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极自媒体开放平台

登录 | 申请注册

关于医疗体制公私之辩,疫情带给我们的答案

柴狗夫斯基 2020-02-24 阅读: 944 次

因为这场特殊的疫情,许多在过去日常生活中难以体现的问题都逐一暴露了出来。

就比方说对于医疗体系的公立、私立之争,在以往我们大都只是单纯的从价格、服务体验、医师资源分配等方面入手进行讨论,而借助这次疫情,许多人基本上是头一次发现了这个全新的角度。

有注意关注过近期疫情新闻的朋友一定能发现,近期虽然全国各地都有派出医疗资源赶赴湖北武汉进行支援,但这些在关键时刻站出来的医生,基本上全都来自于公立医院,又或者干脆就是解放军直属的医疗卫生单位。

有趣的是,在我们国家的土地上,事实上还存在着另外一个同样规模庞大的完整医疗体系,可这股力量却在这场需要全国人民团结起来共同抗疫的关键战役中,缺席了。

没错,那就是全国各地如今随处可见的那些民营私立医院。

许多读者可能会下意识地认为,私营医院在这场全民抗疫的战役中缺席,也许只是因为他们心有余而力不足。

民营医疗体系是因为在医疗器材、医师资源等方面落后于公立医院,从而不是不想站出来,而是没有能力站出来。

可事实真的是这样吗?我们不妨先来看一组数据。

自从2001年9月国家正式开放医疗市场以来,中国的民营医疗机构就迎来了一波爆发式的增长。

到了2003年,许多地方政府又大举推进了医疗卫生体制改革,允许公立医院通过委托经营、股份合作、乃至是直接整体出让的方式进行私有化。

有了以上各种措施的多管齐下,我国私营医疗体系的发展其实远比大多数人想象的要好上许多。

截止到2013年,中国大陆民营医院占全国医院的比例已经达到了43.24%;

到了2015年8月,大陆民营医院的数量就已经超过了公立医院,达到13475家,而公立医院只剩下了13314家。

试问,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如果还非要说私营医院实力远弱于公立医院,以至于在这次抗疫战争中根本帮不上忙,只能意思一下喊两句加油,是不是也未免有点太昧良心了?

既然在实力上两套医疗体系都已经具备参与防疫的能力了,那么这两套医疗班子分别交出的答卷是什么呢?

公立医院作出的许多贡献相信大家都看在眼里,小柴在这里就只简单地提一个。

那就是在这次疫情期间出过这么个事——海南保亭县人民医院一位医生,因为拒绝服从上级安排去发热门诊参与抗击疫情的工作,直接被医院开除了。

这还没完,之后卫健委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法》第二十八条「遇有自然灾害、传染病流行、突发重大伤亡事故及其他严重威胁人民生命健康的紧急情况时,医师应当服从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的调遣」的规定,直接吊销了该医生的执业医师资格。

而作为对比,我们的私营医疗体系是怎么做的呢?我们不妨来看一下北京著名的私立医院和睦家。

2020年1月24日,正是新冠肺炎病毒开始在全国大规模爆发的紧要关头,北京市卫健委开出了一份用以指导民众就医的定点医疗机构名单,其中和睦家也被收录在其中。

结果有趣的事情来了,在发现有大量发热病人被这份名单引导前来就诊后,和睦家直接做出了一个当机立断的决定——把自己的发热门诊直接关停。

公立医院的医生因为拒绝参与抗疫,直接被当场开除,之后还要被放上热搜让全国人民在网上批斗。

而私营医院倒好,直接把大门一关就一了百了,让卫健委只能对着自己干瞪眼。

至于这个关停发热门诊的理由,选的也是相当地令人信服,是为了“对发热门诊进行升级改造”。

许多读者也许对和睦家这所私营医院没有什么概念,小柴在就和大伙这么说吧。

这是一家光挂号费就要大几千的医院,其医疗实力在整个北京的众多医院里也属于排的上名号的,如果把比较目标限定在私营医院里,那更是足以名列前茅。

就这么一家平时天天宣传自己医疗水平国际先进的私营医院,碰到真要来背担子的时候,用一个“门诊不符合要求,需要连夜升级改建”的理由把发热门诊关掉……

不知道大家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对了,在对这家医院进行进一步的了解后小柴还发现,原来早在17年前的SARS期间,北京和睦家就已经被卫生部认为具备接受非典病人的能力了。

