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极自媒体开放平台

登录 | 申请注册

实体经济与资本市场的冰火两重天

银杏财经 2020-02-25 阅读: 658 次

作者 | 吴不知

编辑 | 汪小楼

来源 | 银杏财经(ID:xinyingcj)

每个人对自身利益的关注自然且必定会使他青睐最利于社会的用途。这就像“有一只无形的手”在引导着他去尽力达到一个他并不想要达到的目的。

将近三百年前,亚当斯密便注意到每个个体的“自私”反而会引导市场配置资源。某个物资紧缺,资本洼地就形成,当源源不断流入之时,价格也不断高抬;全社会某个物资过剩,资本高地形成,资本会选择出逃,导致价格不断下跌。

2020年,个体与资本处在冰火两重天的情况。新冠来袭,每个人有了切肤危机感,口罩、酒精、测试仪等等平常物资瞬间紧缺,人人谈“疫”色变,为求得安全只得宅在家中。

资本市场却十分热闹,生产相关物资的上市公司迎来大涨,一路扶摇直上,带着指数直奔年前高点。例如生产口罩原材料橡胶和塑料制品行业的道恩股份,2月3日开盘连续一字涨停,21日收盘股价已经翻番。

先觉者尝到甜头,后觉者希望找到新风口。

事情正在起变化,实体经济在危机之下许多企业乞求一活,有腾笼换鸟者,有追逐风口者;资本市场眼见底部明确,更多风口逐渐到来,又会多不少碰热点“瓷”的公司。

风吹草木生,资本先热起来,可能预示着生机。

企业求生之路

疫情到来严重冲击绝大部分行业,唯有医疗、消杀以及口罩相关产业链能够幸免。

需求端普通人一“罩”难求,透过社交媒体可以看到,有把桶装水外包装扣在头上者,有用一半胸罩罩杯替代者,如果心灵手巧,还有不少小视频提供自制口罩教程。

急的不仅是个体,疫情爆发初期,中石化官方微博发布一则消息引来一片惊讶。“我有熔喷布,谁有口罩机”,制作口罩原材料熔喷布的主要化合物是聚丙烯,该物质主要由石化提炼而成。

自家就有原材料,只要有设备很快就能摇身一变为口罩生产厂家,经过网友牵线,顺利联系到口罩机生产商。去年嚷着要卖咖啡,今年紧跟风口打起了口罩的买卖,这家国企越来越有网红味儿。

同样是上游产业,道恩集团下属道恩模具公司紧锣密鼓上线医用口罩生产线。

大量企业生产口罩刺激全国聚丙烯纤维产量,中石化、中石油、中国神华、延长石油、中煤、东华能源等高熔纤维排产量创下历史新高。

上游厂家加入,八竿子打不着的中游企业闻风而动,比亚迪、广汽集团、上海通用五菱等一众制造业企业宣布进军口罩业。

它们拥有大量熟练技术工人和容易改装的流水线,稍加调整就能练就新行业既能。不同于上游厂家有原材料,中游制造业“跨界”多一些无奈,制造业大多属于劳动密集型行业,横亘在复工面前的也是口罩。

最早闻到口罩生意的是上海通用五菱,管理层果断下达命令抢设备、抢原料、建立整套生产线,最近100万只口罩在现场交付。

“我们也都缺口罩啊”整车制造商比亚迪同样希望“罩”住员工,现在想复工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汽车行业本来就处在寒冬之中,疫情来袭更是雪上加霜,企业大部分自产口罩除了供应自己,大部分产品主要供应政府、医院、疫情严重地区以及战略合作伙伴。

这条销售路线说明比亚迪是一家有觉悟的企业,能有限分配物资产生最大效用。到月底,比亚迪口罩日产量将达到500万只,直逼原来的口罩厂家。

另一家车业巨头广汽集团拥有12万雇员,口罩同样是复工一大难题。2月11日,整条生产线完成设备安装,两天之后便开始生产,5条生产线日产能达25万个。

最近几年,汽车行业举步维艰,靠着新能源打的激素苟活,有4S店员工说他们年后就卖了两部车。乘联会发布二月上旬中国汽车销量同比下降92%,全行业几乎冰封此时发挥流水线、人力、上游供应商优势投身口罩,或许有更多自救的意味。

