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极自媒体开放平台

登录 | 申请注册

连疫情也无所畏惧,这就是三和大神

柴狗夫斯基 2020-02-25 阅读: 504 次

一场疫情,让住在城里的体验了一把小区封闭式管理,让住在村镇的目睹了隔离封路,让需要工作的转换成了远程办公,让需要学习的在家上起了网课。

许多人都在感慨,一次感觉在家的日子是如此难熬,以至于让他们甚至头一次主动萌发了想要回去上班、上学的念头。

这个社会很大,有嫌在家待太久的人,自然也就会有想要回家而不可得的人。

这里面有些人,是因为疫情导致的交通管制,而被迫停留在了回家的路上。

比方说像湖北卡车司机肖师傅,就是在疫情发生前拉了车货上路,结果开到一半懵逼地发现自己这个湖北牌照到那都不让下去,只能在高速公路上被迫开始一场看不到终点的“人在囧途”。

还有像董师傅这样,原本开着自己的小面包一路唱着歌想回温州老家过年,结果上了路之后因为疫情封路,直接被困在了半道上,只好在车上凑合着过完了这个年。

当因为有村民误会他是逃犯而报警时,这位师傅已经在面包车上生活了快一个月了。

但不管怎么说,他们虽说没能暂时没能回家,可总归是还有个盼头,能够希冀于疫情结束后再回到家乡与亲人重逢。

相比之下,另外一群人可能就要更加可怜一些,因为他们也许根本就没有家了。

那就是曾经因为被日本人拍成纪录片而在网上爆红的三和大神们。

﹌﹌﹌﹌﹌﹌﹌﹌﹌﹌﹌﹌﹌﹌﹌﹌﹌﹌﹌﹌﹌﹌﹌﹌﹌﹌﹌﹌﹌﹌﹌﹌﹌﹌﹌﹌﹌﹌﹌﹌﹌﹌﹌﹌﹌﹌﹌﹌﹌﹌﹌﹌

先给各位不太了解这个特殊群体的读者朋友们做一个简单介绍。

所谓“三和大神”,指的其实是一群集结在深圳三和人才市场周边,以打日结工资的零工,作为主要收入来源的青年人群。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在我国这些年轻人都是一个被社会所忽略的人群。

虽然许多深圳人也许每天都要在街头与这些“三和大神”们擦肩而过,但却很少有人会对他们多看上几眼。

主流舆论对他们的印象,基本也只停留在一个简单刻板的“好吃懒做的无业游民”的程度。

直到日本电视台方面的记者注意到了这个群体,并为其专门拍摄了一部名为《三和人才市场》(又名《中国日薪百元的青年们》)的纪录片之后。

许多普通人才头一次真正注视起了这些年轻人,了解到这些每天只是打打短工,拿了工资就去网吧打上几个通宵的家伙们,其实并非只是因为单纯地好逸恶劳。

许多“大神”们都曾在家乡小县城里有过一份稳定的生活,但或许是因为无法再忍受在工厂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且完全看不到出头希望的机械生活,为了逃离才来到了三和。

(当了大神肚子饿

可之前没当大神的时候日子也没好过到哪去)

还有些“大神”的遭遇更是堪称造化弄人。

明明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靠高考从偏僻落后的小山村里走了出来,最终却因为负担不起学费而辍学,在陌生的大城市里陷入了待不住又回不去的两难困境,被迫流落到了三和。

