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极自媒体开放平台

登录 | 申请注册

巨头实验田拼多多, GMV有潜在放缓风险

来咖智库 2018-07-27 阅读: 10,024 次

这的确是一个高光时刻——成立三年的拼多多成功上市了。

开盘后拼多多股价一路飙升,最高涨幅达41%,市值突破300亿美金,直逼网易。如此看来,即便取了发行价上限,拼多多的定价仍然良心。事实上因超募20倍,拼多多在上市之前还有机会将发行价再上提20%,但老板黄峥拍了板:不提了,就这个价。

就在一个月前,正式向SEC递交招股书的拼多多已经完成了一个阶段性的胜利。在这三年里,低价格为拼多多带来了快速的用户增长,在2018年Q1活跃用户数已经与京东接近,但GMV仍有5倍的差距,显然这一部分人的消费需求仍然等待持续挖掘。

巨头实验田拼多多,GMV有潜在放缓风险

(数据来源:公开信息)

上市对于拼多多而言并非终点,如何去消解市场的质疑,并用业绩征服投资人,恐怕还是一场刚刚开始的征途。

01

拼多多走过的三年,绝对不平凡。

这家公司成长很快,让阿里一度有些紧张。它撬走的是淘宝最底层的那部分用户,就像游戏中的免费玩家,不贡献收入但却是生态不可缺的一环。事后阿里做了淘宝特价版来做防御。

有人说,拼多多带来了消费降级,与上层社会所提倡的消费升级相违背,更多的人认为,拼多多的低价质劣的模式走不长远。黄峥的回应是,生活在五环以内的人看不懂拼多多。

社会形态决定了目前在中国降级比升级更容易。中国社会仍然是事实上的金字塔形结构,人民日报在2012年曾确认过这一点,这样的状况在六年后或许并没有改善——实现阶级跃升的人很少,反而跌下来的有很多。一部分以为翘脚能够上中产的人倒在2015年的股灾,一部分智商欠费的倒在了割韭菜式的财富再分配,一部分赌性太浓的倒在了足球,还有一部分是被楼市掏空的六个口袋。

庞大的低收入群体以及去杠杆导致的缺钱是大背景,即便央行重新开始低调放水,基层的消费需求也难以在短时间内解渴,这样的情况决定了低价有市场,没有拼多多也会出来凑多多攒多多。

和李开复做过同事、跟巴菲特吃过午饭的黄峥看的很准,拼多多诞生之初就遇到了第一波因股灾致穷的降级群体,其后接收了一波又一波的降级新用户。腾讯做电商的屡次失败,以及近几年在各个领域与阿里的冲突加剧,让他们愿意拿出资源扶持一个新物种以此制衡阿里。再加上黄峥本人颇为雄厚的人脉关系,催生出了现在的拼多多。

02

高成长以及低价供应给拼多多带来尊重了么?并没有,低价反而带来了麻烦。比如说假货,比如说对微信用户的骚扰。

拼多多将线下集市搬到线上的模式,让许多之前散卖的假货有了集中的出售平台,也让权益方有了值得出手维权的标的。再加上点击付费竞价排名的盈利模式,更让他们没法用平台无罪的套路自证清白。招股书显示,拼多多的收入来自对平台商家达成交易的变现,包括广告在内的服务费与促成交易的佣金。尿不湿品牌“爸爸的选择”在美国起诉拼多多将不会是孤例。

生长于微信生态体系内的拼多多,依靠这个浓厚的社交场景尝够了便宜流量的甜头,但这又带来了另一个问题——过多的在群内出现的砍价链接,似乎已经成为一种骚扰,这是让非拼多多用户对其产生偏见的更直观原因。同时,拼多多过多的去宣称的“低价”的特质以及仿名牌的产品,让很多潜在用户对拼多多产生了“low”的定位。

知名的互联网分析机构86证券在其报告中指出,拼多多用户多是价格敏感的女性,商家以低价吸引这一群体,同时也面临产品质量问题和假冒伪劣产品的风险。因为它的用户画像和品牌形象,拼多多将难以升级到一个优质产品的市场。

虽然,黄峥在接受财经杂志采访时否认腾讯扶持自己,并表示拼多多在微信体系内被封过很多次。但不可否认的是,微信所打击的诱导分享行为,在拼多多身上持续的出现,这让许多企业抱怨微信体系的不公平。

这样的特权对拼多多是好事吗?不,这恰恰是隐患。

03

拼多多跟趣店这家同样创办3年便上市的奇葩公司有类似之处。二者的业务模式毫无交集,但从身份属性上来看,都是巨头的试验田。

趣店异军突起是从2015年底蚂蚁金服入股开始。趣店做的是放贷的事,本身就有原罪,用户群体又很敏感。对蚂蚁来说,这钱太脏,没必要赚,但作为一个数据平台,又总惦记着这部分用户的信用数据。所以扶持趣店来干脏活,钱趣店赚走,数据蚂蚁留下,这是很顺理成章的事。

