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极自媒体开放平台

登录 | 申请注册

P2P平台卷款跑路,规模350亿的“诈骗”,操盘着怎样的勾当?

锌财经 2018-07-12 阅读: 462 次
P2P平台卷款跑路,规模350亿的“诈骗”,操盘着怎样的勾当?

手绘/精卫

如同一场可怖的瘟疫,P2P雷潮发迹于南京,席卷上海、杭州之后,又蔓延到另一互金重镇——深圳。

一时惊雷四起,触目惊心。

几天前,一直关注行业走向的锌财经,突然接到独家猛料:规模350亿的跑路平台——意隆财富,明面是P2P公司,背地里却暗度陈仓,操盘着金融诈骗的勾当。

P2P平台卷款跑路,规模350亿的“诈骗”,操盘着怎样的勾当?

锌财经记者第一时间采访了当事人,随后,为进一步了解事情真相,锌财经记者又找到了意隆财富的受害群体。

在意隆财富投资者维权群,我们联系到了众多受害者之一的王先生。

王先生是浙江义乌人,购买了100万意隆财富名为“新金融城” 基金产品,是义乌当地的项目。

“南京的张大姐,投了300万进去,想不开人都差点没了”,王先生强调,更惨的张大姐,家里还有人等着这钱治病救命。

P2P平台卷款跑路,规模350亿的“诈骗”,操盘着怎样的勾当?

意隆财富投资者维权群之一

无论王先生还是张大姐,他们的经历,都只是数百万投资受害者的缩影,在步步惊心的P2P跑路潮中,有太多相似的案例。

通过深入走访、求证、解读,锌财经力图在还原真相的基础上,为投资受害者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1

成也配资,败也配资

“一开始我就知道有问题,在P2P行情最好的时候,它就已经兜不住了”,爆料的是某知名投资机构高管Rambo Tu,而他所指的,正是意隆财富。

6月26日,意隆财富被公关机关查封,人去楼空。公司申明则称,其多个私募基金产品的相对方阜兴集团实控人朱一栋已经失联。

P2P平台卷款跑路,规模350亿的“诈骗”,操盘着怎样的勾当?

“当时大连电瓷正处于爆仓前期的停牌阶段,朱一栋到处借钱,甚至承诺了高达20%的回报率。”据Rambo透漏,早在2016年底,朱一栋就曾找上门。

大连电瓷的实际控制人叫朱冠成,系朱一栋父亲。

有趣的是,通过翻阅以往报道资料,我们发现,朱一栋过往的高利息借钱之举,让整个事件,两年前就深埋伏笔。

据悉,2016年6月,阜兴集团在上海重金包下一处总统套房,以供自称“华北第一操盘手”的李未未为其操盘,以配资形式购买大连电瓷股票。他们操纵着2000余个个人账户,逢大量买卖时,朱一栋就利用大连电瓷控制人的身份,伺机释放利好拉高股价。

到2016年12月,获利已超6亿元。而大连电瓷也在没有任何实质利好的情况下,四个月内涨幅高达100%,甚至触发了深交所大数据监测的警报。

P2P平台卷款跑路,规模350亿的“诈骗”,操盘着怎样的勾当?

大连电瓷股价走势

阜兴集团当时第一时间发布一则公告,否认与此事件相关。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2017年初,朱一栋再次找到Rambo,询问是否有合适的并购标的。

“操纵的两支股票都爆仓了,朱一栋将所有的钱都投了进去,所以他需要通过并购标的,演一出戏,以支撑股价。”

无论阜兴集团再怎么否认,锌财经发现事件的时间节点都能和Rambo的描述,一一对应。

根据相关报道,李未未背着朱一栋私自提高杠杆,并购买了其他股票。到2017年2月底,该股票爆仓,连续两个跌停,配资账户也被出资方强制平仓。

“朱一栋后来收购了一个被人“玩烂”的标的,戏注定演不下去,因为付不起延期价,大连电瓷开盘就爆仓。”Rambo回忆着,点起了另外一支烟。

阜兴集团被这最后一根稻草压死了。

至此,阜兴集团之前所有的否认,都被推翻。

2

非法自融,背后不为人知的把戏

再度打开官网,意隆财富“高大上”的简介不免让人觉得脊背发凉:

P2P平台卷款跑路,规模350亿的“诈骗”,操盘着怎样的勾当?