除车企有拓展新业务之外,富士康和美的这类家电、元器件巨头也为口罩业注入源源不断的产业资本,口罩危机会在市场调节下逐渐过去。

原本是医药器械厂家自留地,如今被一群巨头盯上,它们很着急。

“过去我们和一家医药企业合作,生产纸尿裤”广东省奥康泰医药有限公司董事长朱文斌向记者聊起经历,虽然自己没有生产口罩的经验,但纸尿裤和口罩有许多指标类似,过往经验是他们的“跨界法宝”。

纸尿裤阻止液体出去,口罩阻隔飞沫进来,如果成功,那么省澳康泰等于完成产业闭环,“进出自如”了。

“突然发现过年期间自己的恩格尔系数是100%”,有微博大V惊呼,一个月以来深居简出,过得就像刚入宫的李莲英同志。个体消费遭受打击,最受伤的还是餐饮、电影、快消品行业,这些行业要么寄希望于外卖升级,要么只能继续蛰伏。

总体上看,实体经济会被疫情重挫,不少海外机构预估中国一季度GDP增长不会高于3.5%左右。今年全年GDP增速多少,还得看接下来两会上那个关键人物嘴里说多少,英明的人总能精准给出数字,制度性优势就在于别国GDP得靠算,我们只需要拍脑袋。

实体经济触底,资本市场却会迎来爆发,疫情之下风口不止一处,到处都有飞猪。

资本市场的狂欢

用冰火两重天形容企业与资本市场并不为过,节后A股行情上演了一出大洗盘。

经历过2016年熔断,就连去年美帝怎么恐吓威逼指数都没怕过,这次上证指数却出现暴跌,吓得趴在地上。

2月3日,A股来了一个堪称教科书般的大洗盘,应证了那句“利空出尽是利”好的股市俗语。当日三大指数大幅低开,沪指下跌7.72%,深成指下跌9.13%,创业板下跌8.23%,超3000余只股票跌停开盘。

定睛一看,唯有医药板块扛住颓势,带领大盘逐渐收复失地。次日三大股指再次大幅低开,然后迅速拉升反弹,一根放量阳线开启了一波凌厉的上涨。反弹力度最强的当属医药与口罩防护概念股,不仅迅速收复失地,还连连创出历史新高。

市场情绪只一天便恢复正常,加上央行释放流动性,随后松绑定增等一系列措施,大量资本开始涌入市场。

前文提到的道恩股份上市三年以来一直在10-16元附近宽幅震荡,谁也没有想到竟会在这次疫情当中成为明星股。A股290只化工股,照理来说应该吹起万华化学、宝丰能源、天茂集团这类聚乙烯概念股,为何资本偏偏独爱这家?

上市之后没有被爆炒过,当次新股光环消失后一直维持在区间震荡。资金方面,社保与基金持股众多,流通市值在大涨之前不过20多亿元。业绩方面,上市以后净利润与ROE(净资产收益率)连续两位数增加。

可惜道恩股份没有任何前兆,出现了僧多粥少的局面,连续一字板丝毫不给投资者上车机会。买不到口罩,错过相关概念股还有消杀产品上游的相关化工行业和医药板块等着人们。

老资格上市公司氯碱化工从1月21日开始连续放量拉升,一度触及两年以来新高。最受资金追捧的还是医药板块,毕竟消杀只是被动,真正战胜病毒还是得靠药物。

不止是那句“你有病,我有药”,究竟什么能治病,谁又能生产目前并不明确。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只要说自己开始研发,或者沾边儿挂靠都能得到资金关注。

1月下旬官方带货双黄连,代表产品双黄连口服液背后的四家A股上市公司股价应声大涨。哈药股份、太龙药业股价翻倍,珍宝岛与天力士走势尚可。不过有趣的是,四家上市公司近年业绩都不太好。

哈药股份、珍宝岛与天士力前三季度净利润同比无一不是下滑,而福森药业的双黄连口服液2019年上半年占总营收50.9%,比同期下降29.6%,销量更是下滑37.4%。好不容易天降甘霖,几家业绩不佳的药企算是得了那几个媒体恩泽。

