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极自媒体开放平台

登录 | 申请注册

球员都有一种病,名字叫迷信

脑极体 2018-07-05 阅读: 3,507 次

无论是世界杯这等全球顶级赛事,还是各个国家各个级别的联赛,为了赢球,从签约补强到教练战术布置,从球员技术训练到日常饮食,俱乐部可以说做得是面面俱到,保证万无一失。但是很多情况下,还是会百密一疏。

球员都有一种病,名字叫迷信

于是在这些科学计划之外,也就兴起了很多看似与比赛无关但又和比赛相关的场外活动:体育迷信。从球队到球员,甚至球迷,几乎都会在比赛之前做一些特定的事情,比如打个鸡血、挖坑灌水、扎小人之类的,以为自己、为球队求得幸运女神的眷顾。

那么,今天我们就聊一下,关于球场上的那些“迷信”事儿。

那些年,体育圈儿的迷信是这样的

体育圈的人偏爱迷信,这似乎也不是什么新闻。毕竟无论是足球还是篮球,抑或其他领域,记者们总会在比赛之前预测或在比赛之后当马后炮,比如“某某输球竟然是因为赛前的这个动作?”之类的标题党。这些年来,体育圈儿里的迷信层出不穷,经过笔者大致的总结,基本上跑不出一下几种类型。

1. 跳大神style。

此类迷信以巫师为求助对象,以施法为主要形式,以期由此为神灵传递护佑意愿,达到一举击溃对手的终极目标。据有关报道,2002年世界杯决赛之前,曾有巫师对德国队员扎小人的举动,诅咒其在赛场上能够发挥失常,并且还将守门员的双手绑住,令其不能扑球。2004年欧洲杯小组赛瑞士对英格兰则更奇葩,海报上的贝克汉姆被巫师用大头钉各种扎脚,同时嘴里还念念有词地嘟囔着神秘咒语,据透露咒语内容应该是:“迈不开腿迈不开腿迈不开腿……”

球员都有一种病,名字叫迷信

相信神力大概是动作最大又最神秘的体育迷信行为了。毕竟这种风格的最大特点是仪式感充足,立场分明,手段狠毒(扎小人可以说童年看电视剧的阴影了),并且还讲排场。比如广州富力在越秀山主场比赛之前,请了几个法师,摆上一张桌子,上供品、电香烧纸、下跪磕头……没点儿排面儿,神可能不开心。

2. 幸运物style。

相比请个巫师那么兴师动众,队员们往往也有自己的幸运物。通常来讲,这种物件往往比较贴身,甚至可以被称为是怪癖。比如贝克汉姆踢球一定要新鞋,皮雷每场比赛只穿同一条内裤,C罗打比赛一定要穿长袖队服或者至少要戴护袖,而乔丹在整个职业生涯当中都要穿上自己在北卡夺得NCAA冠军的时候的短裤,并觉得穿上很有安全感……

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幸运物看起来不是特别迷信,常人一般都有。而之所以球星们被扒拉出来,估计是头上的光环起了很大的作用。所以当球星出现和“常人”一样的癖好时,不免要被一些媒体拿出来满足吃瓜群众的偷窥欲了。

3. 奇葩行为style。

说起动作,球星们真的是五花八门,各个争奇斗妍,简直细节到不能再细。拳王乔路易赛前一定要先戴左手套,西班牙卡佐拉比赛一定要右脚先踏上球场,德拉雷德则是左脚,且必须不能踩线;NBA球星基德在罚球的时候一定要摸屁股、舔手指、比篮筐三个动作一气呵成,然后就能信心满满地罚球了……

当然除了这三种比较规模化的迷信行为之外,还有更多奇葩现象难以分类,也是令人啼笑皆非。比如中国某足球队客场打比赛必须要吃必胜客的披萨,因为这样才能“必胜客”;足球人士的饭局敬酒要敬三杯,让烟要让三根,因为足球比赛取胜是积三分……

那么,现在都二十一世纪了,迷信虽然在隐秘的民间还有非常广阔的生长空间,但为什么在体育圈这样看起来非常透明甚至有很多科技手段加持的领域仍然如此盛行呢?球员的个人迷信姑且不说,大型巫术竟然也堂而皇之地上了台面,个中究竟有什么原因?

