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极自媒体开放平台

登录 | 申请注册

外卖平台下线数万餐厅,美食广场炸锅了!

商业街探案 2018-05-31 阅读: 4,326 次

 

微信图片_20180524155349

前阵子,小探一边吃着炸鸡,一边翻着资料,看看有没有什么新鲜案件。一篇名为《带血鸡块辣汁遮盖,你吃的外卖可能就是从这来的!》的文章推送到了小探的眼前。看到这个标题,小探心里咯噔了一下,点了进去。

在新京报的这篇报道中,大量中介以“代开外卖商家”招揽生意,号称“无营业执照”、“无食品经营许可证”、“无实体店面”的三无店铺,也可在外卖平台上线经营。此外,多家店铺共用一证的现象也十分普遍,而背后是十分严重的食品安全问题,例如食材来历不行、加工过程不卫生、用辣汁掩盖带血鸡块等。

看完这篇报道,小探感觉胃口减少了大半,随即决定跟踪一下这条线索。顺藤摸瓜之下,小探发现这篇报道背后居然有几个线索。

 

疑案1:整治外卖,是食药监部门的重拳出击吗?

 

在《带血鸡块》一文发布之前2天,另一篇题为《北京食药监:三大外卖平台下线并公示大量违规店铺》的快讯也引起了一些媒体记者的关注和转发。

 

该文指出,《网络餐饮服务食品安全监督管理办法》自2018年1月1日实施以来,北京市食药监管部门已发现并处置2万余条网络餐饮店铺违法线索,并提示外卖平台采取措施:包括但不限于自查店铺资质,在网站设立“下线名单公示栏”。截至5月12日,百度外卖、美团外卖、饿了么三大外卖平台分别下线违规餐饮店铺4413家、7247家、7926家。

 

一头是地方食药监部门的政务通告,另一头是地方主要媒体的深度调查。从传播路径来看,似乎这是一轮由政府部门所主导的治理?对此,小探向相关方面做了求证。

 

小探首先询问了饿了么的公关部门,饿了么的回应是“不便回应”。对方称:数字是食药监局给到的,所有问题请向食药监局查证。因此不但现在不会回应,以后也不会回应。

 

小探又询问了美团外卖方面。美团外卖倒是给出了更积极的回应,主要是针对《带血鸡块》一文。

 

美团相关人士告诉小探,美团正在严肃对待,已经把涉事不合规商户做永久下线处理,还将对内部审核人员进行调查,如果存在违反审核流程的情况,将进行严格处分。同时,针对网上黑中介代开店铺、伪造证照的情况,美团外卖已向公安机关报告。

 

此外,美团还将持续研发和建设商户审核机制,也已与北京市食药监管部门合作,利用餐饮业食品经营许可数据查询,加强平台对餐饮店铺资质进行把关。

 

在这个过程中,小探发现了一个疑点,三家外卖平台北京地区的网页上并没有找到相关的公示名单,在找到相关外卖平台查询求证时,也并未得到确切的答案。而这个疑点引发了餐饮业的一场小风波。

 

疑案2:美食广场创业者的慌什么?

 

在查探过程中,小探询问了餐饮相关从业者H先生。意外获得一个信息——《带血鸡块》一文最近在美食广场的从业者中引发了一波担忧。

 

H先生告诉探长:正规的美食广场开业过程中都会与管理部门保持充分地沟通,甚至每个档口的场地规划都会进行报备。正因为如此,正规的美食广场按理来说应该可以安全上垒。但《带血鸡块》一文中多次提高的“一证多用”的情况,并且对于所谓“一证多用”并没有太明确的定义。以上海的美食广场为例,几乎都是“一证多店”的模式,严格的“一证一店”并不现实。因为齐全的证照需要单独的营业地址,而营业地址都是由商场规划出来,给美食广场的位置就是一张证的位置。

 

美食广场经营者所担忧的是打击面会从北京扩展到其他地区,而更担忧的是管理部门会因为部分商家的问题进行一刀切。毕竟在没有公示名单的情况下,他们无从判断这些被下线商家的实际问题到底是因为明确的食品安全问题,还是并不明确的的行政规范。

 

H先生还向小探引荐了某美食广场的创业者A先生。A先生是一位南方地区的“共享厨房”创业者,这个概念可以理解为“美食广场”中更偏向外卖生态的变种。

 

虽然小探与A先生相谈甚欢,但在A先生依然要求隐去公司品牌,他给出的理由是:“希望低调做事。”

