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极自媒体开放平台

登录 | 申请注册

手机销量暴跌,华为向谷歌低头,任正非全球第三大生态梦生变?

紫财经 2020-03-31 阅读: 522 次

任正非9个月前高调宣布创建全球第三大手机生态系统,此举曾赢得一片欢呼,现在看来没那么简单。

近日,华为发布了新一代P40系列手机,除了一系列指标的提升外,新产品最大的看点是,这系该公司首次在旗舰机型上采用自家的HMS服务及AppGallery应用商店,而弃用谷歌的GMS及Play商店。

正当外界认为第三大手机生态系统再下一城时,华为消费者业务终端CEO余承东的表态却让牌局变得扑朔迷离起来,在接受外媒采访时,他公开表达了继续使用谷歌所有服务,留在安卓阵营的渴望。

这样的主动示好,究竟是任正非向谷歌布下的一记迷魂阵,为华为打造自有生态系统争取时间,还是暗示华为创建第三大手机生态系统信心不足,推出华为HMS只是虚晃一枪,实则为了增加筹码呢?

被迫揭竿而起的第三大手机生态系统

在华为切入之前,全球主要存在着两大手机生态系统,分别为苹果的AppStore、谷歌的GooglePlay,前者立足iPhone,在高端用户中拥有强大影响力,后者则借助各种安卓产品,占据八成以上的市场份额。

掌控生态系统的好处不言而喻。通过臭名昭著的“苹果税”,库克一年就可躺赚数十亿美元,被比尔·盖茨认定价值达4000亿美元的安卓目前虽说免费提供给各大手机品牌使用,但收费传闻不时在坊间流传,最重要的是,掌控生态系统就掌控了数以十万亿美元帝国的咽喉。

正是这些战略上的考量,华为发布手机芯片的时候,就传出任正非有意涉足操作系统的消息。不过,这些年来,海思麒麟芯片不断推陈出新,应用于越来越多的手机,华为生态系统方面的进展却鲜有消息。

直到2019年5月16日美国将华为及其68个附属公司列入限制名单,鸿蒙操作系统、HMS快速走入人们的视野时,人们才发现,这些年来,任正非并没有闲着。

官方数据显示,华为HMS系统、华为应用商店已覆盖全球170多个国家,拥有6亿多用户,月活用户超4亿,支持手机、平板、PC、手表、大屏和车机等多种终端产品。

2019年底,余承东在一封面向全体员工的新年信中表示,2020年华为将全力打造HMS生态,并形成“自研芯片+鸿蒙OS”的新体系,不到三个月后,他就给出了一番令人浮想联翩的说法,深层原因在于,第三大生态系统表面的红火难掩华为业绩承压的尴尬。

业绩担当告急

不少国内用户反映说,从安卓系统切换到华为系统,很难感受到明显不同,因为常用的功能或APP基本上都在,但海外消费者对此不会认同,切换到华为系统,就好像进入了陌生的世界。

谷歌GMS不仅集成了地图、视频、GPS定位和天气等一系列API接口,还囊括了国外用户熟悉的YouTube、Gmail、Google搜索和Google地图等产品,不少应用的运行环境也离不开GMS,失去这些功能或应用,对于他们来说是不可想象的,这恰恰也是华为无法提供的。

当谷歌断供事件发生后,华为手机在欧美市场的销量应声下落。据Canalys有关数据,2019年第二季度,华为在欧洲市场份额直线下滑了16%。

随着时间的推移,负面影响不仅没有消除反而在持续放大。Strategy Anaylytics市场报告显示,2020年2月,全球智能手机总出货量6200万部,三星、苹果、小米位列前三,华为则从原来的第二名跳水到第四名,当月出货量550万部,不到苹果的三分之一,同比暴跌69%,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

在过去的许多年里,华为都是一家纯粹的通信设备制造商,主要业务均以运营商为中心,没有手机也活得很滋润,但今天完全不同。

2018年,华为全年实现销售收入7212亿元,同比增长19.5%,其中,消费者业务3488.5亿元,同比增长45.1%,运营商业务2940亿元,减少1.3%,前者首次超过后者,成为华为的第一大收入来源,不仅如此,当运营商业务陷入停滞甚至下滑时,增长强劲的消费者业务更是华为整个公司的业绩担当。

华为已与消费者业务深度绑定,在没有涌现新的支柱产品前,手机市场的任何风吹草动都可能影响到全华为的业绩,当其持续下滑时,余承东怎么不紧张?因此,华为向谷歌伸出橄榄枝也就在预料之中了,与其于寄希望于前途未卜的第三大手机系统,显然不如利用现成的安卓稳定住当前的增长,何况眼下正是5G市场的关键时刻。

谁来拯救华为?

遗憾的是,这样的努力很难奏效。

一方面,官方的禁令短期不会取消。谷歌原本断供华为遵从的是美国监管部门的禁令,由不得谷歌作主。该禁令从2019年5月发布至今几近一年,虽然临时许可几经延期,不过,种种迹象表明,美方不但没有放松的表示,很可能会变本加厉。

路透社称,美国正准备扩大禁令覆盖范围,台积电这样的非美国企业也必须获得美国许可才能向客户供应芯片,这意味着华为未来有无法从台积电采购芯片之虞。与此同时,蔓延的疫情也不是一个好消息,在国内经济危机加剧后,美国贸易保护主义也可能抬头,增加对国外企业的限制。

总之,只要禁令一天不解除,华为单纯向谷歌示好就不可能解决实质性的问题。

另一方面,来自谷歌的敌意大大加深。以前,华为只是谷歌的众多合作伙伴之一,谷歌对其态度不会比对三星更特殊,现在不同了,鸿蒙操作系统、HMS已将华为的野心展示得一览无余,任正非觊觎谷歌的霸主地位不再是秘密。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鼾睡谷歌不可能不加强对华为的防范,双方是否仍然会像当初一样“亲密无间”,应该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华为轮值董事长之一徐直军曾表示,“2020年将是华为艰难的一年,生存下来是华为第一优先。”现实可能不会到这一步,但也容乐观,独立建立良好的生态不可能一蹴而,所需时间和难度可能远超预计。

如果放在前几年,某项业务下滑了,华为或许还可以从国内市场找补回来,不幸的是,如今的中国市场也告别了高增长神话,2019年,中国智能手机销量为3.69亿部,同比减少7%,这一势头似有加速下滑的苗头。国内的5G商用合同僧多粥少,部分已经官方授意用于扶持中兴,指望不上。

当下,华为只能寄希望于5G尽快催熟物联网,从而在这个全新的万亿级市场分得一杯羹。

去年6月,任正非下调了预期,他预计,2019、2020两年华为的年收入都将在1000亿美元左右徘徊,2021年开始复苏,似乎也是注意到了这一点。(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评论

* 网友发言均非本站立场,本站不在评论栏推荐任何网店、经销商,谨防上当受骗!
紫财经
一个鲜活、有深度、有温度的科技财经自媒体,欢迎关注。

友情链接 合作联系方式:wemedia@yesky.com

天极新闻 烽巢网 天极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