但事实却是,7月1日,意隆财富备案的21只基金产品中,“意隆-稀土产业并购基金五期”出现违约,被公告将延期支付。

作为一家私募基金管理机构,意隆财富涉及投资者或有近8000人,单笔涉案金额巨大,最少100万起投,在平台暴雷的前一天,甚至还有客户大手笔购入5000万理财产品。

“朱一栋最早是做稀土的,利用国资背景,在全国各地设立分公司,层层分包给当地善于变通之人,以此来忽悠老百姓。”Rambo的话不免令人咋舌,忽悠进100万,需要分出去30万。

无独有偶。在某个投资者维权群中,受害人李先生告诉锌财经,中信信托旗下基金管理公司信文资本涉及假条款、假风控,和融资方利益勾结,为“兴乐一号”项目输血2.2亿。

“理财师推荐时,看着是国资背景,风控写得也很漂亮,就投了100万;项目原计划明年到期,101个投资者,还有很大一部分人不知情。”

Rambo就透露,意隆平台融的钱,不是用来买大楼,就是拿去炒股。

“大多数暴雷平台,本质是空手套白狼。”

他们设立之初就不是奔着服务个人或小微企业,募集资金都是用于自身公司的日常经营,或高管挥霍,或所谓对外投资,借新还旧,四年交易量已超320亿的招财猫理财CEO鲁宗麒告诉锌财经记者。

P2P平台卷款跑路,规模350亿的“诈骗”,操盘着怎样的勾当?

仲财通CEO丁志刚也表示,部分P2P借贷平台之所以能够达到20%的回报率,一般从股票配资入手,股票爆仓了就转向房地产,本质无非是借钱自用,行情一旦不好就跑路。

另一方面,阜兴集团通过P2P平台自融的话题也曾被多次提起、质疑,而这就不得不提及草根投资。

同样是2017年2月,草根投资宣布获华闻传媒旗下创投1亿元融资,而根据草根投资项目统计信息,再顺着相关线索,有人发现草根投资有为“杭州钡耐贸易有限公司”提供巨额借款的嫌疑。

这其中有两件事令人意想不到:首先,华闻传媒的办公地址就在阜兴集团楼上;其次,“杭州钡耐贸易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为朱冠成。

P2P平台卷款跑路,规模350亿的“诈骗”,操盘着怎样的勾当?

阜兴集团人去楼空

“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从法律层面来说,是会上升到刑事责任的”,问及该如何定性意隆平台跑路事件,丁志刚回答道。

但无论自融、挪用,亦或亏损,锌财经记者询问维权群投资者后发现,大多数人对于项目资金所用去向并不知晓。

表面永远是粮食满仓之富足,问及投资人该如何选择合规有序的平台,招财猫理财CEO鲁宗麒给出以下建议:

1.硬性条件是一个很好的筛选,全国银行存管、ICP认证、三级等保的平台也就100-200家左右;

2.了解平台信息披露、风控体系,一般技术实力和传统金融机构经验并存的平台,相对更值得选择;

3.关注高管团队,互联网人才和传统金融风控人才兼具的团队更维稳;

4.留意平台的合作伙伴和合作机构,是否介入数据信息源、是否跟征信机构进行合作等等。

3

维权无路,谁来买单?

距朱一栋失联已有16天,384个小时。关于朱一栋的下落,说法不一,但在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投资者群体中,绝望、愤怒、窒息等情绪真实而沉重。

这不免让人想起2014年的e租宝违约事件,惊天一声雷,打破了80万投资者的平静。

P2P平台卷款跑路,规模350亿的“诈骗”,操盘着怎样的勾当?