不过虽然已经沦落到了三和,但依然有不少像陈勇这样的人死守住了最后的底线,那就是没有把自己的身份证卖掉,换几十块钱去吃顿饱饭。

就算是在外界看来已经成为了每日混吃等死的“大神”,但总归还屎有人会在一直努力想要从这个泥潭中脱身。

但不管是安于现状也好,还是始终没有放弃希望也罢,当这次疫情发生之后,所有“大神”们的生活都必然会受到一次严重的打击。

﹌﹌﹌﹌﹌﹌﹌﹌﹌﹌﹌﹌﹌﹌﹌﹌﹌﹌﹌﹌﹌﹌﹌﹌﹌﹌﹌﹌﹌﹌﹌﹌﹌﹌﹌﹌﹌﹌﹌﹌﹌﹌﹌﹌﹌﹌﹌﹌﹌﹌﹌﹌

大部分人小时候应该都听过那个关于蝴蝶与蜜蜂的寓言故事,勤劳的蜜蜂在夏季选择努力采蜜,最终靠着囤粮熬过了冬天,而每日沉溺于玩乐的蝴蝶,则在酷寒的冬天悲惨地死去。

如果把这次疫情比喻成一场寒冬,那么相比于绝大数有房、有积蓄的普通人,曾经信奉“干一天可以玩三天”,手头哪怕有个几百块都要去网吧里玩个精光的三和大神,他们所扮演的角色,自然就是那个蝴蝶了。

普通人在家里待了大半个月尚且还有老本可吃,而积蓄只能按天算的“大神”自然早已经被逼入了绝境。

如果说在过去,临时找不到工作的“大神”们无非就是饿两天肚子,再睡两天大街罢了。

许多人曾经疑惑,为什么“大神”们会挑在深圳三和聚集,而不是北京、上海等其他大城市。

其实原因很简单,因为作为一座南方城市,深圳的冬天依然较为温暖,哪怕是在腊月,只要能三五成群地依偎在一起,那么哪怕是睡大街也不会太冷。

但现如今随着疫情的愈演愈烈,过去的抱团取暖睡觉法自然也成为了被街道人员严厉打击的行为。

一些在深圳生活的读者朋友可能会发现,在今年这个冬天里,曾经人来人往的“海信大酒店”周边已经遍寻难觅“大神”的踪迹。

白天是海信人力资源市场,晚上则是“海信国际大酒店”。

有网友就对此感到非常疑惑,从而在某“大神”云集的论坛里发帖询问了此事。

而从“大神”们的回答来看,他们如今的栖身之所可谓是千奇百怪。

有人躲在烂尾楼里最终还被赶出来,也有人发现了银行ATM机这个遮风挡雨的好去处。

有些“大神”学会把眼睛往上看,从几十上百米高的居民楼楼顶发现了生机;

也有“大神”选择拥抱传统,在著名的天桥下方找到了归宿。

甚至还有从“宝箱”身上开发出全新用途的“大神”。

这里稍微科普一下,在三和大神们的黑话中,宝箱指的其实就是垃圾箱。

因为“大神”们在垃圾箱中翻找垃圾时,时常能从中找到许多意想不到的收获,因此才戏谑地将其称为宝箱。

当然也有一部分幸运儿能够遇到政府救助,在被改造过的体育场、会展中心等地方获得收容,过上有床睡有饭吃的稳定生活。

不过话说回来,正所谓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

由于这一次疫情将“大神”们曾经“干一天玩三天”的生活彻底打乱,许多原本已经在三和过得浑浑噩噩的人们,终于找到了一个彻底反思自己人生的机会。

任何东西都是有代价的,尤其是让你轻而易举就能获得的那些。

选择前往三和做一名“大神”,固然是一种最为简单的,让你在现代社会的红尘闹市里过上如同出家人一般洒脱、自由生活的方式。

可相比起需要付出巨大代价与努力才能实现的财富自由这条路,三和之路给人带来的自由生活,在那些不可抗力所带来的风险面前实在是有些过于脆弱了。

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人生道路的权力,只要他是发自内心地喜爱这种生活方式,那么去三和当“大神”也未尝不可。

但如果他其实只是在“大神”生活中待得太久,已经彻底沉醉在了这样麻木的生活中而无力挣脱。

那么希望这些“大神”们能够借助这次疫情带来的变化,找到自己内心深处真正向往的生活。

主笔 | 阿虚

编辑 | 四少

评论

* 网友发言均非本站立场,本站不在评论栏推荐任何网店、经销商,谨防上当受骗!

友情链接 合作联系方式:wemedia@yesky.com

天极新闻 烽巢网 天极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