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极自媒体开放平台

登录 | 申请注册

十日谈:医疗剧拯救了你,网文拯救了医疗剧

科技唆麻 2020-02-19 阅读: 343 次

图片上传中...

影视剧的评分有时也很迷。

2017 年 10 月底上映之初,《急诊科医生》便遭遇了口碑滑铁卢,豆瓣评分 5.8 跌到了及格线以下,不少人甚至表示要向上半年由“业内良心”正午阳光出品的《外科风云》道歉。

但令人玩味的是,因为其中 26、27 两集的剧情中,医院收治两名患者后,敏锐地发现其表现出的症状已经满足“新型冠状病毒”高度怀疑标准,便及时采取了一系列紧急措施:

图片上传中...

两年之后,疫情爆发,本该充满欢声笑语的假期笼罩在阴霾之中。好事者将上述片段加以剪辑分享,一夜之间“预言帝”、“神预言”的标签接踵而至,其豆瓣评分也在“平反”之声中抬到了 6.1 分。

图片上传中...

图片上传中...

尽管“神预言”拉回了不少好感,但仍难掩其作为一部医疗剧本身的相对平庸。作为郑晓龙的医疗剧“复出之作”,又有多年临床从业经验的编剧加持,《急诊科医生》专业层面仍是漏洞百出:

图片上传中...

比如在第六集结尾处就一本正经科普:“如果是轻度烫伤的话,可以涂紫药水,不用包扎。”然而事实上,紫药水(甲紫溶液)由于杀菌作用有限,以及潜在致癌性已经基本淘汰,

其实,以“神预言”才勉强回到及格线上的《急诊科医生》并不是个例。作为行业剧中的大类,国产医疗剧多年来不仅爆款难出,甚至总体呈现出走下坡的趋势。

但另一边,为《琅琊榜》、《长安十二时辰》、《庆余年》口碑影视作品提供了优质 IP 的网文领域,却挂起医疗类型作品的硬核风。《大医凌然》《手术直播间》等作品凭借相对更加专业扎实的专业细节,在 2019 年开启了一波“技术流医疗文”的浪潮。

那么,在一众男频 IP 成功改变为宝库后,网文会再度成为医疗剧的解药吗?

01

国产医疗剧之难

讨论网文之于医疗剧之前,不妨先对国产医疗剧做一个简要梳理。实际上,国产医疗剧起步并不算晚,早在 1986 年就有了王苏源、潘小杨导演的《希波克拉底誓言》。

这部仅有两集的医疗剧充满实验气质,情节围绕 3 位医生竞争眼科主任展开,采用大量超现实表现手法,甚至引入了德国詹姆斯·拉斯特乐队作品为背景音乐。极佳的质量为其赢得了当年全国电视“飞天奖”单本剧一等奖,至今仍被不少爱好者津津乐道。

开局顺利,但医疗剧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不温不火。从《希波克拉底誓言》算起,至今三十多年的时间里,医疗剧数量不过 40 出头,但近半数集中在 2010 年之后。

尽管产量提了起来,但近几年的医疗剧显然并没说服观众买账。

如果以十年为一个跨度,21世纪前十年便诞生了诸如《永不放弃》《无限生机》《最后诊断》等 8 分甚至 9 分以上的作品。除某些早期作品评分人数过少以外,豆瓣平均评分高达 7.7 分。

而回望最近十年,除《医者仁心》和《心术》达到 8 分以外,再无 9 分以上作品,甚至出现了多部 5 分左右的低水准作品,整体的豆瓣平均得分直接下降到了 6.7 分。

显然,医疗剧也没能逃离国产影视剧“数量上去了,质量下来了”的定律。

究其原因,行业剧不“行业”是最大的问题。纵观近几年的医疗剧,大多呈现出淡化医疗,融合更多题材的倾向。而这就引出了医疗剧第一大问题:缺乏对于专业度的打磨。

所谓行业剧,如果下一个定义的话,至少看完之后能够搞懂一个行业的基本逻辑是什么。《纸牌屋》看完,你熟悉了美国政治,刷完《硅谷》你了解了科技创业的门道。

编剧当然不可能通晓一切,这就需要通过找到该领域的专家,进行大量的调研甚至设置长期的专业顾问以辅助创作。被封为国产医疗剧巅峰的《无限生机》算是其中典型。

该剧由爆款《重案六组》原班人马制作。行业变了,方法论没变。主创设置了医学总顾问、医务总统筹、医学总指导、现场医学总指导等,力保在剧本、拍摄等整个过程都保证专业性。

不仅如此,当年《重案六组》主演王茜就被派去了刑警队实训,与警员同吃同住。而拍摄《无限生机》时,主演又被派到了北京数家三甲医院实习 2 个月。

图片上传中...