但这一轮P2P倒闭潮似乎来的更加凶猛。

针对这一轮跑路潮的推动因素,鲁宗麒谈及了以下几点:

1.宏观经济形势的影响比较大,国内第一二季度的经济形式不是特别好,底层资产的违约也比较严重,造成逾期或提现困难,中国互联网投资人的理性是相对的,出现问题后,会产生挤兑等情况,对平台影响比较大;

2.近期,监管部门逐步加大了监管力度,平台必须找到相对应的律所和会所,因此合规成本越来越高;

3. e租宝恶劣事件的影响,互联网环境负面发酵非常厉害,普通投资人和羊毛用户草木皆兵,对在投和已投平台失去信心,中小型、抵抗能力较弱、资产安全较低的平台就会产生逾期和挤兑的情况。

就像多诺米骨牌,大量的逾期和负面消息,会引起投资人的流失。

但无论挤兑还是倒闭,投资人的追偿往往会陷入迟缓或停滞,得利者卷款跑路,风险传导的最后,还是出借方。

唯一的希望是寻求政府相关部门的帮助,甚至有煽动言论表示,只有闹得越凶,拿回钱的可能性才会越大。

P2P平台卷款跑路,规模350亿的“诈骗”,操盘着怎样的勾当?

p2p跑路维权热度位列首位

“都是血汗钱,肯定要维权”,王先生也表示,信文资本的受害者目前也正商量起诉信文资本,而这有可能成为历史上第一起投资人起诉基金公司的案例。

而本金是否能够追回,投资者该如何正确维权,政府又能给予哪些帮助?带着当下投资者关心的问题,锌财经记者再次咨询了丁志刚。

“政府的首要是维稳,防止因投资失败而发生的过激事件,在此基础上,赃款是肯定要追缴的,但最后每个平台能追回多少,就不一定了。”

其实在最早的e租宝事件中,也有人质问,投资者的失误为什么一定要别人来买单?从法律层面来看,投资者有责任调查自己所购买资产的安全性,因此风险自负。

另一位不愿透露的P2P平台管理者肯定了这一观点,但他也说明,如果P2P平台的股东或实控人存在自融或者挪用的情况,则要依法追缴。

公安、行政等机关,会从维稳的角度,进行尽职调查。这期间,政府会积极进行财产保全等动作,以免资金外逃,从而对涉嫌人员的出行、出境进行控制。

在刚过去的6月,联璧金融、唐小僧、钱宝网、雅堂金融,曾被称为“民间四大高返利平台”走下神坛。

P2P平台卷款跑路,规模350亿的“诈骗”,操盘着怎样的勾当?

据网贷之家不完全统计,仅6月,停业及问题P2P平台数量达80家,平均每天有2.7家平台停业或出现问题。

而刚进入7月不过10来天,杭州牛板金、上海银票网、深圳钱爸爸三大百亿级平台又相继倒戈。

7月的杭州阴晴难定,作为“互联网金融之都”,杭州也不可避免成为了P2P雷潮的重灾区。但换个角度看,这本就是一个劣币驱逐良币的市场,只有将劣币打出去,有价值的合规平台才能出线。

7月9日,央行网站发布消息称,将再用1到2年时间完成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化解存量风险,消除风险隐患。

“试玉要烧三日满,辨材须待七年期”,监管进入攻坚阶段,留给那些“P2P劣币们”的时间不多了。

未来,锌财经也将持续追踪P2P行业发展,敬请关注。

文章 ∣ 响婷 启明

责编 ∣ 冉遗

摄影 ∣ 黄硕

©本文版权归“锌财经”所有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评论

* 网友发言均非本站立场,本站不在评论栏推荐任何网店、经销商,谨防上当受骗!

友情链接 合作联系方式:wemedia@yesky.com

天极新闻 天极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