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极自媒体开放平台

登录 | 申请注册

春运回家“囧”境:黄牛党无耻、用户无助、科技无奈

龙飞 2018-02-13 阅读: 3,024 次

每逢春运之际,“一票难求”的囧境总会戳碎无数人的归家梦,虽然科技的发达消减了火车站点军大衣包裹的排队热情,但却丝毫没有减弱在外打工人们的回家思念,购票途径的转变让无数线下战场转为了线上指尖和屏幕的速度战,临近归家之日,人们卡点抢票似乎已成为常态,一次又一次的疯狂抢票被一次又一次的“票已售完”拉回了冰冷的现实。

据交通部门的数据,今年春运将于2018年2月1日开始,至3月12日结束,共40天,预计全国旅客发送量约29.8亿人次,其中铁路预计发送旅客3.88亿人次,同比增长8.8%。

流动人口的剧增,让春运这个时间节点催生出无数的生意经,抢票软件的出现、加速通道的开启、黄牛党的猖獗,无数归家人士在自我能力达上限的情况下,只能通过某些途径来为自己和亲人的那份思念牵线搭桥,但这种无奈催生的希望赌注难道仅仅是科技不成熟的产物吗?

9be3f2dfd3927fffc32747cea6d6a828

黄牛党的无耻

春运的“一票难求”总是会与“黄牛党”结伴而行,因为在外打工的归家之情在通过正常途径购买车票无望的情况下,只能寄希望于“黄牛党”,虽然“黄牛党”在有些时候通过加价的情况满足了人们的回家梦,但“黄牛党”催生的后期的隐患也成了春军热点聚焦的头条话题,因为在这种半信半疑的运作过程中,“黄牛党”成了人们有人欢喜有人忧的代名词。

黄牛”即俗称的“票贩子”。在旧社会,拉车的都穿黄马甲,人们管这种价钱便宜的车叫“黄牛”车。随着交通发展,但是火车、汽车票都很难买到,拉车的车夫们因为经常在火车站、汽车站跑,和车站工作人员关系好,有的老百姓就找他们帮忙买票,车夫们也得到一定的小费。直到后来,一说买票人们就说找“黄牛”。

随着科技的发展,虽然这种传统的黄牛手法依然存在,但购票途径的多样化在方便了用户的同时也催生了黄牛党的变革,早以前冷冻、熬夜等待的黄牛党显然在渐渐退出舞台,而换来的是先进技术推动的主流抢票手法,当用户单薄的手机抢购和黄牛党的专业设备处于同一赛道的时候,显然在一开始用户就注定为了败局。

从目前黄牛党主要的抢票手法来看,前几年利用平台漏洞抢票的手法已经开始淘汰,因为购票平台规则不断升级,技术也在更新,对于黄牛党来说能利用的漏洞越来越少,所以从去年开始,大部分黄牛已经不热衷于开发这类具有攻击性的程序,转而依靠的是刷票时的速度。

既然是比拼速度,那必要的硬件设备是必不可少的:

【1】许多黄牛党所使用的带宽普遍在百兆以上,并会首选网络最稳定的电信宽带。在这种情况下,即使是不用刷票程序,单纯拼手速,使用4G网络、家用宽带抢票的普通用户,也很难匹敌黄牛党。

【2】在硬件配置提升的情况下,软件配置当然也要跟进,黄牛软件可以绕过12306服务器,自动寻找速度最好的服务器,其刷票速度有时候是普通软件的几十倍。同时,它并非按规定间隔5秒刷票,而是以毫秒速度刷新,相当于一部自动刷票机。

【3】在软硬配置到位的情况下,那剩下的就是人口基数了,因为2014年之后,前期黄牛的假账号套路已经行不通,所以只能借用一些“租用”村民身份证号、借用购票者信息等手法,虽然每个时间段只能购买五张票,但账号多了数量就上来了。

不得不说,黄牛党的出现给了一些人希望同时也在抹杀另一些人的希望,在这种希望倒戈的运作下,用户回家的思念成了助长黄牛党猖獗的隐形食粮。

45552303935D10CCF3EF6D093E15C584

用户无助

从购票流程来看,用户首选的肯定是一些官网的购票途径,但近几年衍生出的一些第三方购票平台通过长期的优惠政策也吸引了不少的用户群体,而用户为了提高购票的成功率,往往会寄希望于多家购票平台,更有甚者,在一些购票平台出台加速抢票通道以后,用户也会不惜花少量的加速代价以加大抢票成功率的筹码。

