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极自媒体开放平台

登录 | 申请注册

汇源,国民饮料消亡史

锌财经 2019-12-26 阅读: 7,805 次

文/陈凯乐

有汇源,才是过年。

对大部分的85后、90后而言,这句广告语并不陌生。在国内饮料市场被可口可乐盘踞的年代,92年诞生的汇源,经过15年的发展,成功突围登陆港交所。

随着超市摆满汇源果汁,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汇演已经上升成国民饮料,和国人的思乡情结紧紧绑在了一起。但这种情结,似乎即将成为记忆。

但随着近期,汇源集团创始人朱新礼41亿资产被冻结的消息闹得沸沸扬扬。被牵扯出来的,还有深陷债务危机的汇源,即将在2020年退市的窘境。

记忆退去的同时,饱含着唏嘘。原本可以被并入可口可乐的汇源,因为国民的反对,最终并购希望幻灭。以至于时隔多年之后,深陷债务危机的创始人朱新礼依旧后悔不已,

”如果并购成功,我们已经是千亿级的公司了。”

可惜的是,商业史上,从来都没有如果一说。

国民饮料

汇源有一段值得称颂的开头。

在大部分的报道里,都不可避免地提到了朱新礼下海经商,将连续亏损多年的罐头厂扭亏为盈的壮举。

时间倒回到1992年,还是县级公务员的朱新礼,从别人的手里接下了汇源集团的前身,一个负债1000多万,3年发不出工资的罐头厂。

没有高端生产线,朱新礼从德国和瑞典进口;产品销不出去,他只身跑到国外拉订单。一个被反复传颂的故事是:1993年,朱新礼独自跑到德国参加食品展。请不起翻译,他请朋友找来留学生做翻译;为了节省开销,他就用山东煎饼充饥。

后来,朱新礼拿到了500万美金的订单。

而在拿到天价订单后,汇源的业务很快拓展到了30多个国家和地区。随后,朱新礼又买来了15条生产线,汇源果汁的产能,一下子跑起来了。

90年代的中国,想让一个企业从默默无名到家喻户晓,只有一个手段—电视广告。1995年,秦池酒厂的姬长孔以6666万,竞得央视梅地亚中心的标王。一年以后,秦池酒厂的销售达9.5亿,高涨5倍。

对此,朱新礼并非毫不知情。对已经走出国门的汇源来说,更需要一个打开国内市场的机会,而朱新礼瞄准了新闻联播的广告。

1997年,汇源豪掷7000万,拿下了央视《新闻联播》5秒标版广告权。在当时还是一片空白的高浓度果汁市场,无异于一颗重磅炸弹。

在朱新礼的妙手下,汇源开始走向“国民果汁”的位置。

汇源迎来高光时刻,是在2007年。登陆港交所之际,汇源的IPO高达24亿港元,成为当年港股最大的IPO。

而朱新礼,也因此拿下了当年CCTV中国年度经济人物。

迷失的十年

可惜的是在短暂的高光之后,汇源迎来了迷失的十年。

连篇累牍的报道里,上市之后汇源欠下的百亿外债,显得很刺眼。

从2018年开始,汇源就停止了公布财报。公开数据显示,2014年到2016年的三年里,汇源的负债规模分别达到了65.35亿元、76.62亿元、99.95亿元。到了2017年,汇源总负债为114亿元,负债率高达51.8%。

这一切,都始于一件众所周知的事情。

时光倒回到11年前。2008年7月31日,一份全面收购提议被呈交到和董事会面前。提议来自明星级的饮料巨头—可口可乐。在面对24亿美元的收购协议时,有媒体报道,朱新礼把自己关在山里“三天三夜。”

8月31日,朱新礼终于出山,带着那份签着自己名字的收购协议。至此,朱新礼下定决心把自己经营了16年的汇源卖掉。

3天之后,可口可乐、Atlantic Industries与汇源联合宣布:可口可乐以12.2港元/股,合计24亿美元的价格,全面收购汇源果汁.

