后劲更足

国内外卖市场已经达到3000亿的规模了,不过跟整个餐饮市场4万亿的水平相比,连10%都还没到。外卖行业大有可为!这就是6月25日美团在向港交所提交招股书时,给人们留下的想象空间。

基于对整个外卖市场的描绘,美团最初将自己的估值设定在1千亿美元这个水平上。然而从最近的情况来看,估值范围已经被“调整”到了350亿到400亿美元之间,估值缩水严重。

美团估值之所以缩水,与美团外卖市场份额的竞争有着不小的关系。 如果说“夏季战役”是带给美团在市场上的直接压力的话让美团开始有点难受的话,那饿了么CEO王磊提出争夺50%市场份额的中短期目标带给王兴的心理压力则让美团有些进退失据。因为超过50%的外卖市场份额是王兴能像投资人讲的最好的故事!

饿了么CEO王磊日前在接受媒体专访时提出:饿了么的中短期目标是抢占50%的外卖市场份额。在目前外卖市场饿了么、美团两强相争的大格局下,可以预见,一旦饿了么突破50%这个关键点位,对美团来说实在是太糟糕了。一旦饿了么的市场份额突破50%,以美团当前的经营状况、资金状况,想要说服投资者继续投资是很费力的事情,而且王兴本人也必将面临巨大的压力。

当然,影响美团估值的,除开外卖市场份额的不稳定外,还与王兴尚不成熟多业务发展思路有关。自今年以来,美团铺开了众多的业务,投资、收购了包括网约车、共享单车等堪称资金消耗“大户”的项目,照此下去,美团手里的几十亿美金是不够“烧”的。与烧钱相对应的,是美团整体业务的盈利仍然遥遥无期。仅从招股书公布的情况来看,公司从2015年到2017年,已经是连年出现净亏损,且总额高达140亿元。

一面是想通过资本运作,讲故事来提升估值,一面是各种业务不断烧钱,在这个时间节点,王兴的故事不好讲。因为王兴不能只向投资人讲好听的,他还需要同时面对来自饿了么、来自滴滴的竞争。

饿了么CEO王磊曾经说过,饿了么的目标是通过向行业全面赋能,成长为真正的本地生活服务新零售世代的领导者。从目前的发展状况来看,饿了么是这么说的,也是真么做的。有阿里支持的饿了么,后劲更足。

反观美团,前期忙于四处扩张却至今没有完成业务板块间有效整合的美团,却使自己陷入持续烧钱却后继乏力的困境。IPO的巨大压力迫使他们采取损害客户价值、商户价值的方式营造 “好看”的市场数据,却失去了真正支撑长远发展的基础。也许,从片面追求纸面数据、踩踏底线的经营策略中抽身出来,冷静看一看市场、商户、消费者的真正需求,对美团来说更为重要。

事实上,对外卖50%市场份额的争夺只是表象,其背后是饿了么对内升级对外赋能行业的目标。正如前文所言,一旦饿了么的完成对业态的升级,对美团形成碾压之后,双方的僵持就会结束,到那时候,美团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超越。

从现在开始,无奈中的美团每过的一天,都会是它最好的一天。

评论

* 网友发言均非本站立场,本站不在评论栏推荐任何网店、经销商,谨防上当受骗!

友情链接 合作联系方式:wemedia@yesky.com

天极新闻 天极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