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极自媒体开放平台

登录 | 申请注册

净资产-6.3亿元,卒于2020,“小乐视”墓志铭刻着贪婪二字

紫财经 2020-04-01 阅读: 572 次

上帝欲使人灭亡,必先使其疯狂。

在制造了一个巨大泡沫后,国内知名的互联网公司暴风集团(SZ.300431)终于迎来了其在资本市场上最后的挽歌。该公司近日公告称因资金紧张,难以维持正常运转,尚未聘请首席财务官和审计机构,存在无法在法定期限内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的风险。这相当于暴风吹响了暂停上市甚至退市的号角,让不少人唏嘘不已。

带着2亿网民冲到创业板

暴风的一位老投资者至今还记得这匹互联网黑马刚上市时的景象。

2015年3月24日,暴风集团过五关,斩六将,成功登陆象征着年轻、活力、高成长的深交所创业板板,原本7.14元的发行价与22.97的初始市盈率并不出奇,但是,正如它的名字一样,谁也没有想到,暴风集团真的在A股市场掀起了一场暴风,以40天36个涨停板的表现震惊了亿万投资者。

同年5月末,暴风股价就飙升到了327.01元,涨了44倍,即使放在今天,这个股价也可以跻身前六名,市值最高的时候一度超过400亿元,被市场称为又一只“妖股”。

不过,当时的暴风也不是完全没有看点。

凭借简洁、易用、免费、支持音视频格式丰富等优点,暴风旗下的拳头产品暴风影音播放器连续多年霸占着国内视频行业的老大宝座。

上市时,暴风掌门人冯鑫就底气十足地说:

“今天,我不是一个人来到这的,截至昨天,每天使用暴风的活跃用户是5000万,每个月活跃用户有2亿,我是带着5000万中国网民来到今天,带着2亿中国网民来到A股的。”

在暴风影音走红的时候,如今的网络视频三巨头腾讯视频、优酷视频等还是后生小辈,几乎不值一提,无数的70后、80后乃至部分90后都是在这个播放器的陪伴下成长起来的。

新上市的暴风集团确实也想做出一些成绩,在2015年的年报中,该公司在《致股东的一封信》就向投资者描绘了一幅宏伟的蓝图:2025 年,有一家公司每天连接数亿人,连接到它的平台,不仅提供全面、可交互的文化内容服务,而且还将打造出一个集游戏、社区、理财、电商、O2O 等于一体的商业综合体。

冯鑫将之称为“全新的物种”,并且认定2015-2025年是中国互联网娱乐的黄金十年。遗憾的是,他参透了未来却没有参透自己的命。

在资本市场上迷失的“好人”

众所周知,资本市场的魅力在于快递快速的财富,它的可怕同样也在于这一点。

根据财报,冯鑫持股比例21%,若以发行价7.14元计,他所持股份的初始市值仅1.8亿元。仅仅两个月时间,这一数字已经飙升到了80多亿元,膨胀了近50倍,可以想象,这对于一个从山西省最穷的城市阳泉走出来的冯鑫的刺激是多么大。

纸上财富来得快,去得也快。光靠暴风当时的体量,根本无法维持住这么高的市值,自然也维持不了冯鑫的身价。

在上市前一年,暴风营收、净利润只有3.86亿元、4194万元。恨不得将80多亿身价留住的冯鑫自此就从一个亲朋好友嘴里的“好人”深陷资本漩涡,走上了被资本裹挟向前的不归路。

为了刺激股价,保住自己的身价,冯鑫很快掌握了收购扩张,概念炒作的法宝。

就在2015年,暴风便推出了暴风魔镜和暴风超体电视两款新品,上线暴风秀场,并购稻草熊影业、立动科技和甘普科技,建立DT大数据中心,联手海洋音乐构建流量联邦,联手天象互动打造手游发行平台,以及孵化暴风云视频、暴风加油站、暴风私影、云朵 TV 助手、暴风文化等,一年上马了14个项目,从软件延伸到硬件、直播、影视、音乐、游戏、虚拟现实等多个领域。

这些项目的任何一个都可能做成一个独立的公司,羽翼未丰的冯鑫却幻想凭一己之力旋踵之间打造出庞大的帝国,其结果无疑是灾难性的。

2016年,暴风营收确实从上一年的6.5亿激增至16.5亿元,增幅高达153%,然而,净利润不升反大降七成,从1.7亿骤减到5281万元,经济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亦从前一年的8858万元变成-1.76亿元,下降幅度高达-298%。

不幸的是,这一切并没有警醒冯鑫,而是越陷越深,最终万劫不复。

贪婪是暴风的墓志铭

因新业务未达预期,冯鑫开始将目光投向了海外。

据第一财经报道,2016年,暴风集团子公司暴风投资与光大资本签订合作框架协议,约定与光大资本及其关联方设立产业并购基金的方式,出资47亿元收购MP&Silva Holdings S.A.(MPS)股东手中65%的股权。

公开资料显示,MPS成立于2004年,总部位于伦敦,是一家主要从事媒体转播权管理的机构,曾拥有大多数意甲球队、英超联赛、美国职业橄榄球大联盟等多项赛事的转播权。

冯鑫之所以谋划此项收购,主要目的就是借MPS塑造领先的体育IP,悲催的是,体育IP八字没一撇,暴风却坠入万丈深渊。

MPS交易完成不久,MPS便几乎失去了所有重要赛事转播权,遭遇破产清算。由于在签订协议时,冯鑫和他的暴风约定为该投资兜底,并承诺MPS收购后注入上市公司,最后被索赔7.5亿元,这也是压倒暴风的最后一根稻草。

2018年,受互联网电视、视频等业务影响,暴风迎来了上市后的首次亏损,且一亏就是10.9亿元,进入2019年,形势更是急转直下,截至去年9月30日,暴风集团合并财务报表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资产为-6.3亿元,还有巨额债务找不到可供执行的资产。

断送投资者最后一线希望的是,2019年7月,冯鑫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暴风完全丧失了自救的可能。目前,除冯鑫之外,暴风高级管理人员已全部辞职,仅剩10余人。

截至3月31日收盘时,暴风股价已跌至2.52元,市值8.3亿元,大约为高峰时的2%。

据说,冯鑫的偶像是贾跃亭,二人同为山西人,他喜欢后者身上的冒险精神。相同的是,冯鑫和自己偶像创下的家业都败在了生态上,但他与自己的偶像相比又略逊一筹:贾跃亭在弄垮乐视网,把一大批债权人拖下水后,至少还可以滞留国外,住着豪宅,并每月给老婆孩子五万美元的生活费,但冯鑫只能独自面对监狱的高墙思考下半生了。

有人说,资本市场是冯鑫不幸的罪魁祸首。其实,资本市场从来就无所谓好坏,它可以帮助有梦想的人实现更大的梦想,也可以放大恶人的劣根性,它到底发挥什么作用,就在于你的一念之间。

冯鑫曾发发表了9000字长文剖析自己的错误:“暴风三年来的三个问题,上市公司没有融资和并购,对债券融资和股权融资的认识有误,以及我们在业务布局上也有贪婪。”

当一个人意识到自己贪婪的时候,往往已经晚了。

评论

* 网友发言均非本站立场,本站不在评论栏推荐任何网店、经销商,谨防上当受骗!
紫财经
一个鲜活、有深度、有温度的科技财经自媒体,欢迎关注。

友情链接 合作联系方式:wemedia@yesky.com

天极新闻 烽巢网 天极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