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极自媒体开放平台

登录 | 申请注册

Q4营收超预期且同比扭亏,Square重拾“明星独角兽”光环?

莫谦 2020-02-27 阅读: 538 次

2月26日,美国移动支付巨头Square 公布了2019财年第四季度的财报,数据显示,该季度内产生的净营收为13.13亿美元,比上年同期的9.33亿美元增41%;净利润3.91亿美元,相比之下上年同期的净亏损为2800万美元,实现同比扭亏。

鉴于Square第四季度业绩超出华尔街分析师预期,且2020财年第一季度业绩展望也超出预期,截至目前,其盘后股价上涨逾6%,展现出了资本市场对这家成长型公司的信心。

图源:雪球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美国移动支付界炙手可热的明星公司,Square在步入2020年以来股价便一路上涨,早些日子股价已经涨超30%,如今这份乐观的财报再一次给了资本市场一剂强心剂。不过,结合行业状况以及Square自身状况来看,Square也仍然面临着一些风险。移动支付市场激烈的竞争也已经在国际化的市场上演变开来,未来Square会否可以依旧保持强劲的增长态势?我们从这份财务数据来说起。

盘后股价涨超4%的背后 Square的Q4财报有何亮点?

财报显示,期内营收13.13亿美元,比上年同期的9.33亿美元增长41%,超出分析师普遍预期的11.9亿美元。其中,基于交易的营收为8.32亿美元,高于上年同期的6.68亿美元;基于订阅和服务的营收为2.81亿美元,高于上年同期的1.94亿美元;来自硬件营收为2230万美元,高于上年同期的1820万美元;比特币营收为1.78亿美元,高于上年同期的5240万美元。

净利润方面,Square第四季度的净利润为3.91亿美元,相比之下上年同期的净亏损为2800万美元;每股摊薄收益为0.83美元,相比之下上年同期的每股摊薄亏损为0.07美元。不计入某些一次性项目(不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Square第四季度调整后每股摊薄收益为0.23美元,高于上年同期的0.14美元,同样也高于分析师此前平均预期的0.21美元。

不过,营收超预期的增长带动净利润的波动之后,营收成本增长了42%,运营费用增加了33%。

2019年全年Square的总净营收为47.14亿美元,相比之下2018年为32.98亿美元。2019年净利润为3.75亿美元,相比之下2018年的净亏损为3850万美元;每股摊薄收益为81美元,相比之下2018年的每股摊薄亏损为0.09美元,各部门业绩的营收同样高出2018年的数据。

对下一个季度的业绩展望,Square预计2020财年Q1营收将达13.4亿美元至13.6亿美元之间,超出分析师普遍预期的12亿美元。每股亏损预计将在0.01美元到0.03美元之间; 调整后每股收益预计将在0.16美元到0.18美元之间,其中值为0.17美元,超出预期的0.16美元。

由于四季度的业绩表现以及对下一季度的业绩指引均好于预期,让其在周三的常规交易中下跌0.6%的股价,盘后大幅上涨超6%。可见,Square本季度的财报算的上是一份漂亮的答卷。不过,我们要注意到,Square所处市场环境的竞争愈加激烈,尽管赛道空间巨大,但结合Square自身的一些因素来看,这也会是阻碍其将来快速发展一些因素。

主要营收来源于美国 国际竞争加剧的背后极有可能会侵蚀其利润

众所周知,Square的主要营收来源于美国地区,这很有可能会是一把双刃剑。值得肯定的是,绝大部分的营收来自于美国,说明其在美国市场获得了不错的认可。

不过,美国市场也并不见得就是一个温室。从行业来看,作为服务市场的支付进入的门槛本就较低,而且Square的转换成本很难确定。主要的营收来源于美国,从Square本身来讲,并没有提供足够的多元化来维持经济衰退。从经济环境来看,一旦出现经济困难或是显著放缓时,对于依赖美国市场的Square来讲将直接影响其营收。要知道,美国已经处于经济扩张的第十个年头,经济困难的可能性较高。

但另一方面的影响,或更值得投资者们关注。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发展,业务国际化才能抵御更多的风险,而这恰恰是Square相对薄弱的环节。虽然Square也在开展一些国际化业务,但却远不及对手们的声势浩大。随着国际竞争的加剧, Square在进行全球扩张时并不见得有多容易。从最新财报中,我们可以看出,虽然营收同比增长了41%,但收入成本增长了42%,运营费用也增加了33%。这意味着,随着市场竞争的加大,这些方面的费用很有可能还会拔高。

实际上,移动支付市场的竞争已是相当激烈。赛道上的参与者众多,譬如Adyen,Wirecard和PayPal等。

资料显示,PayPal是最早在互联网上工作的在线支付处理器之一,这俨然具备了先发优势。此外,PayPal更是收购不断。2015年,PayPal收购美国跨境支付公司Xoom;2018年,斥资22亿美元收购瑞典支付公司iZettle,随后又以4亿美元的价格收购加拿大支付平台Hyperwallet;2020年1月份又收购了一家创业公司Honey,并在2019年12月宣布正式进入国内市场。显然,四季度净利润达5亿美元的PayPal更加来势汹汹。而德国支付巨头Wirecard,号称"欧洲的支付宝",已将自己定位为亚洲和欧洲之间的联系,并在去年11月正式进入中国市场。