看来这家医院的技术实力发展的比较诡异,人家都是越来越强,他们却有些越活越回去的意思。

17年前还能接待非典病人,17年后却连个能接受新冠病毒肺炎病人的门诊大厅都拿不出来了。

长久以来,我们社会上都活跃这许多所谓的公知,他们往往都非常喜欢大力地鼓吹私有化,恨不得把所有的国企、事业单位都污蔑为臃肿无能效率低下,必然会被时代淘汰的残次品。

而公立医院自然也逃不脱这个范畴。

在这些公知的鼓吹下,许多民众也跟着他们为国内私营医院的发展拍掌叫好,以为私营医院的发展能为人民解决看病难、看病贵等问题。

不知不觉几年间过去了,这些问题到底有没有得到解决,相信我们各位应该都心里有数,至于中间私营医院爆出来过的莆田系问题,更是至今都没有得到彻底解决。

不过这些问题我们今天我们暂且抛开不谈,只重点来关注看一下这两套迥异的医疗体系,在本次疫情期间各自发挥作用的对比。

结果几乎是一目了然。

我们不是说私营医院完全没有出力,问题的关键在于,私营医院早已不是什么只占了中国医疗体系百分之几的小势力,而是一个已经占据了中国医疗卫生界大半壁江山的巨无霸!

截至到2018年底,中国私营医院的数量已经高达2.1万家,占比达到恐怖的63.5%,而公立医院数量只剩下了36.5%。

体量几乎是公立医院的两倍,在这次事关全中国的抗疫大战中派出的人员,却只有公立医院的零头,这难道真的说得过去吗?

甚至还有拖后腿的……这个咱们在这就不点名了,某些与新冠病毒压根扯不上关系的男科医院最终却分走了比一线医院更多的口罩、防护服,想来大家懂得也都懂。

更加让人担忧的是,就在这次疫情发生前,我们依然还在不断想要进一步削减公立医院所占的比例。

2019年年中,十部委专门联合发文《关于印发促进社会办医持续健康规范发展意见的通知》,其中在第一条就明确提到要“严格控制公立医院数量和规模,为社会办医留足发展空间”。

医疗行业也要遵循市场规律,在正常情况下全中国每天出现头疼脑热的病人基本都是一个定值。

换而言之,也就是在中国同一时期内能养活的医院总数是有限的。

那么如果按照之前的想法,我们还需要继续鼓励私营医院的发展,那么自然就要不断地给公立医院放血,把他们的市场份额抢出来让给民营医院。

如果这样发展下去,假如,仅仅只是假如。

要是在十几年又或是更远之后,又一次与SARA、新冠类似的疫情来袭,那么到时候我们的公立医疗体系还能凑出这么多力量,去为全国人民遮风挡雨吗?

或者说,到那时我们只能去微博上一起联名请愿,寄希望于那些私营医院的老板们看百姓可怜,愿意为我们发发善心?

结语

2008年的512汶川地震,一直以来都是国人心中永远的伤痛。

还记得那年灾难发生之前,汶川等周边县城的电路系统都分包给了当地的私有电网企业老板。

结果在地震发生之后,这些私有电力企业的老板全部拖家带口地出逃,没有一个想到要不要先去抢修电路,为灾区人民恢复供电。

最后还是国家电网从外地专门抽调人手,连夜赶进汶川进去抢修。

这件事给国家电网的董事长留下了深刻印象,让他直到2015年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还在愤愤不平地念叨此事。

私营医院固然有它存在的价值,但在一些特殊时期,它们到底靠不靠得住?这是一个值得我们大家深思的问题。

另外,就算是要大力发展私营医疗体系,那么是否一定要以主动打压公立医院的方式来培养它,也是一个需要我们认真思考的问题。

主笔 | 阿虚

编辑 | 四少

评论

* 网友发言均非本站立场,本站不在评论栏推荐任何网店、经销商,谨防上当受骗!

友情链接 合作联系方式:wemedia@yesky.com

天极新闻 烽巢网 天极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