一颗重磅炸弹在港交所引爆。

收购消息传出的当天,汇源股价上涨1.64倍,成交量创下24.8亿港元的峰值,为当天港股成交第一名。

令朱新礼始料未及的是,一件简单的并购案,已经被国人上升到民族情怀。愤怒开始在国人心中酝酿:国民饮料委身卖给外企,兹事体大。

有媒体报道,截止当年9月7日,新浪发起的投票中,21万人中的80%反对这项收购,认为“这项收购涉嫌外资消灭民族支柱企业”。简而言之,卖汇源就是“卖国。”

国民情绪发酵到极致时,朱新礼无奈出面澄清:企业确确实实要当儿子养,当猪卖。这是市场行为。”

集体意志战胜了商业规律。随着反垄断调查的启动,并购案最终宣告失败。

多年后,谈及此事,朱新礼依旧愤愤难平。“如果2008年交易成功,我们已是千亿级公司了。”对这位白发斑斑的老人来说,这件事至今难以忘怀。

更要命的是,收购案失败后,汇源开启了全面的晦暗十年。

朱新礼的战斗

如果现在再回顾那场收购案,不难发现,这是一场根本没有胜者的战斗。

可口可乐失去了汇源的果汁份额,汇源失去了可口可乐的渠道,对国人而言,失去的却是一个民族品牌。

当然,输得最惨的,还是朱新礼。为了成功卖身可口可乐,签订协议之前,他早就对汇源进行了积极的扩张。

有媒体报道,在2008年之前,汇源曾有过两次大规模扩张,在全国新建超过22个生产基地,金额超过40亿元。卖身失败后,汇源先后出售3家子公司、12家公司易主。

国内鲜见。

更重要的是,朱新礼想从产业下游转型上游的梦想,也因此破灭。

“汇源从果园基地起家,16年来一直坚持对产业链上游的持续投入。未来,汇源将把更多的精力和财力投放到果汁产业上游来。”那时的朱新礼,尚未料到板上钉钉的收购案,会宣告失败,如此谈及自己的理想。

其实早从2008年开始,朱新礼便开启了一个人的战斗。

在签完和可口可乐的并购协议之后,汇源在上游投入20亿元大建水果加工基地。随后,汇源更是将产业园区扩张到了全国15个省份。值得一提的是,仅湖北钟祥的一个生态产业园,汇源就投了142亿。

根据公开媒体的报道,有汇源果汁离职的管理人士透露,因为上游产业链投资金额过大,有人提议朱新礼放缓脚步,但是遭到了他的反对。

即便后来收购案失败,受挫的朱新礼不得不从转战上游,变成还债。为此,他紧急重建了销售体系。但对于上游的产业链,他依旧念念不忘。

由此造成的第二个悲剧是,在2018年,在负债百亿的情况下,汇源违反上市公司条例,私自向北京汇源短期贷款42.75亿元。而两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都是朱新礼本人。

而违规输血,直接导致了汇源在2018年被港交所停牌。仅仅11年的时间,汇源就经历了从上市到停牌的噩耗。

而到了2019年4月,汇源果汁再次“卖身”,拟与天地壹号“联姻”成立合资公司来拓展市场,但不到三个月,双方就宣布计划终止。

可口可乐和天地一号,一个如今的市值已达2300多亿美金;另一个却只有140亿人民币。和前者相比,后者显然不是拯救汇源的最佳对象。

至此,41亿财产被冻结的朱新礼似乎再难折腾了。

垂暮汇源

2019年,因“有汇源才叫过年”广告语获奖的新闻,久未露面的汇源再度唤醒了大众心中,尘封已久的记忆。

但与此同时,平静的湖水下,却暗潮涌动,汇源内部却早已动荡不安。

CEO频繁更换,高层也不停出走;

2019年以来,创始人朱新礼也被法院强制执行5次;

更重要的是负债百亿的汇源,如果在2020年1月31日之前,没有达成复牌条件,等待汇源的,或将是退出港股。

如果时光再倒回到2008年,不知道国人对汇源卖身可口可乐,又会作出怎样的选择?

一代国民饮料,或许终将消亡,但不会有人为此埋单。

评论

* 网友发言均非本站立场,本站不在评论栏推荐任何网店、经销商,谨防上当受骗!
锌财经
锌财经
新商业的记录者,新经济的推动者。

友情链接 合作联系方式:wemedia@yesky.com

天极新闻 烽巢网 天极新媒体