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极大咖秀

登录 | 申请注册

滴血上市的叮咚买菜或已陷入思维“陷阱”

何玺 2021-07-08 阅读: 1,885 次

完成上市的叮咚买菜正陷入规模思维“陷阱”。

6月29日,生鲜电商叮咚买菜正式登陆纽交所,成为国内在美上市的第二家“社区线上零售”企业。

上市首日,叮咚买菜股价一度跌破发行价,最终报收23.52美元ADS,微涨0.09%。值得注意的是,叮咚买菜上市首日的流通值仅8000余万,属于小盘股。

叮咚买菜虽然已成功上市,但玺哥并不看好其发展。

01

“流血”上市的叮咚买菜

官方信息显示,叮咚买菜成立于2017年5月,主要通过产地直采、前置仓配货和最快29分钟配送到家的服务模式为用户提供生鲜消费体验,服务范围覆盖上海、北京、深圳、杭州、苏州等城市。

2018年5月起至2020年3月,叮咚买菜先后进行了9轮约8亿美元融资,投资机构包括包括高榕资本、达晨财智、红星美凯龙等,随后的B轮和C轮还引入了泛大西洋投资、启明创投、BAI资本等众多投资机构。2021年上市前的4月和5月,叮咚买菜又进行了D和D+轮融资,两轮融资金额达10.3亿美元,投资机构软银愿景基金、鸥翎投资Ocean Link、弘毅投资、红杉资本中国等。

叮咚买菜虽然密集完成了多轮大额融资,但其运营却一直处于亏损状态。据招股书披露的数据显示,叮咚买菜2020年运营亏损31.62亿元人民币,较2019年的17.41亿元扩大78.42%,2021年第一季度,公司运营亏损13.34亿元,同比扩大352.20%;2020年,叮咚买菜净亏损31.75亿元人民币,较2019年的18.73亿元扩大69.51%,2021年第一季度,公司净亏损13.85亿元,同比扩大465.31%;截至2021年3月31日,叮咚买菜总负债8.98亿美元,持有现金及等价物9.73亿美元。截至2021年3月31日的十二个月当中,公司自由现金流-1.55亿美元。

虽然企业运营一直处于亏损状态,但叮咚买菜当前并不打算减少相关投入。叮咚买菜在招股书中表示,“公司打算在可预见的未来继续投资于扩大用户群,以及支持此类扩张的技术创新和研发能力。基于上述原因,未来公司可能会继续蒙受损失。同时,宏观经济和监管环境、竞争动态以及公司无法及时有效地应对这些变化的,也可能导致在未来蒙受损失”。

看了叮咚买菜招股书中披露的数据,我们就知道叮咚买菜为什么在今年的4月5月完成D和D+轮大额融资的情况下要“流血”IPO了,因为它实在是太“烧钱”了。

02

陷入规模思维“陷阱”的叮咚买菜

叮咚买菜在今年4月5月新完成10.3亿美元大额融资的情况下仍然选择“流血”上市也说明,新完成的10.3亿美元融资并没有解决其“缺钱”的问题,所以选择了“流血”IPO这样的方式继续筹钱。而在不断筹钱的背后,则是叮咚买菜看好当前生鲜电商低渗透率,希望持续扩大用户群,做大规模的思路。

玺哥想说的是,叮咚买菜想要持续扩大用户群和做大规模的思路或是生鲜电商的一大陷阱。当然,已经尝到资本扩张甜头的叮咚买菜或许并不这样认为。

我们来看看叮咚买菜的发展历程。2017年5月,叮咚买菜成立,6月,叮咚建成首个300平“大仓”,开启”总仓+前置仓“供货模式。2018年2月,叮咚买菜第一个上规模大仓建成,正式更名上海城市分选中心。2018年7月,叮咚买菜完成A轮融资,随后开启狂奔模式。官网信息显示,截止2018年10月,叮咚买菜建成前置仓119个,主要服务上海大部分社区。2019年,叮咚买菜开始走出上海,开始全国建仓,至2019年12月,叮咚买菜建成前置仓近600个。公开信息显示,截至2021年Q1,叮咚买菜服务范围覆盖已覆盖北京、上海、杭州等29个城市,拥有950个前置仓。