不止如此,剧组还在北京通州的摄影棚搭建救护车都能直接开进去的急诊室,外景则是放在了友谊医院。演员在剧中不仅没有精致妆容,甚至不是单身、大龄未婚就是家庭关系剑拔弩张。

一方面不符合当下的流量导向型的电视剧创作规律;但另一方面,似乎也没有向当年那么做的必要,因为优质医疗剧往往会涉及到医患纠纷、刑事案件等敏感话题,无疑加大了流产风险。

换句话说,提升专业度变得费力不讨好,自然也就没有必要。那么,医疗剧要引起关注,最后就必然成为了披着医疗外衣的偶像、青春、家庭、励志、情感剧。

02

双P模式的“水土不服”

那么问题来了,医疗剧有成熟的路线可供借鉴吗?的确是有的,从 1994 年开播的美剧《急诊室的故事》开始,医疗剧“双P模式”(pro-fessional&personal,即专业化与人性化)便成为了行业共识,《实习医生格蕾》 《豪斯医生》 《白色巨塔》 等无一不是遵从这一条铁律。

既然如此,“双P模式”的价值何在?

国际急诊医学联合会主席 PeterCameron 就曾在几年前接受南都记者专访时指出,医疗剧是对公民进行医知识教育的最好的途径

“你不可能直接让人们上学或者上课,没人会愿意听,所以最好的办法是让人们在电视上看到现实生活中的急诊部门到底怎样发挥功效,他们应该在做些什么。”

比如,美国媒体就曾在 2011 年报道过一个 10 岁小女孩在母亲昏迷不醒时,有条不紊地在拨打 911 后,再和伙伴母亲实施心肺复苏术,最终脱离危险,正是她从《实习医生格蕾》中学到的。

所以医疗剧在美国的拍摄要求不可谓不高:拍摄手术场景前必须经过医疗机构审核和培训;编剧团队则必须设置专业医师作为顾问。比如长达 8 季的《豪斯医生》就出现了 150 种怪病。

实际上,对于医生或者说“准医生”而言,医疗剧不仅能通过专业性培养其临床思维能力,更能通过真实反映医患纠纷等行业状况,培养医生的人文关怀与适应能力。

但“双P”模式到了国内,却不见得能够吃香。“人性化”一面过于敏感抛开不谈,即便“专业化”也很难做到。比如,厦门大学附属中山医院普外科医生张颂恩就曾在采访中提起这么一个细节:

《不要和陌生人说话》剧组曾进驻其所在原医院进行拍摄,在拍摄到主角被家暴打断肋骨住院的戏后,胸科主任就曾主动指出不合理之处,但导演却以“观众不懂”加以搪塞。

在我看来,其实“观众不懂”恰好戳中了如今医疗剧的一个困境:潜在观众错位。

抛开早年电视台为主导的年代,医疗剧直接就错过了无法按时打开电视的医生群体之外。所谓世界行业片三大类型,律政、警匪、医疗,在国内都处于一个相对尴尬的境地。

根源在于,市场需求决定了供给。行业剧能否大热,在于其能否将主人公置于前后两难、灵魂拷问这类人性考验的困境中,以此讨论价值观层面的议题。

而在严格的行业审查之下,行业剧大都缺乏这类体现专业知识的具体场景,主角不是谈恋爱,就是婆媳关系,自然就只能吸引非医疗行业观众、中老年群体。

看起来,这似乎显然了一个死循环。

03

网文能救医疗剧吗

在医疗剧走入左右为难境地的同一时段,医疗题材在网文界却掀起不小的潮流。

比如在阅文的男频TOP10 中,就出现了 2018 开更的大热的医疗网文作品《大医凌然》,借着硬核医学技术+二次元叙事的独特风格,引领了这一波“技术流医疗文”的新浪潮。

