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极自媒体开放平台

登录 | 申请注册

美团王慧文为什么会选择这个时候退出?

李成东 2020-01-21 阅读: 2,037 次

佛家有一种禅法,叫做“六根清净方为道,往后退一步原来是向前。”这就是美团这次高层人员变动的真正内涵。

文| 李成东、张雅坤

来源| 东哥解读电商(ID:dgjdds)

1月20日下午消息,美团CEO王兴发布组织公告邮件,宣布公司启动“领导梯队培养计划”,推动公司人才盘点、轮岗锻炼、继任计划等一系列工作有序开展,为下一个十年人才梯队培养提供组织和制度保障。该计划率先在美团的最高管理决策机构S-team(Senior team)落地:决定增补副总裁郭庆、副总裁李树斌为S-team成员,未来将基于公司长期发展需要,持续加强S-team建设。

同时,公告宣布美团联合创始人、S-team成员、高级副总裁王慧文(老王)将于2020年12月退出公司具体管理事务,后续王慧文将继续担任公司董事,并任美团终身荣誉顾问、“互联网+大学”特别讲师,助力公司战略规划、组织传承和人才发展。S-team成员、高级副总裁刘琳(Elaine)因个人及家庭原因,将于今年转任公司高级顾问,后续将继续投入时间精力,助力公司发展尤其是人力资源体系建设。

王慧文和刘琳都是美团点评最核心的高管,为什么会离开?为什么会选择在这个时间离开?这对美团点评意味着什么?

去年的时候,我曾去拜访过美团点评的一个合伙人。约的还是晚上八点半,因为白天就没有时间,10点聊完后,朋友说还要继续面试。谈及美团点评的经营管理,朋友说这是常态,老王/王慧文比我还辛苦,他是7×24小时在线。美团点评虽然已经成功IPO了,但丝毫不是守成的互联网公司,而更像一家创业公司。

现在回忆起来,王慧文和刘琳在这个时候退出,个人及家庭原因未必是全部原因,但肯定是最重要的原因。创业十年,一直都在高压情况下奔跑,是时候需要照顾一下家庭了。但对于一家互联网公司来说,在中国这个最残酷的竞争市场,不进则退,没有人想成为下一个百度。

业界有个普遍的规律:一家公司发展到七、八年,企业的组织文化才开始真正有了自成一派的雏形。美团成立于2010年,如今正是组织文化成型的关键时期。可以说,未来两年组织队伍的发展关系着美团五到十年之后能否依旧在行业内保持领先。

事实上,从哲学角度来讲,新旧事物的交替本就是一切事物发展的客观规律,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而从历史角度来说,每个朝代的不断更迭,实际上也是组织队伍的不断更新,正是因为如此,历史的车轮才得以不断前进。

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以哲为鉴,可以探规律。因此,退位让新这件事无可厚非,但是关于王慧文和刘琳为什么偏偏选在今年这个节点退出美团具体管理事务,其实是美团和他们综合考虑行业、业务、个人等多方因素做出的决定。首先,我们要从电商行业的大背景讲起。

 内部人员改革,是当下巨头的步伐

“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新事物并不是必须取代旧事物,而是随着社会的发展需要,新事物有资源和能力取代旧事物,我理解为一种趋势的变革。

正因如此,阿里、腾讯、京东这些巨头现在都在大刀阔斧进行高层人员的改革。

在发展新生力量这件事情上,阿里巴巴一直走在时代的前端。2019年教师节,马云卸任了阿里巴巴集团董事长一职,正式退休。而早年的阿里十八罗汉,几乎尽数退出一线舞台。近日在阿里巴巴20周年时,马云又提到:“30年以后,我们希望每年向社会推荐输出至少1000名10年以上的阿里人,他们应该参与到社会的建设中!”其中的语言艺术实在是登峰造极。

有人说年轻本来就是阿里的企业文化,不能说明内部人员的改革正在成为整个行业的大环境;但是从前很少辞退员工的腾讯,也开始进行“结构性优化”这件事,足以说明内部人员改革是当下互联网行业的大趋势。

而相比于上面二者,显然京东没什么语言天赋,将人员变动称为“淘汰掉因身体原因不能拼搏的员工”。事实上,“平平无奇”的京东,是最早实施高层人员变动计划的公司。

2018年年中,受负面新闻影响,京东市值逐渐下跌,股价甚至一度下行至2014年上市时的发行价。公众的舆论、投资者的离场、与社交电商的激烈竞争,内部与外部的双重冲击,使得京东迎来了上市以来危机最为严重的一年。

也正是在这时,徐雷“临危受命”,开始代替刘强东出现在各种会议和活动中。2018年7月,徐雷升任京东商城轮值CEO,开始全面操盘京东的日常事务。年底,徐雷带着京东零售几乎所有核心高管在广东肇庆开了一个三天三夜的长会,共同讨论经营理念,讨论战略。

会议过后,徐雷完成了对组织架构的调整和人员思想的重新统一。紧接着,2019年,徐雷开始从文化、组织、业务、战略等多个方面对京东零售进行了全面改造,这一年,京东的业绩以超英赶美的速度复苏。

当然,不仅是阿里、腾讯和京东,网易、滴滴、百度等互联网行业的佼佼者也都在对内部组织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在这种互联网组织变革环境下,市值仅次于阿里和腾讯的新晋巨头美团势必不能落后。

不过,从逻辑学的角度来讲,行业背景仅仅能作为美团这次组织变革的充分条件;美团外卖行业龙头地位的确定,才是变革的必要条件。

►为什么这个时候退?