从这些角度来看,对手们的收入比Square的收入更安全。这也从侧面对Square提出了更多要求,不过Square要实现国际化仍需面临多种障碍,比如监管文化、用户习惯不同等等。未来想要获得更多市场必将付出更加昂贵的费用,而这些成本将对Square的利润空间进行挤压。

运营费用同比增33% 产品研发费用占比过高并不是件好事

一直以来,Square的成本和费用均慢于营收增速,体现了公司的整体管理能力,这或许也是投资者们看中的的主要原因之一。不过, Q4的数据显示,期内其营收成本和运营费用也分别达到了42%和 33%。虽然本季度实现了同比扭亏为盈,但Q4营收成本和运营费用的大幅增长也不宜过于乐观。

在这些支出的费用中,Square的产品研发开支费用一直处于高位。基于移动支付市场的大环境,要想压低Square的研发支出成本并不简单。2019年Q2正是由于产品开发和营销费用的激增,导致其亏损较大至670万美元;到了Q3,其产品研发开支同比增长28%至7040万美元,整个运营开支同比增23%至1.82亿美元。虽然Q4未能找到研发开支的具体费用,但从营收成本和运营费用的不小增幅可以看出,研发成本依旧是起居高不下的一项费用。

当然,作为一家科技公司,必要的研发支出是理所当然的。但实际上也有一个矛盾在里面,目前几乎所有的卡将很快支持NFC,有智能手机或平板电脑就足够了,这使得Square的硬件并不具备独特优势,那么由此产生的高昂成本也就有点尴尬,难免不会对其盈利能力造成相应影响。

当然,Square销​​售各种各样的支付硬件,包括加密狗和独立终端,也是为了将商家束缚在其生态系统中。通过分析,薪资,网页设计,电子商务和其他服务扩展了该生态系统,最终企图将其变成一站式商店,以数字化业务。这种扩张会扩大Square的业务范围,进而增加其生态系统的粘性,Square企图这样来提高其较高利润的订阅和服务收入,但却需要更多的创新来吸引用户。这也就不难理解,Square研发费用拔高的原因了。

另一方面,早前Square主要的服务对象是小微商户,尽管这一目标用户群体数量庞大,但小微商家的单笔信用卡交易额过低,在总体信用卡交易规模中的占比也非常小,低规模的交易金额给Square带来的利润贡献非常低。为了改变这一局面,近年来,Square在不断加大对中型和大型商户的获取。比如相继推出SquareStand、Square Register等多种美观的软硬件收银工具,试图取代传统的收银系统,以扩大在中型商户中的普及度。但同样需要面临传统零售商、社交平台等多方跨界者的竞争,对于Square而言,想要扩展大型商户并没有那么容易,因为这些商户可能早已被其他支付机构纳入麾下。

不过,这却是Square不得不去做的事情,毕竟,在竞争激烈的支付市场,如若不去创新、不去开发新产品,将很难在残酷的竞争环境下持续保持优势地位。那么,在这一背景下,Square研发费用短期内仍会处于高位。

移动支付处于"蛋糕不断做大"的阶段 Square将受益几多?

尽管Square目前面临着一些大大小小的困境,但我们也看到了Square不断发掘商户需求所作出的一些创新和努力,比如,针对高端餐厅这种特定类别商户的需求,Square可以提供送餐等服务。另外,Square甚至从B端跨入C端支付领域,这种发展路径使得Square未来的天花板不断升高。

而从全球的整个数字支付市场来看,处于一个乐观的发展空间。据Grand View Research数据显示,全球数字支付市场在2019年至2025年之间的复合年增长率可能达到17.25亿美元。同时,有乐观的预测表明,在巨大发展空间的加持下,Square与对手PayPal,Adyen,ApplePay和其他平台之间可能不会互相影响。换言之,对Square而言,其具有足够的时间取进行自我完善。

而据App Annie的" 2020年移动状态"报告显示,Square的Cash App最初于2013年推出,是去年美国增长最快的支付应用程序。该公司还将Cash评为美国最出色的"突破性"金融应用程序,击败了银行支持的Zelle和PayPal的Venmo,后者分别排名第二和第三。

更重要的是,Square已将Cash从对等支付应用程序逐步扩展到具有比特币和免佣金股票交易的成熟的金融科技生态系统,它还链接到物理现金卡,该现金卡可用作常规借记卡。这意味着,在接下来的几年内,现金的扩张以及Square的其他金融科技服务,比如融资部门Square Capital也将锁定更多的消费者和商人。

四季度,Square共出售了价值超过1.78亿美元的比特币,较上一季度增长约20%,同比增长240%。在2019年的比特币销售额超过5.16亿美元。虽然与美国大型的零售加密交易所相比,其销售额仍然相形见绌,但第四季度在Square对比特币需求的激增速度实际上超过了Coinbase、Gemini和Kraken。可见,Square在金融科技市场中开辟的业务也为其撑大了想象空间。

不过,随着经济全球化的日益发展,未来Square还需面临一些宏观不利因素,竞争环境也很有可能还会变得更加复杂。虽然它在金融科技市场中也开辟了一个有利可图的利基市场,但市场的诸多变数能否让其持续保持强劲增长态势,还需要市场的下一步验证。

本文来源:美股研究社(公众号:meigushe)——旨在帮助中国投资者理解世界,专注报道美国科技股和中概股,对美股感兴趣的朋友赶紧关注我们

评论

* 网友发言均非本站立场,本站不在评论栏推荐任何网店、经销商,谨防上当受骗!

友情链接 合作联系方式:wemedia@yesky.com

天极新闻 烽巢网 天极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