偶然与希冀:体育迷信的两种原力

心理学行为主义学派代表人物斯金纳认为,“当反应和强化物之间只有偶然的一次联系,由此而形成的行为就叫迷信行为”。简单点来说就是,球员的一次偶然性行为之后正好有一次次强化物,比如进球出现,那么他就会将二者的偶然联系变成必然联系。于是,这种行为就会由于心理强化作用而保留下来。

所以,这样就可以解释为什么球员总会有各种各样的幸运物或穿戴习惯。乔丹的蓝色短裤代表着NCAA冠军的胜利,其也就转化为了自己的信念。也就是说,很可能因为因为在罚中点球之前系了一下鞋带,那么系鞋带这个动作就将被认为是比赛的幸运动作。如果再多几次这样的偶合,系鞋带就将被赋予神话的性质。

球员都有一种病,名字叫迷信

那么,与此类似的行为动作则体现了相似的心理。从运动心理学的角度上来说,打球这件事更倾向于一种在充分理性情况下的直觉性动作。俗话说,就是经验。在一些情况下,球员们打出一个漂亮球并不是因为进行了严格的分析然后决定,球场上没有那么多时间,因此更多的是靠直觉。但直觉这玩意儿怎么控制?可能只有借助祈祷了吧……

如果说个人的习惯可以从心理学的角度上来进行分析的话,那赛前跳个大神、喝个动物血大费周章搞做法仪式的又怎么解释呢?难道也是由于一次偶然的做法然后赢球了最后养成了习惯?

经过笔者分析,跳大神这种大型迷信活动一般在两种情况下才会发生:一种是被对手连续打打崩溃了,另一种是接下来有可能会被对手打崩溃……一句话,跳大神式迷信是弱队的主观行为。

比如广州富力在赛前请大师来做法。比如2015年做法之前,富力已经在越秀山体育场遭遇了七轮不胜的尴尬;2017年做法的时候也是在亚冠接连失利,于是赶紧做法求转运,结果又输掉了比赛。这种情况就是球队的心态都快崩了,主帅没办法,球员干着急。当人力无法扭转乾坤的时候,就只能来求求神力了。

而在2014年巴西世界杯上,为了能让自己国家的球队小组出线,加纳著名巫师宣称自己对C罗施了巫术,让他受伤以无法上场。事实上,C罗确实腿部受伤,但却最终在伤停补时的时候用伤腿打进一球把加纳送回了老家。

球员都有一种病,名字叫迷信

可见,跳大神这件事儿中国和西方都普遍存在。如果要说有什么不同,那大概就是西方请的是巫师,中国大多用道士或和尚吧。

除此之外,应该看到的是迷信之所以在体育竞技中有生存的土壤,是因为体育比赛结果的难易预料。对比赛双方而言,胜利的可能都是存在的。如果体育竞技像数学计算一样没有第二种答案,或许这一切的迷信行为也就随之烟消云散了。

太投入的迷信,可能是一种病

诚然,很多球员为了赢球而产生一些癖好自然是可以理解,毕竟是作为一种赢球的动力和希冀。但如果把个人的比赛心理和迷信行为联系得过于紧密,就是值得警惕的一件事了。在这种情况下,球员已经越过了调侃中的“迷信”,走向了心理疾病的歧途。

研究表明,迷信是与焦虑、抑郁、人格功能不全甚至强迫症和精神分裂症是有关联的。美国心理学家艾米丽认为,迷信之所以产生,是因为人们对不确定的事情感到恐慌,因此为了减少对这种不确定性的担忧和紧张,并产生“一切都在控制之中”的动力,人们愿意去接受一些不存在科学逻辑的因果机制。从这个角度上来说,迷信的目的就是为了减轻焦虑。

那么,这就提出了一个新的问题:由于某种焦虑的存在,人们用迷信的方式去缓解,这也就意味着焦虑在时时刻刻地“被提醒”。这时我们就要去思考另一个问题:迷信到底是在缓解焦虑,还是在强化焦虑?

而对迷信和强迫症的关系,艾米丽也进行了分析。她发现二者有惊人的相似之处,比如强迫症患者会总是锁门锁两圈、走路不能踩到地板的边缘、事物必须对称,而迷信者也总是会在某一件事情之前作一系列固定的动作行为。二者都表现为希望建立一种控制感,从而对两种事情做出虚幻的关联。事实上,很多球员也承认自己确实有强迫症,所以他们才会乐意去一遍又一遍重复着做一些事情来给自己带来心理安慰。

球员都有一种病,名字叫迷信

比如NBA前球星雷阿伦在飞机上必须要坐自己的专属座位,否则就会骂人,影响后来的比赛节奏,其自己也声称对此非常苦恼;巴西球员马塞洛一定要右脚先进入球场,如果不小心先迈了左脚,他一定要折返回球员通道重新再走一次。这种行为的发生表明,球员已经不是单纯地把某种癖好或行为当做是对好运的祈祷,而是形成了一种强迫症式的依赖。这在一定程度上已经脱离了健康的轨道。

那么,以后再看到某位运动员一些令人觉得不可思议或啼笑皆非的迷信行为的时候,我们也许要避免把自己当成一个纯粹看乐子的吃瓜群众。很有可能,他们正在遭受着心理疾病的入侵,而迷信,则是他们不得不依赖的解压方式。

评论

* 网友发言均非本站立场,本站不在评论栏推荐任何网店、经销商,谨防上当受骗!

友情链接 合作联系方式:wemedia@yesky.com

天极新闻 天极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