饿了么已成往事,老王现在是功成身退的最佳时机。

如果说2018年夏IPO的时候,美团点评还有潜在的威胁。现如今饿了么已经甩出千里之外,酒店日订单量已经是携程一倍。美团点评在生活服务领域,还有威胁的对手吗?没有。老王此时退出,可谓没有遗憾了。

十年间,美团合并了大众点评,逐步完成了本地生活服务的全面搭建,实现了赴港IPO后股价的逆势狂飙,将中国互联网行业的BAT格局改写为ATM格局。

图片来源:老虎证券

2011年,王慧文放弃淘房网,重新回到王兴麾下,加入美团担任副总裁职务,负责美团网市场和产品的相关工作。正是因为这一次的组织变革,才培养和招募了一大批人才,为美团网的外卖市场和产品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2013年,老王创建了美团外卖,一手缔造了今天美团的核心业务。随着阿里将更多的资源和精力投入到核心电商业务对抗拼多多,2019年美团迎来了飞速发展的一年,美团外卖也结束了与饿了么之间长达数年的战争,在各个维度都坐稳了行业的龙头地位。

市场占有率上,根据第三方研究机构Trustdata发布的《2019年上半年中国外卖行业发展分析报告》, 2019年Q2美团外卖交易额占比持续扩大,进一步增至65.1%;相比之下,2019年饿了么的交易额占比相对稳定,Q1及Q2的交易额占比分别为27.5%、27.4%,已经连续四个季度持续下滑。

另外,2019年Q2美团外卖独立APP用户留存率为53.6%,用户粘性为23%;而同期饿了么的留存率为41.9%,用户粘性为17%,无论是哪个指标都低于美团外卖。

最后就营收而言,作为核心业务,美团外卖一直都贡献着美团超过一半的营收,在美团的所有业务中占据着最为重要的地位。根据美团披露的财报,2019年Q3,美团外卖业务保持强劲增长势头,营收达155.77亿元,订单量也同比增加38.1%达25亿笔。

图片来源:海豚智库

而根据光大证券研究所的数据,同期饿了么收入仅为68.35亿元。从图中可以看出,就外卖收入而言,美团与饿了么的差距正持续拉大,饿了么难以望其项背。今后生活服务市场上,只要没有新的强大竞争对手进入,那么美团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了——这就是美团必须进行组织变革的必要原因。

►美团:将超越自我变成一种习惯

过去十年,是O2O行业在中国从无到有的十年,在这个战场上,无数创业者踌躇满志的入局,又寂寂无闻地死去。美团现在之所以坐上了行业的第一把交椅,也是因为在激烈的市场竞争培养了一批既懂互联网又懂生活服务行业的人才队伍。

当一个行业处在市场红利、市场驱动的环境里面,企业往往为了更加亮眼的业绩指标而忽视组织建设上的漏洞。但是随着互联网进入下半场,红利正在消失,市场驱动已经开始向领导力驱动和创新驱动转移。

创新是针对业务,而领导力则是针对组织建设。就内部管理而言,在这个阶段如果企业的注意力从抓市场机会转移到建设组织能力,很可能会导致原本一个市场有100分空间的市场降维到60分,甚至是不及格。

关于组织变革,其实从2013年起,王兴就在美团内部通过多次分享《领导梯队》表述过自己的看法。他打过一个比方:领导梯队不是一个直上直下的梯子,一节一节往上爬,而是一系列转弯的管道。每一级都是一次转型,每一次转型都不容易。在转型中,工作理念、时间分配和领导技能都要相应发生变化。

一个人可以走很快,一群人才能走很远。企业想要发展的更好,领导者就要做一年、看三年、想十年。美团希望在下一个十年,通过每年一次的组织架构调整,为人才成长提供可靠的组织和制度保障。

此外,在人才理念上,美团也将从过去以外部人才引进为主,到培养和提拔内部优秀人才的转变。王慧文说:“我们对人才要勇于‘拔苗助长’,一位管理者通过几次轮岗、失败几次,会更好的学习如何管理,这对人才成长非常重要。”未来,美团更鼓励内部培养和选拔,一方面是文化更契合,另一方面也给员工更多的成长机会,打造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人才蓄水池”。

王慧文也认为,对于一个持续成长的公司来讲,绝不能自我设限。孔子说过“君子不器”,这句话从字面上去理解,意思是有德行的君子不能自我设限;而从企业角度出发,其实也是在说,企业的组织架构发展不能建立条框和边界。这个世界上,唯一不变的就是变。

事实上,对于美团来说,人是美团的核心资产,持续培育更多的优秀人才,是美团核心的竞争力;而对于王慧文和刘琳来说,这也是回归生活最好的机会。

刘琳在ECC的时候,就是公认的劳模,但她却说自己远没有慧文他们那么拼。这在美团点评其实是常态。正所谓大的荣耀要有大的担当,也是人们常说的“比你优秀的人,比你还要更加努力。”

不过经常连轴转的高压下,王慧文和刘琳很难平衡好工作与家庭、健康之间的关系。如今,他们终于可以功成身退,回归家庭;调养身心的同时不再担心人生被惯性主导,换个环境去体验别样的精彩。

王慧文和刘琳的退隐让位,看似是解甲归田,在新的人生轨道上继续驰骋,实则是愿为美团消解忧愁,同愿后辈自强不息;愿为美团眼前之灯,亦愿为其背后之盾;愿此举可助美团在下个十年蒸蒸日上、基业长青。

昨天我还是忍不住第一时间联系了美团点评的高管,怎么现在就退了啊?等到很晚才收到回复说:“不好意思,开了一天的会。”我说,“不是退了吗,还开会啊?我也是很多公司的顾问,也只是兼职而已。”朋友回复“还在full-time上班状态”。

“哦,懂了!”

评论

* 网友发言均非本站立场,本站不在评论栏推荐任何网店、经销商,谨防上当受骗!

友情链接 合作联系方式:wemedia@yesky.com

天极新闻 烽巢网 天极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