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极自媒体开放平台

登录 | 申请注册

拼多多赴美上市,黄峥要做不一样的新电商?

龙飞 2018-07-04 阅读: 2,429 次

6月29日,拼多多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递交招股说明书,这距离其2015年9月上线才不到三年,只要在春节前顺利IPO,拼多多就会打破趣店保持的从上线到上市的最短时间记录,而从美股审核速度来看,这是大概率事件。

 

拼多多从2015年成立发展到现在,很多人都是有目共睹的,其发展历程也是比较坎坷的,拼多多创始人、董事长兼CEO黄峥认为拼多多的模式有其独特性:“淘宝也好,京东也好,都是搜索引擎式的电商,就是电商版的Google,重点是人找货。而拼多多想做一个电商版的Facebook,重点是货找人,就是要有更多的温度和乐趣,本质上是两个物种”。

左手阿里右手京东 夹缝中成长起来的拼多多

对于目前的电商公司来说,人们更多的是以阿里和京东两大电商公司为品牌标志,可以说一个开辟了C2C的先河,另一个印证了B2C的价值,在这里我们不去评判谁的价值更大,因为在不同阶段商业模式的演化需要和消费体验升级相匹配。

在阿里和京东左右互搏的时候,人们不会以为还有另一种电商模式产生,因为在二者聚合的商业模式下,中国电商产业的份额大多数被二者揽入怀中,不曾想,阿里和京东的鹬蚌相争,竟然引来了拼多多的渔翁得利。

拼多多在截至今年一季度的一年内MAU为1.03亿,2017年全年MAU为0.65亿,这个数据不含微信等第三方入口的访问用户,截至一季度,拼多多年活跃用户达到2.95亿,一季度净增5000万,正在高速增长,京东同期活跃用户数3.018亿,拼多多活跃用户数已仅次于京东,如果增速保持将超越京东;截至一季度活跃商户数量超过100万。

2017年全年和2018年一季度,拼多多总订单量分别为43亿单和17亿单,总交易额分别为1412亿元人民币和662亿人民币,订单平均金额从32.8元增加到了38.9元,如果增速保持,2018年不论是订单数和交易额都将实现100%的增长。从GMV来看,距离阿里京东有较远距离,但也仅次于阿里和京东。

社交+低价 裂变用户的同时俘获用户

拼多多的脱颖而出并快速成长,主要得益于其独创的社交电商模式。它成功地把网购和微信等社交媒体紧密结合起来,以拼单获取低价为目的,利用微信这样的社交媒体实现了用户数和销售额的爆炸式增长,有人说这是一种类似于“病毒式”的增长速度。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这种“病毒式”的传播的背景,除了拼多多自身的社交电商赋能以外,还要依仗于拼多多的渠道下沉,因为智能手机在低线城市普及,长尾互联网用户爆发。但传统电商已经开始消费升级,产品品质化。三线以下城市居民的收入相对较低,不追求高效率、高价格,传统电商提供的产品与服务与低线城市群体追求低价的需求相矛盾。拼多多的诞生,使得广大三四线群体的需求得以满足。

CNNIC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12月,我国农村网民占比为27.0%,规模为2.09亿,较2016年底增加793万人,增幅为4.0%;农村地区网民线下消费移动支付比例从2016年底的31.7%提升至47.1%。可见农村网民规模增长趋于饱和,但价值挖掘还没有,在移动互联网人口红利消失后,农村互联网成为富矿,拼多多证明其有能力挖掘农村电商市场,城市居民对性价比的永恒追求意味着拼多多有从农村包围城市的机会。

上市价值 为品牌规范化设立“枷锁”

拼多多的发展之路可用一个“快”字形容。2015年成立的拼多多搭上电商发展的末班车,在电商市场格局基本已经定下情况下,三年时间从零做成了一个拥有2.95亿活跃用户、超过100万活跃商家、月GMV破百亿的新电商。

但“快”步的能力得益于其模式创新,而维持其创新的资本与阿里和京东等电商巨头抗衡的代价就是烧钱,2016年,拼多多净亏损人民币2.92亿元,到2017年亏损扩大至5.251亿元(约合8370万美元)。受大幅扩张市场需要,拼多多在2018年一季度的销售与市场支出达到12.17亿元,平台单季发生2.01亿元的净亏损。由此看来,公司每年的亏损额还在逐步扩大,这也导致面临着一定的资金压力。

所以,上市首要解决的就是拼多多的资金缺口,而资金所填补的地方除了用户补贴以外我想还会运于对平台假货的监管投入。

因为拼多多上有消费者,有商家,跟淘宝一样,拼多多永远不会碰货,然而不同的是,拼多多主打高性价比,商家要有更强的性价比才有更多的订单,就可能会冒违规甚至违法风险,又因为是拼团模式,出问题很容易批量爆发进而影响消费者感知甚至造成巨大社会影响。

为了提高融资额度,拼多多招股书将这一矛盾的本质进行了清晰的描述:“依据平台与商户间协议,当商户出现出售假货和延迟发货或者虚假发货等行为时,商户被扣除的消费者赔付金均将被以全平台可用的代金券形式全额发放给该批次消费者,平台自身收入与不良商家扣除的消费者赔付金无任何关联。 ”

而且黄峥也在公开信中表示:“我们的团队若在不安中醒来,永远不会是因为股价的波动,而只会是因为对消费者变化的不了解,以及消费者对我们的不满意乃至抛弃。”

同时,邀请陆奇加入作为公司独立董事,这在外界看来是一步“奇招”。一方面陆奇可能存在一定的竞业协议限制,从自身的职业生涯规划来看,可能也是打算借拼多多试试水再作决定。另一方面,拼多多要在海外上市,从完善公司治理角度来看,需要在海外有影响力和公信力、可以代表股民利益同时又完善董事会结构的人选加入,陆奇丰富的经验正好可以为拼多多提供建议,这也是黄峥人脉的体现。

这样来看,此番拼多多的上市计划,其实就是给自己上的一道品牌保障的“枷锁”,一方面要通过融资继续维系用户,另一方面通过资金扶持强化监管,因为一旦进入上市公司名单,其品牌曝光度会遭受更大程度的曝光和更加严格的监管,在透明化运营的进程下,我们希望未来的拼多多可以越来越成熟,以更加性价比的服务模式存在于电商世界,给稍显沉闷的电商行业带来更多可能性。

评论

* 网友发言均非本站立场,本站不在评论栏推荐任何网店、经销商,谨防上当受骗!
龙飞
独立的互联网观察家,关注新媒体,电子商务,O2O等领域

友情链接 合作联系方式:wemedia@yesky.com

天极新闻 天极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