此前在《趣店断奶隐忧》中曾提到,趣店的生长过程过分依赖支付宝体系的低价导流,躺着赚钱的快活日子让他们失去了独立生存能力。蚂蚁从去年开始筹备上市,由于趣店的诸多负面前科,必将导致蚂蚁与趣店的清算切割。从去年下半年开始,趣店仓促拿出措施开始尝试在APP端留存用户,也开始转向做汽车分期,但效果一般,再加上金融政策的影响,趣店股价一路下跌。不过有一个点很有意思,趣店在去年10月份上市时,开盘暴涨43%,涨幅甚至超过了今天的拼多多。

巨头实验田拼多多,GMV有潜在放缓风险

趣店股价走势

再来看拼多多。

拼多多是腾讯尝试社交电商模式非常适合的小白鼠,从招股书来看,尽管拼多多在诸多热门综艺节目大幅投放广告,获客成本仍然低于阿里和京东,这靠的就是近乎免费的微信诱导分享流量。

试想一下,破坏生态的事如果由腾讯官方来做,那就是既做裁判又做运动员。但给拼多多就不一样了,顶多算是监管不严,偶尔的封禁还能向外界表一下监管的决心。

但当腾讯与拼多多的投资关系被报的越来越多,二者的品牌捆绑也越来越紧,对拼多多假货和骚扰的指控,最后损的是腾讯的体面,之前骂淘宝卖假货的底气似乎也没了。

现在能给你的越多,今后你失去的便也越多。从更长期来看,微信不会无限度的放纵拼多多,当拼多多的体量继续扩大,对微信体系的破坏也将持续的扩大,腾讯与拼多多的关系抽离是早晚的事。而假货与供应商罚款导致的社会事件,也迟早会引来监管的大锤。只不过黄峥比罗敏聪明,更早的就开始向自身的产品导流,也更早的开始打假和重新定位。

04

有一个小细节很有意思。井贤栋和彭蕾从没在公众场合与罗敏同时出现,马化腾和黄峥也同样如此。

去年在乌镇那个知名的东兴饭局上,腾讯系的企业创始人几乎全体亮相,包括体量比拼多多小的知乎,包括不够“体面”的快手,但黄峥缺席了。

饭局的发起者刘强东在美国参加活动时被问及如何评价拼多多,他说,只要你在中国购物过几次,也许只要三次,你就会有自己的答案!这透露出的态度,也说不清楚,到底是不是鄙视。事后刘强东否认这段评价是针对拼多多,但围观者自有其评判。

饭局另外一个发起者王兴创办的美团,被传闻和拼多多毫无交流。而拼多多最近在上市造势的软文中,也狠狠的踩了美团几脚。

巨头实验田拼多多,GMV有潜在放缓风险

或许是成长太快招人嫉恨,又可能是标签太多遭人避嫌,几乎没有公司愿意与拼多多扯上关系,用一句稍显过时的话说,是拼多多没朋友。

社会人都需要朋友圈,更需要圈层的认可。武侠小说里面的大侠通常能喜提江湖赐予的霸气组合,比如东邪西毒南帝北丐,再比如北乔峰南慕容。也有上不了台面的会自己搞个小圈子,比如江南七怪,郭靖出名之前别人基本上没怎么听过,只能拱手说句久仰。

互联网企业也有自己的圈子,比如最知名的BAT,这个圈子里面的B一直很紧张,时常有被踢出去的危险,小米和京东则时常能被连带着放进这个圈子里。超级独角兽们也有自己的圈子,叫TMD,听起来像骂人的,但很值钱,每家都有个大几百亿美金的估值。

最近有几篇文章又提出了个MMP,成员是小米、美团、拼多多三家今年IPO的新贵,不用动脑子就知道,是拼多多搞的新概念,毕竟小米有ATM,美团有TMD,三家公司的估值也不在一个体量上,换句话说,另外两家跟拼多多放在一块吃亏了。

黄峥在接受采访时曾说不喜欢混圈子,顺带着似乎把没去参加东兴饭局的事也给解释了。但怎奈手下不争气,非要把公司搞进圈子里。

总是低人一等的感觉,让他们是真的替老板心急,最后不惜说了一句MMP。

评论

* 网友发言均非本站立场,本站不在评论栏推荐任何网店、经销商,谨防上当受骗!
来咖智库
来咖智库
财经圈里最科技,科技圈里最财经。带给你不一样的独特视角和深度分析。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来咖智库】

友情链接 合作联系方式:wemedia@yesky.com

天极新闻 烽巢网 天极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