例如,智行火车票APP:1元一个“加速包”,每10元可以提升一级抢票速度。高铁管家APP:有20元一份的“闪电套餐”和价值10元的套餐;同时还有价格最高、抢票速度最快的30元的“光速套餐”。

尽管平台有这样的加速通道,但对于用户方来说,这种加速付费模式依然不存在确定性,换句话说:就是所有的抢票都存在偶然性,不能说100%成功,多花钱不一定就抢得到票,只能说会增加一定的成功几率。

不过,这种抢票收费的行为符合法律规定吗?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也认为,抢票收费不同于黄牛,并不违法。他在接受《经济参考报》采访时表示,电子商务购票平台本质上是代理服务,收取居间代理费用,这部分费用不属于票的溢价,而是增值服务部分,消费者委托平台购票,有充分知情权;而传统“黄牛党”则往往是虚构购票方式,冒用他人身份买票,然后高价卖出谋取暴利。

尽管购票平台的加速通道相比黄牛合法,但加速通道的没有保障性抢票使得一些用户依然导向为了黄牛党,毕竟在思乡之情的助推下,用户为了一张回家的车票往往会忽略了背后泄露隐私的信息风险。

数据显示,铁路官方售票网站12306高峰时每秒有20万人同时在线,一些热门线路车票在20秒内就全部售罄,而这些车票很大一部分进了黄牛的口袋。黄牛的强势介入使农民工购票的成功率大大降低。据统计,每年因黄牛党无法返乡的农民工及其家属总数接近千万人。而这些无法返乡的农民工最终不得不用手中的血汗钱再向黄牛购买高价票。

128368337

科技无奈

不得不说,科技的进步简化了购票流程,但这种进步在方便了用户的同时也方便了背后觊觎利益的黄牛党们。

当然了,为了提高用户在正规平台的抢票成功率,官方也在尽可能的规避黄牛党。

最一开始的时候是官方通过实名制购票来规避黄牛党的出现,但黄牛党却依然没有被打退。到2011年出现抢票服务,由于大量不规范的抢票渠道兴起,12306曾通过复杂的验证码来遏制,但这种复杂性在影响黄牛党的同时也影响到普通消费者购买体验。如今12306官网虽然简化了验证难度,但购买火车票仍然需要图像识别验证。

除了技术加码以外,正规的购票平台为了防止黄牛一次性将火车票“秒光”,还采取了同一车次的所有车票,不一次性放出,而是分批次随机放出。因为放票的时间没有规律,于是就给黄牛党刷票增加了难度,有些车次,甚至在开车前的一个小时,还会放出来几十张票,这可以说打了黄牛党个措手不及。

不过,“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虽然官方通过技术、策略对黄牛党进行了相应的规避,但黄牛党通过租用身份证、骗取身份证信息、轮班值守刷票等作为使得科技阻碍黄牛党的进击成了鸡肋,在提高黄牛党抢票门槛的同时也提高了用户买票的成本,这种治标不治本的做法在无意识中使得用户成为了黄牛党抢票行径的支付者。

而且国家发改委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春运铁路预计发送旅客3.88亿人次,同比增长8.8%,选择乘火车出行的旅客量显著增长。并且,今年使用网络购票的人也比去年大幅增加。

随着购票平台的技术优化和优惠措施的激励,我想未来网络购票人数将会越来越多,对于黄牛而言,相关部门除了加大处罚力度以外,更主要的是要加强对持票者的流动实名监管,尽管办法相对滞后,但在科技没有足够剔除漏洞能力的时候,也只能寄希望于线下场景的监管力度。

(微信公众号:longgfei)

评论

* 网友发言均非本站立场,本站不在评论栏推荐任何网店、经销商,谨防上当受骗!
龙飞
独立的互联网观察家,关注新媒体,电子商务,O2O等领域

友情链接 合作联系方式:wemedia@yesky.com

天极新闻 天极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