密集前置仓点位+疯狂地推+疯狂线上补贴,加上疫情的环境因素,使得叮咚买菜的用户群和平台营收在2020年得以快速增长。据招股书数据显示,叮咚买菜2020年的月平均交易用户数为460万,今年第一季度的月平均交易用户数已增加到690万。营收方面,叮咚买菜的营收已由2019年的38.8亿元增长至2020年的113.36亿元,并从2020年一季度的26.04亿元增长至今年一季度的38.02亿元。

花费数十亿元之后,叮咚买菜成功将自己推向了美国资本市场。只是,这种在生鲜电商领域砸“钱”做规模的思路真的就对吗?起码玺哥并不这样认为。

对叮咚买菜来说,低渗透率的生鲜电商市场是具有广阔发展空间的大市场,但同时那也是一个需要巨大资金支撑的市场,这对走前置仓+地推+疯狂线上补贴的叮咚买菜来说,需要的资金量级远不是其所能负担的。而且,看好这个市场的也不止叮咚买菜一家,拼多多、美团、阿里、京东、滴滴等无不对该市场虎视眈眈,相比这些有钱又有流量巨头,叮咚买菜实在是有些弱小。

如果叮咚买菜坚持现在以资金换市场的思路,那么比必然会陷入“用户越多、亏损越多”的陷阱,直至最后补贴不动了,自动消停。

03

叮咚买菜不能做“妖股”

玺哥观察到,叮咚买菜上市之后股价极不不稳定。

上市首日曾一度跌破发行价,第二日则在开盘一小时内触发两次临停,盘中市值一度超100亿美元。而7月1日、7月2日,叮咚买菜股价走低,日跌幅分别为14.96%和11.54%。

叮咚股价之所以有如此巨大的波动幅度,是因为它的流通市值较少所致。在叮咚买菜原本的计划中,其流通值要较当前大的多。在第一版招股书中,叮咚买菜原本计划发行1400万股ADS,后因市场原因,其将融资目标大幅缩减了75%,至370万股ADS,同时将IPO价格定在指导区间的底部23.5美元。

减少上市融资目标虽然保障了叮咚买菜的股价,但同时也增大了其股价波动的风险。这使得当前叮咚买菜的股价极不稳定,像极了人们口中的“妖股”。

但叮咚买菜不能做“妖股”,因为再强的“妖股”也只是部分人的狂欢。

对于要让“让美好的食材像自来水一样,触手可得,普惠万众”的叮咚买菜来说,踏踏实实做好业务才是正道,因为没有业绩支撑的股价是不可能获得市场长期认可。

如上文所言,玺哥认为叮咚买菜现在以资金换市场的思路是一种思维“陷阱”,这种思维或将叮咚买菜带向“不归路”。因为就算叮咚买菜将当前所有的现金都投入到市场,其用户规模短期也不会做到多大。做不大的原因除了上文提到的前置仓+地推+疯狂线上补贴模式比较费钱外,还在于生鲜电商并不是一个能够快速培育起来的市场,因为这里面涉及的要素太多,如菜品种类、品质、价格、用户时间等。

当前,叮咚买菜要做的是转变以资金换市场的思路,重新思考自己的商业模式。

叮咚买菜以资金换市场的思路既是一种思维“陷阱”,也是一种思维局限。因为它本质是对传统电商模式价格战和生鲜“前置仓”模式的复制,是一种缺乏创新的商业模仿。

这种思维在社区新零售领域是有问题的,因为社区新零售并不是一个只靠资金和规模就能完成“占位”的市场。相比传统生鲜电商和零售,社区新零售对企业的业务创新能力和技术实力更为看重。如何用创新的业务满足社区非个体用户生鲜购物需求,并用技术赋能生鲜全产业链完成数字化升级,才是生鲜平台未来竞争的要点。

对已经完成IPO的叮咚和叮咚买菜管理层来说,如何将自身业务与市场相结合并找到合适的模式将是一个考验。

何玺
10年+资深科技媒体评论人。

友情链接 投诉建议邮箱:wemedia@yesky.com

天极新闻 烽巢网 天极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