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极自媒体开放平台

登录 | 申请注册

广州不接受唱衰,创业者却只顾逃离

懂懂笔记 2018-06-11 阅读: 560 次

作为一线大都会,广州的城市GDP排名自从2017年被“邻居”深圳以22286亿元赶超,位居全国“老四”之后,唱衰广州的声音就再没停过。

尤其是今年一季度,广州的GDP较去年同期大幅度下滑,更有舆论开始提出“广州已经跌出一线城市”的论调。虽然论调过于夸张,但深圳、杭州、成都、长沙等后来居上的城市,着实让生活在广州这座城市的人们感受到了新的冲击。

对于这座城市的创业者来说,GDP那些冷冰冰的数字看起来太虚。但创业环境景气程度每况如下,高端人才频频外流,融资环境大不如前,却是他们能够真切体会到的真实感受。甚至有的创业者已梦断广州。

如今,在这座曾以文创产业著称的城市,有不少创业者正一边听着东山少爷的《唱好广州》,一边收拾细软,计划着离开这个奋斗多年的地方,试图到别的城市,东山再起,再圆梦想。

面临周边城市竞争,创业红利大不如前

“今年是真的困难。”

看着刚刚搬空的办公室,梁楠感慨万千。他告诉懂懂笔记,原先这栋写字楼里,有十几家从事游戏、动漫、直播等文娱产业的创业公司。但从去年中开始,这些创企就开始陆陆续续撤出市区,甚至“逃离”广州,搬到办公租金价格较有优势的佛山禅城、南海平洲等地。

“既然业务上没办法有突破,就只能在成本开销上下功夫。”梁楠说,今年春节之后,他的这家动画创作公司,至今都没有开过新单。甚至有合作了好几年的发行合作方,在合约期届满之后,重新选择了深圳、佛山、珠海等地的新锐动漫公司进行合作。

在发行合作方眼里,他的团队效率太低。而且所出品的成片,也总能找出不少失误的地方,角色配音很不走心,内容剧情也越来越枯燥无谓。而最让合作发行方无法忍受的是,团队总是无法按照规定的时间交片,导致其与播出方之间产生了不少分歧。

“这真的很冤。我们已经卯足了劲儿在做了,但进度总是赶不上来。”梁楠无奈的说,从去年中开始,团队人员的流动性大,原画组只有四位同事,配音组更只剩两名专职配音员,其他全都是兼职人员。

因此,为了确保能将创作的动画片按时交予发行方安排播出,团队不得不加班加点。有的同事甚至每天工作近14个小时。而过度的疲劳,常常影响了成片最终的效果。

而梁楠的苦恼,也同样困扰着张硕。从事游戏开发的他告诉懂懂笔记,这三年来,工作室已经从天河搬到了海珠,从海珠搬到了番禺,现在正准备从番禺搬往南沙,以求节省整体的经营成本。

“为了和佛山、珠海的游戏机构竞争,我们不得不降低成本。但这还不够,往东边看还有来自‘深圳速度’的威胁。”他说,原本佛山做传媒的创企多,珠海做信息化的创企多,深圳做高科技的创企多。但现在,这些城市涉足文创产业的创业团队渐渐多了起来,有些新锐团队的发展势头还十分迅猛。

这样一来,这个曾被创业者誉为“文创福地”的华南大都会,在周边这几个新兴创业城市的包围下,开始显得有些黯然失色。

广州自从2015年跌出创业时代网所发布的《创业城市排名榜单》前三甲之后,就一直保持着“老四”的地位。在今年的创业城市排名榜单得分上,更是以26.76的综合得分,与北上深拉开了较大的距离,并被杭州、南京等城市逼近。

对于梁楠和张硕来说,广州创业环境不景气是可以真实感受到的。与排名无关,与人才有关。

本土文化壁垒高,高精尖人才外流

“别说人才了,我都想离开广州了。”

张硕告诉懂懂笔记,从去年四、五月份开始,公司有大批员工陆续辞职。他曾问过员工,是公司哪里做的不好,还是工作要求太苛刻,或是薪资待遇偏低?