所谓“技术流医疗文”,有别于以往披着中医外衣的玄幻、都市YY 类作品。后者往往“金手指强大”,主角往往左拥右抱后宫成群,治病救人全靠异能。

而“技术流”则依靠更高的还原度、更扎实的专业知识吸粉。比如《大医凌然》的作者志鸟村就为了协作搜集了大量诊断学、外科学等科普类书籍,甚至观摩了开颅手术。而另一本“技术流医疗文”《手术直播间》的作者真熊出墨本就是大庆一家三甲医院的医生,从医 19 年有余。

实际上,“网文出海”的出现并不是偶然,在近乎完全自由的市场经济逻辑之下,网文形成了自称一提的工业化体系,甚至可以说找到了如何制造“爽点”的终极秘密。

作为完全独立于正统出版文学自生的文学形式,网文之于行业内容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

其一,它盘活了“认知盈余”;纵览行业剧最为发达的英美两国,都有着全民写作的传统。比如,J·K·罗琳在写作《哈利·波特》之前,就从事过秘书、英语教师等工作。

这一传统,使得美国会有大量各行业精英在退休后为自己的职业生涯著书立说,加之美国发达的出版行业与宽松的审查制度,为全社会提供了大量的素材。

而在国内,起点等网文平台,便承载了同样的价值。比如上面提到的真熊出墨,从小就有着写作爱好,在写作《手术直播间》之前便有千万的写作量,科幻、玄幻都有所涉及。

其二,商业模式将其推向工业化;爱好是一方面,长期用爱发电自然也不现实。国内网文的先进之处,最早跑通了付费模式。一方面,缓解了作者的生存压力,甚至使得部分“大神”走上巅峰;

而重要的一点是,读者受众的一张张月票,直接与作者的收入挂钩之后。内容的创作就脱离了传统文学高度依赖作者灵感带来的不确定性,而走向了“作者+读者”的共创模式。这种原始的“大数据+算法”的因为高度面向需求端,为网文打磨出了诸多成功套路。

那么,回到我们行业剧来,网文会改变什么呢?

我认为第一点是找到了“专业知识+X”的新组合。在此之前,这个“X”可能是必然要上升到社会层面的,医患纠纷、医疗体制改革等一系列敏感话题,这是“行业剧不行业”的根源。

而网文在处理这个“X”时则能“曲线救国”。比如,《大医凌然》就为人物赋予了二次元性格,并融入了日本热血漫画的鲜明成长路径,让主角以类似“打怪升级”方式不断解决具体的医疗难题。

另一本名为《瘟疫医生》的人气作品中,作者就借助医生姐姐的帮助,阅读了大量的医学方面的猎奇书籍,甚至将现代医学与克苏鲁神话做了结合;真熊出墨就曾在采访中表示:

“作为大夫,也作为一部医疗文的作者,我发现医疗文与其写人与人的矛盾,不如写人与疾病之间的矛盾。”

《手术直播间》就没有着重描写医患纠纷等内容,而是采用类似《豪斯医生》的系列剧模式,一个案例写完后,主角和他的整个医疗组切换到下个场景,面对下一个案例。

另一点,则是提供了潜在受众。如今,网文平台已经纷纷开始将“饭圈文化”引入创作中。比如,阅文就提出了一个“社交共读、粉丝社群 、粉丝共创”的机制。

这就使得作品的世界观与粉丝文化的高度凝聚,自然使得故事力量能无缝连接到下游产业。在 IP 进行影视化的过程中,就拥有了第一批核心用户,有了引爆口碑的源动力。

《大医凌然》已经被阅文提名“超级影视改编价值男频作品”;《手术直播间》影视版权也已经售出。医疗网文会不会重现去年男频 IP 的火热有待观察,但这至少提供了一个不错的思路。

评论

* 网友发言均非本站立场,本站不在评论栏推荐任何网店、经销商,谨防上当受骗!

友情链接 合作联系方式:wemedia@yesky.com

天极新闻 烽巢网 天极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