 

A先生吐槽了他们在北京的某些竞争对手:

 

“据说办法的出台和北京外卖平台被督促执行公示,就是因为一些同行不按照餐饮行业的规矩做事,导致太多投诉引起的,同行的行径我们不想多说,我只能说我们是每家店都有证的。美团下架一证多店,是对我们外卖行业非常好的监督。但是,我们担心他们到了这边后,又把这边的市场做坏,引发更严厉的监管。”

 

最后,A先生终于还是没忍住,又对探长多说了一些:

 

“餐饮业不能单纯的用互联网打法,迅速扩大规模,要投资。在我们这入驻的商家一定要看他的品牌,他的供应链,对他的办证资质等等都是有要求的,甚至要有面试,绝对不能是那些小作坊看中我们的成本低而入驻。而作为给入驻品牌提供服务的一方,一定不能和物业谈个意向金,你就去招商了。你要先把工程条件、证件等硬性指标做好,再让人营业,而不是先营业,再‘慢慢’补。”

 

疑案3:外卖平台的治理难点在哪里?

 

为了搞清开店的问题,小探又充当了一回卧底。

 

小探找了一些所谓的代办中介,其中一个迅速回复了消息。他只问了三个问题——卖什么?在哪儿?有没有实体?

 

这三个问题颇有一种“你是谁?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的感觉。

 

得到了小探三无(无执照、无门店、无个人信息)的回复后,本以为中介多少会有些困扰,没想到该中介瞬间表示“No Problem”。入驻价格为1100元,办理时间为3天。此外,他还迅速提供了大量他与客户之间完成交易的聊天记录,以此表示他的辉煌经历。

 

在中介的介绍中,小探了解到,因各大平台严打,所以他们会为每家店单独制作证件(以前可以套牌)。在证件的真假的问题上,对方回复摸棱两可,但表示一定可以过审,“毕竟我们也花费了几百的成本”——不过对方拒绝解释成本构成。

 

同时,他还向小探透露,入驻各大平台,有这样一个发展曲线:

第一阶段:身份证、电话号。

第二阶段:电话、身份证、银行卡,三者信息一致。

第三阶段:身份信息、证件。关于证件有三个办法,套用、办一个、PS一个。

第四阶段:所有证件必须真实,可以网上查询。

 

中介的经历“服务升级”,正好反应了各大外卖平台在打击虚假商家上的实际作为——通过严苛的审核,来努力确保入驻商家的合法性。

 

不过关于如何逐步应对平台管理升级,中介拒接透露。但他很自信地表示,即便平台查到下架了店家,也可以再次快速的为客户重新办理,平台审核处理的速度远远追不上他们再做套证件的速度,而平台也不可能每家店面都实际勘察。即便是审查尤为严苛的美团也没关系,中介还可以转到其他平台。

 

难道平台真的治不了这些违规商户了吗?那平台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呢?

带着这个问题,小探询问了法律猫的创始人陈思远律师,他表示:“平台直接面对消费者,确实有责任和义务核实真实信息。但另外一个方面,平台对假证制作者并无直接执法权,同时对制假店铺,除解除合同关系,下线惩罚外,并无更严厉的制裁权限。”

 

照此看来,美团在给小探的回复中,说美团会积极向有关部门举报,这并非面对媒体的套话,而是他们针对线下的造假行为,有责任和义务举报,但也只能做到这个程度。

 

而关于具体的管理办法,小探关注到北京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食品市场监管处处长李江的表态:“以前对于违法店铺,是监管部门查处一家,平台下线一家。下线后店铺往往又改头换面,偷偷上线。此次开展平台公示,有助于公众更好监督平台履责情况。”

 

从中可以看到,有关部门实际上已经明确和强化了平台的责任,又体谅到了平台受限于执法权的难处。可以看出,“一证多店”实质是“带血鸡块”问题的一种表现形式,背后核心依然是食品安全。

 

可以断言,在这场下线风暴中,至少积极配合执法的美团,以及合法经营的美食广场都不需要恐慌。而那些知假办假售假的小作坊们,将越来越容易暴露,乃至在政府、平台、消费者三位一体的监督体系下,无处躲藏。

评论

* 网友发言均非本站立场,本站不在评论栏推荐任何网店、经销商,谨防上当受骗!

友情链接 合作联系方式:wemedia@yesky.com

天极新闻 天极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