都不是。大部分员工表示,想离开公司的原因并非想跳槽到其他游戏团队。而是想离开这个城市,到深圳、上海、成都去寻找新的发展机会。

与此同时,张硕在打算重新招募新人加入团队时,却发现成熟的游戏开发类人才并不是那么好招了。他甚至开出了较原来高出25%的薪资条件,却依旧难以招到相应岗位的高精尖人才。尤其是研发岗,更是一人难求。

更有同样深陷人才危机的友商,花更高的价钱,试图从他的团队中“挖墙脚”,接连撬走了好几位骨干人员,使得公司好几个游戏项目的开发进度都处于滞后状态。

“实在找不到成熟的人才,我们就只能招应届的来培养。”听到懂懂笔记正和张硕交流着招聘问题,做秀场直播的网红“邻居”玉瑶也忍不住插了嘴。

她表示,去年毕业季,公司曾到院校组织的毕业对接会上,想物色些艺术专业的应届生,加以培养,“但一听到是广州的企业,很多学生都犹豫了,说考虑考虑最后也都没了下文。”

据玉瑶透露,有学生告诉她,自己想要去成都、杭州、上海这些文创产业比较发达的城市看看机会,到时候要是混得不好,再考虑回广州,回到这个学习生活了三、四年的城市。

“都说广州缺少包容性,即便(学生)选择广州上大学,也只是冲着氛围和信仰来的。”因为工作性质的缘故,玉瑶在很多城市都工作生活过。但她依旧认为广州是一个相对较排外的城市,尤其本土文化壁垒比较高,外来的务工者、创业者一时半会都很难融入其中。

再加上广州是个非常注重粤语方言交流的城市,部分本地人歧视说普通话的外地。更不满大量外来人员涌入之后,所产生的资源竞争、文化冲突等问题。

“虽然不是每个广州人都排外,但广州的包容度,可以说比华东吴语地区还差得多”,作为一位在广州创业多年的苏州人,梁楠也表示认同玉瑶的观点。

他们认为,有大量外来人员被这种缺乏包容度的文化硬生生给“排”走,并选择深圳、北京、成都、江浙沪等地区寻求发展。这在一定程度上,导致广州人才流失,文创人才开始紧缺。

没有人才,工作就没有效率,企业就缺少成果数据转化。而除了人才之外,困扰着梁楠、张硕他们的另一个难题,便是发展资金短缺。

资本市场缺乏优势,文创产业无奈“移民”

“要说创业没补贴,那的确是武断了,只不过不容易拿。”

梁楠告诉懂懂笔记,曾经的广州对于文创产业的补贴力度并不小。这也是为何那么多创业者,都认为广州是最适合游戏产业、动漫产业发展的城市。

然而近几年,发展过于“综合”的广州,对于文创产业的发展补贴似乎也减少不少,中小创企想拿到这部分发展资金,也并非是一件容易的事。因此,他们不得不寻找资本机构的投资,以获得发展所需的资金。

“但与深圳、上海的创企相比,资本似乎都不太青睐广州企业。”梁楠表示,文创产业的投资回报并不及金融项目那么快,也不及科技项目那么高。

很多资本机构并不愿意把有限的资金,用于投资动漫、游戏、网红等发展速度较慢、成果数据较难量化的项目。相反,深圳、上海有些连基本数据都没有的区块链企业,仅凭着简单的概念就能拿到额度可观的融资。

“当发展资金变成续命钱时,创企也就管不了那么多了。”她告诉懂懂笔记,为了能够抓住互联网、金融等红利,广州有部分文创企业拼命将项目往金融上靠,说自身是“动漫金融”、“区块链游戏”、“区块链影视”项目,甚至造出了“二次元区块链”等等奇葩的概念。

据梁楠透露,在“造概念”的过程中,的确有部分文创机构顺利拿到了融资。但缺少人才支撑,缺乏成果支撑的创业项目,所得到的续命钱,又能“烧”的了多久呢?

“可能真的太实在吧,我宁可选择到别的地方发展,也不想扯这些忽悠人的概念。”在他眼里,资本市场太浮躁,以至于看不到文创产业未来所能缔造出的长期影响力,更看不清现如今文创产业在广州综合发展模式中的位置。都只想图短利,在新兴领域里,捞一笔大的投资回报就撤出。

看到近来有部分舆论在“唱衰广州”,梁楠、张硕和玉瑶也都感慨良多。他们表示,这第一季度的GDP不能代表什么,有些关于产业负面报道也都言过其实。但广州的创业环境,的的确确让身为创业者的他们,感到有些心灰。

无论是人才外流,还是资金扶持融资环境,甚至是来自其他城市的竞争,都让在广州的文创创业者们深感无奈。即便广州不接受“唱衰”,但仍有部分创业者会选择毅然“离开”。

——————————————————————————————————

微信关注公众号“懂懂笔记”每天第一时间为您奉上最新最热的科技圈资讯~

多年财经媒体经历,业内资深分析人士,圈中好友众多,信息丰富,观点独到。

发布各大自媒体平台,覆盖百万读者。

《小米生态链战地笔记》、《微信思维》、《微信力量》三本畅销书的作者。

评论

* 网友发言均非本站立场,本站不在评论栏推荐任何网店、经销商,谨防上当受骗!
懂懂笔记
懂懂@笔记 自媒体人、行业分析师&特立独行的行业记录者

友情链接 合作联系方式:wemedia@yesky.com

天极新闻 天极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