双黄连的药效不得而知,解药难寻,据“南方财富网”统计,新冠病毒疫苗概念股牵扯8家上市公司,有7只为A股。

比如两年前饱受长生疫苗事件影响的康泰生物终于有了出头之日,除母公司之外,其控股的北京民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都宣称自己已经开始新冠肺炎病毒疫苗的研发。好消息推动之下,康泰生物连续创出历史新高,短时间再攻高点是大概率事件。

2015年上市的赛升药业近年业绩并不亮眼,当年年末创出新高之后股价倾泻直下。公司不断把资金砸到推广上,冷不丁的在2月20日在互动平台放出一则消息,股价迅速拉板。

赛升作为药业公司却投了大量资本到并购基金,之前所投的北京康乐卫士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研发团队正开发一种预防新型冠状病毒的COVID-19重组蛋白递呈多肽疫苗,目前已完成了疫苗的设计,正在动物体内进行测试,评价免疫效果。

除了疫苗,国内仿制药、原料药股票被资本活生生玩儿成了薛定谔的解药。海正药业第一个拿到新冠肺炎具有潜在疗效药品的上市批文,四年前公司拿到法匹拉韦的中国独家专利授权。今年上市正值风口,股价一扫几年颓势,大有掀翻2015年牛市顶部的气势。

风口从来不缺乏ST股,科技部生物中心副主任孙燕荣在发布会上提到老药治新病,磷酸氯喹被吹了起来。最受益的公司是*ST河化,旗下子公司生产磷酸氯喹原料,这下连续一字板上扬,涨超逾50%。

光看股市,好像每家药企都是神医一样。

结语

疫情加剧行业涤荡,不少难以为继、危机四伏的企业陆续退出市场。但资本终究需要找到新的寓居之所,自然会寻找新的方向。

像制造业、化工业、纺织业等传统行业公司开辟第二战场,其实根本目的还是自救以求自活,宏观看这些公司其实有意无意间都有横向拓展主业的想法,这次疫情刚好给了他们机会。

例如造车业,锂电引发的行业洗牌效应显著,大量石化能源造车企业纷纷转型。下个风口已在路上,不日之后更环保、高效的氢能源也许会再来一次行业洗牌。但没有任何一家公司能保证自己能吃到下个螃蟹,不如积极运用自身优势,如熟练劳工、成熟流水线、大量资本积累紧抓每一个风口。

化工业的境况稍差,最近几年环境治理抬升该行业成本,迫使这类企业转型。此前有分析人道出一个非常有意味的观点:像闰土股份这类化工原材料企业,行业已经相当成熟,要么找到新立足点,要么就是等竞争对手垮掉。

实体经济遇冷与资本市场升温,其实是资本无处可去,只能到金融市场寻找机会。“炒”无法从根本上解决整体经济动能失速,归根结底还是需要产业资本重新流入产业。

产业资本流入通常关注国家政策与经济指标,时下各地纷纷出台减负政策,如果未来能有长期、连贯政策出台,整个经济才能逐渐走回正轨。

而经济指标不能单看GDP,必须分清滞后、当前与先前三种指标,GDP增速并不是最紧要的,毕竟属于滞后指标。相反,在危机之下更应关注先前指标,提前发现新风向。比如PMI(经理人采购指数)、PPI(生产价格指数)以及股指。

2020年1月份,PMI、PPI、股指都出现向上拐点,即便没有走出低谷,但至少止住下跌,预示着今年不会特别难熬。再过一个月一季度GDP虽然并不乐观,但两市成交量连续过万亿预示着资金正在看好整个经济起底复苏。

疫情像是给实体经济来了一次“刀耕火种”,此时正是资本播种期,当风口来临之际,万木之春定会到来。

评论

* 网友发言均非本站立场,本站不在评论栏推荐任何网店、经销商,谨防上当受骗!
银杏财经
银杏财经
带给你最好的商业人物和故事。

友情链接 合作联系方式:wemedia@yesky.com

天极新闻 烽巢网 天极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